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地图 欢迎访问超时代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故事新编 > 文章正文

弃绢荚笏中,恩情中道绝

时间: 2018-05-07 | 作者:admin | 来源: 超时代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弃绢荚笏中,恩情中道绝

忆昔当时初见,花开紫陌,杨柳袅娜,王谢堂前的春燕将大汉太平熙和的气象带入寻常百姓家。那一日,未央宫殿前,妾心怀怯,两重心字罗衣,半卷珠帘半抱琵琶半掩面;君情缱绻,九五之尊威严,一堂朝臣一生姻缘一诏牵。

  后来,长信宫里,耿耿秋灯伴着绵长的秋夜,阶前的更漏点点滴滴,滋长着深宫的凄凉,明如秋月的团扇带给我皎皎银辉,虽然明亮,实则透着刺骨的寒凉。翌日的清晨,金殿再开时,我的玉颜将会尚不及昭阳宫里寒鸦的颜色吧,因为它们尚且还带着你身上的味道啊,我的君王。

  而今,昌陵的石人石马凝固成永恒,朔风吹过,松山的波涛滚滚,长信宫里,我日日洒扫园陵,礼佛诵经。这一日,我的桌案上依旧香烟缭绕,而我终究不堪对你绵延的思念,心肺再一次绞痛时,我知,我的生命已走到了尽头,我最后一次梳妆,九泉路上,期待能与你再次重逢。下一世,希望你不再是坐拥天下万民的君主,我亦不是位列六宫的婕妤,下一世,只盼琴瑟在御,岁月静好;只盼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意营营。

  公元前48年,我出生于山西楼烦一户官宦人家。祖上斗子文曾是春秋时期楚国的宰相,他对楚国的强大和北上争霸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在历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贤名。而我的父亲,越骑校尉班况在汉武帝出击匈奴的后期,驰骋沙场,也曾立下不少汗马功劳。我是父亲的小女儿,自小成长在书香氤氲的家族环境中,知书达理,同时,我也具备诗词天赋,又极通音律,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少时,因出落得亭亭玉立,外表又十分可人,父亲便唤我“恬儿”。

  生在侯门,很多人事或许早已是命中注定,无从选择更无从回避。就如我的三位兄长,无一不是沿袭父亲文韬武略、戎马生涯的老路:大哥班伯精通《诗》、《书》、《论语》等典籍,曾数次受先皇聘书出使匈奴,后因屡建奇功被封为定襄太守,他在定襄精选掾吏、收捕盗贼,定襄郡中的百姓都称赞他神明的治理。二哥班施,以他的博学多才而深受先皇器重,官拜谏大夫。三哥班稚,以他的正直自律而受到大家的赞赏,官拜延陵朗。入官为仕其实并非兄长们心中所愿,宦海浮沉、尔虞我诈,受尽了多少诟病,被多少明枪暗箭所伤才能走到最后呢?

  侯门深似海,伴君如伴虎。表面上光耀门楣、风光无限,实际上朝风暮雨、危机四伏。我也曾想过,寄身山水,与所思所念的夫君恩爱白头,可又岂会如愿呢?我的家人视我如熠熠生辉的明珠,而我,肩负着他们的期望与侯门难逃的宿命,在这红颜多薄命的时代,我的命运终究如四散风中的蓬草,无从把握更无处寻觅。

  时光一季一季流转,缈缈如青烟的岁月沉淀之后,我出落得愈发明丽动人,我的气质随著书香的沉淀也愈发雅致,我的芳名在远近王孙公子耳里遍传,而我的词赋又是极其动人的,他们都以偶然与我的邂逅或是以求得我的词赋手稿为荣。对于这一点,父亲与我均是不以为然,我甚至有些许惶恐,“花无百日好,人难百日红”,今日,他们可以如众星捧月般捧我,而明日呢?明日会如何?我隐约地感到,我所期盼的平和宁静的人生路途离我愈发的遥远了。

