站点地图 欢迎访问超时代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微小说 > 文章正文

我不可能不告你

时间: 2018-05-08 05:12:10 | 作者:admin | 来源: 超时代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258次

我不可能不告你

我不可能不告你,我对着张光应说,我如果不告,我就很难活命,我就生活无作落,我如果不把事实写出来,就没有人知道我受了冤屈,受了迫害,你看我至今走动,又不方便,又上不了坡,还要每天吃药,我不告,谁又来照管我?

  又不是我帮你造成的,张光应又说,是政府关你,把你打成精神病人造成的。

  是,我又说,政府是关了我,也是因为你们而起,如果你过去不把我母亲打成重伤致死的话,我就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更不会去找政府,找报社。政府不管,我才告政府,我才和他们闹,我和他们闹,他们又才把我打成是疯子,你想想,我又不告吗?

  过了一会,我又说,你总不可能否认这个历史事实吧!即使你今天要怎样我,反正,我也是走不动的人物了,更不要说去劳动,还能活到两年都是一个问题!你想想,我不写,我不告,外面就没有人知道,更没有人愿意帮助我。原先政府答应给我的医药费,还有我兄弟护理我的护理费,政府都没有总现,你说,这又是为什么?

  政府不总现,兄弟也不去找人帮忙,好心人动员兄弟去找贵州电视台“帮帮”,他也不找,反而还把我的存款万多元的资金,在三个月之内,就全部扯光了。面对自己的兄弟,他没办法去找政府总现,而用这个存折,我今后的生活又怎么过?和他闹了之后,他才把我送在政府去,政府反而还怪我不够大方,既然我们是一家人了,还要这个钱?这个钱是我的救命钱,他扯来用了,我不是又是死?还说那个都可以用!可是,我这个病,是你政府关押我,把我打成疯子、神经病之后,在关押期间犯的。我过去本来是好好的,由于没有婚姻,没有女人,利用了这个仙家,利用了这个世间灾难,还有这个世界大战是事实,又怎么把我看成是疯子,是神经病?所以,这个责任,应该要由你们共同来负这个责!

  况且,你政府,当初是看到我要死的人,的确动不了吃不了饭,才放我出来,找人护理,没人护理,你们才答应给护理费和医药费,兄弟才承担了这个责任,然而,最后的结果,又变成了我自己掏腰包。承认办残迹,也是我后来找了省作家协会之后,才办的,但钱还是没得,还说,我告了政府,也告了我的兄弟!

  我是以事实说话,我对着张光应又继续说,那天,我对着我的老表诉苦,我说,我的作品在一些文学刊物还有文学网站上是发了的,也有“仙诗”、“仙文”、“神仙小说”发出,他们都并没认为我有仙家就是什么神经病,而他们反而认为通过我的仙家,给他们提供一些有效的世间大灾难发生的准确时间和地点,以便于能即时通知这个地方的灾民安全转移!

  然而就因为没有资金,没有房子,没有女人愿意嫁,即使还存有1万多元的私房钱,这是我自己的土地征用资金,我不可能动用这个资金来为国家做事,来为灾民提供情报!因为我还要生活,我还要吃饭,我不可能去做没有回报的事,即使世界大战是编的,但这世间灾难是发生了的,的确这几年,世界各地,连续不断,也当世界大战,我又怎么没有这种先见之明呢?

  也正因为我的仙家看得到,也的确有心救人,我要求政府帮我搞房子,送我一台电脑,安好网络,找报社,找有心人,共同拯救灾民,怎么又把我看成是精神病,是疯子?所以,我把这些事实写成文字,告诉给热心的编辑,再通过这些热心的编辑传达给当地政府,就是要让你们明白,我的仙家是真的?不是虚构!

  张光应看了看我,又说了一句,他说,你也不可能要我的女儿啊!我的女儿都已经嫁人了!

  我知道,我又说,我也写得很清楚,直系血亲的,只要她对我尊重,认得起我这个叔叔或伯伯,我也同样会尊重她。虽然是在《四川作家网》发布了一篇《是自己的姑娘》也要,但我有姑娘吗?如果真有自己的姑娘,又有这种可能吗?就即使真的是皇帝,要自己的姑娘,也是遭万人恶骂的,不是一个好皇帝!如果这个皇帝真的做了对不起女儿的事,老天也不容!

  我还没有女儿,我妻子都还没有,我怎么又有女儿来?我不写自己是皇帝,这天下是我的,女人也是我的,你的女儿,也是我的女儿,我不要自己女儿,我又怎么又能得到女人?所以,你打我,我现在也无法,因为我现在的确还行动不便,还要每天吃药。

  我得的是脑梗塞,医生珍断,是断不了根的,只能是这个样子,还要每天药物控制,才不至于再瘫倒,如果再瘫倒,又没钱了,又没人再护理,我死了都不甘心,死都不瞑目!我是为什么而死的?

  所以,我必须写,必须告,把自己的一切写出来,我并不是精神病人,也不是疯子!即使今天再也没有可能与女人有缘,但我也应该在有生之年,享受一下政府应该给我的照顾和补偿!哦,我如果不说,保持沉默,向前段时间走不动要死的时候一样,由你们打整,我不是死得太冤,死得太没价值了?

  只要我还有一口气,还能勉强动得,我就要申诉,我不把这个历史写出来,世人又怎能知道,我的仙家又是从何而来?

  假如你现在真打了我,又动了我,政府又不找你吗?你不是曾经找过我的朋友,问张光全当记者是那个帮的忙?他虽说是他帮的忙,但我这个记者也是一个空头记者啊!你见我如今动不了,写了自己的历史,写了自己的经历,又犯了你的话,人们又怎能轻易怪我,我又利用了仙家?

  仙家是救人的,也正因为这些灾难,这些历史事实,冲不出来,我才利用了这个仙家,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你想否认这个事实,没有这样的事,湛东光还在,他说,如果不是你们这一家人把我母亲打伤致死,我也不会说不到媳妇,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样子?你能保证你过去没欺负打骂过吗?我走出家庭,在外十多年的时间又不是为了躲着你们欺凌和打骂?

  所以,我写的是自己一身的遭遇,写的是自己的亲身经历,自己的人生自传。我写这些经历,我不可能不提你,也不可能不告你!

  作者:张金福

文章标题: 我不可能不告你
文章地址: http://www.csdcup.cn/xiaoshuo/weixiaoshuo/649.html
文章标签:不可能  事实  冤屈

[我不可能不告你]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