  终究还是到了许嫁的年纪,父亲本想把我许配给一位身名才华俱佳的王侯公子,“只要不是深入宫门,为父心想,恬儿你的一生也不会占尽风雨。王侯夫人虽是不易,却也可保你安然一生。”对于父亲睿智的话语,我是理解的,可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就有了自由选择的权利。父亲终究还是一语成谶。在京都,我的雅名早已传到汉成帝的耳里,汉成帝对我已有纳妃之意。任凭父亲在帝王与朝臣之间如何的周旋,都已阻挡不住帝王迎我入宫的皇辇……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帝王迎娶我的皇辇不可谓不风光。

  那一日,母亲为我梳妆好满头青丝,嘱咐我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我不仅要顾及自己一宫一闱的事务,更要周全地处理与帝王和后妃事情,遇事切不可仅随自己心性,大意为之,慎思慎行方可保自己平安无事。我在青鸾镜里凝望着母亲双眸,母亲的心意我懂,不求尊荣与福贵,保得自身周全该是对关爱我的亲人最大的职责。

  梳妆完毕,帝王的皇辇已到家门前,我从满堂侍者眼中看懂了此时凤冠霞帔、簪花扶髻的我是如何的明艳,我亦从宣旨公公的口中了解到帝王对我的渴盼与重视,一切看上去都是这么荣光体面,可这一切真会永久吗?我从父亲睿智的眼神中又一次看到了隐忧……然而,即便是有再多的疑惑,时间仍如青烟般弥散,路依然往前延伸。

  辞别了家人,迎娶我的皇辇成了长安城里最动人的风景。多么风光,长安城里万人空巷,平民百姓只为一睹我此时的风华与容光,王孙公子只为再一次领略我雅致的气韵,妙龄少女更渴盼能有朝一日如我一般嫁入皇宫。透过轿辇上的绸纱,我凝望着大街上攒动的人群,在他们眼中,我该是最幸福的,从他们口中,我听到了褒扬与嘉奖,我亦听到了欣羡与渴慕……皇辇终于到了未央宫前,此时,汉成帝、王太后和许皇后早已在殿前等候多时,看到我的轿辇,汉成帝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走下朝堂,亲自为我掀起轿帘,并向轿内的我伸出手,希望扶我下轿,对于帝王突如其来的举动,我着实受惊,此前便听闻成帝重视女色,喜欢从民间充盈秀女入宫。而此次,我虽内心惊惧,但表面并没失了分寸,我知,君王此举已是怠慢了在座的太后与皇后,我更不敢就此握住成帝的手,在我抬头那一刹那,成帝与我目光交汇,他好像读懂了我眼神中的为难,急忙缩回了手,转身对朝堂的各位就刚才一幕,给予了解释:“朕因听闻班况有女,娴淑温婉,端行多才,而班况一家又着实于大汉有功,朕方才如此殷切。”语罢,成帝重新坐回朝堂之上。此时的我,方才敢踏出轿辇,款款步入朝堂觐见。

  随后,王太后和许皇后都对我端规矩行称赞不已,成帝也称赞着我的容颜与气韵。

  此后,为了与我更亲近,成帝安排我住在未央后殿,每日朝堂之后,成帝都会来我的后殿,与我一同研习史书,有时,成帝心生郁结时,我也会以丝竹弦乐替成帝解忧。很多时候,成帝希望在我的宫中长留,这时的我常常会提出陪成帝去花园散心,有时,我会故意陪同成帝来到王太后宫中,向太后请安问好。也有些时候,成帝希望连夜专宠我,而冷落了许皇后和其他嫔妃美人们,在此时,我常会以身体抱恙为由,让成帝去别的妃嫔宫中。
文章标题: 弃绢荚笏中,恩情中道绝
文章地址: http://www.csdcup.cn/xiaoshuo/gushixinbian/140.html
文章标签:恩情  短篇小说

[弃绢荚笏中,恩情中道绝]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