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地图 欢迎访问超时代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百家杂谈 > 文章正文

淡去的年味

时间: 2018-05-08 | 作者:admin | 来源: 超时代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淡去的年味

临放寒假的一天,有个同事突然问我:“过年有意思么?我咋觉得没一点意思,你觉得呢?”我为之一怔,说:“过年放假总可以休息下来,不用再整天忙碌了。”同事对我的回答显然很失望,他摇摇头不说什么了。我一时半会找不出合适的理由让同事畅快起来,但此时我已经完全沉浸在对这个问题的思考中了。

  “小孩小孩你别哭,进了腊月就杀猪,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月就是年。”儿时的过年,往往是从杀过年猪开始的。“小孩小孩你别哭,进了腊月就杀猪;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月就是年。”儿时的过年,往往是从杀年猪开始的。那时生产队还没有解散,社员们一起劳动,一起分配劳动果实。每年的腊月二十前后,生产队都要杀一头猪让社员们高高兴兴过个年。那个贫困的年代,平时人们是很难吃到猪肉的,所以等到杀猪这一天,大人小孩别提有多高兴了,队里四五十户人家都会赶到一个场院,大家一起动手来杀猪,小孩就在一边看热闹玩。你瞧,有几个麻利的妇女已经在大口锅里添满了水,烧着旺火,只等水开。七八个精壮小伙已经挽袖束腰,手拿麻绳走向猪圈去逮猪。大肥猪被人们穷凶极恶的阵势吓到了,它嗷嗷地叫着在猪圈里横冲直撞,不肯束手就擒。一个眼疾手快的中年人瞅准机会,嗖地一下就把绾好的绳索套在了猪脖子上,然后大伙拉绳子的拉绳子,抓猪腿的抓猪腿,提尾巴的提尾巴,死拉硬拽地把它拖出了猪圈。被拖起的猪“吱啦……吱啦……”地叫个不停,那声音极其刺耳,任凭它声嘶力竭地嚎叫,小伙子们还是把它抬上了一辆倒扣在地的架子车上,当然轮子已被卸掉,现在做“刀俎”更为合适,因为车背面的横档正好可以防止猪一挣扎而滑落。大肥猪已被死死地摁住不能翻身,屠夫手握尖刀轻轻地一抹,脖颈上的血水便喷薄而出,有人赶紧伸出盆子接住。猪突然噤若寒蝉似的不吭声了,只在架子车上晃荡了一下就再也动不了了。

  被放完血的猪再一次被人们架起来投入到一口大铁锅内,锅内的水是刚烧开的,温度极高,大人不让小孩靠近,只允许他们远远地看着。大口锅边立时围满了一圈人,他们用一种带有小孔的石头(后来才知那种石头叫副石,或擦屋安,就是现今养盆景用的石头)去搓猪毛。我们经常听到有人说,死猪不怕开水烫,我看,猪还是怕开水的,只要用水一烫,再用副石一擦,猪毛就掉了一大片。被搓洗得精光精光的肥猪,进入下一道工序就是开膛破肚。大人怕孩子们被吓着了,几位老人连忙赶孩子们到一边玩去,孩子不乐意走,他们便哄着说:“去去去,过会儿给你们猪尿泡玩。”孩子们听说有猪尿泡玩,就乐意地散去。不一会儿,热腾腾的猪尿泡被大人吹得鼓鼓囊囊的,它的出口已被扎紧,就像一个硕大的白皮球,小孩子们便一哄而上去争抢。拿着猪尿泡的人一看给谁都不对,只好抛出去很远让孩子们自己去抢。孩子们先用手臂像打排球一样把猪尿泡打来打去,及至看它沾满泥土后,干脆扔到地上,把它当足球踢了。那个年代,篮球、足球、羽毛球等体育器材在学校里都很少见,这只“足球”让孩子们玩得很过瘾、很痛快,既驱散了冬天的寒气,也获得了运动的乐趣。

  一头猪顶多也就能杀一百四五十斤净肉,每家每户能分到的猪肉也就二三斤,凝固以后的猪血太少,不一定家家户户都可以分到。母亲知道我爱吃猪血,宁肯给别人让出半斤肉都要让我吃到猪血。得到猪血的我如获至宝,急忙喊着母亲回家给我煮猪血吃。由于猪血在凝固前就掺入了食盐,母亲只管把分到的猪血放入锅里煮熟就行。玩了半晌的我早已饥肠辘辘,也因着自己对猪血早已垂涎三尺,当猪血还在锅里沸腾的时候,我的喉咙里不知已伸出了多少只手。半个小时后,血块终于煮熟了,母亲刚从锅里捞起它放在案板上,我就迫不及待地伸出手指扣一小块放进嘴里。我慢慢地咀嚼着,细细地品尝着,它嫩、香、滑,吃着爽极了,简直就是人间难得的珍品佳肴。

  如今,我也长大成人,对儿时吃猪血仍然记忆犹新,回味无穷。平日里,如果碰到新鲜的猪血,我便买回来,让妻子切成薄片,拌上佐料,放入葱沫、油辣子,可总是吃不回过去的滋味了。我知道,我们都是好吃的吃惯了,吃腻了,对此也就习以为常了。

  有一年年根腊月,母亲对上小学的我说:“今年过年想要什么新衣服呢?”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卖一身军装吧,别的我不要!”几天后,母亲上县城跟了一次年集,果然把军装给我买回来了。母亲从袋子里掏出一身儿童军装铺开在炕上,看着那红红的领花、闪闪的五角星、硬硬的肩章,还有袖口、裤中线都镶着的黄牙线,我喜出望外,赶紧抱紧母亲说:“妈妈你真好!”母亲让我穿上试试,再戴上一顶大檐帽,我对着镜子观看,镜子里像是站着一个英姿飒爽、威风凛凛的将军,简直帅呆了!母亲笑眯眯地说:“你看,我儿就是当官的料……”那年正月我们村恰巧过庙会耍社火,学校里承担了仪仗队的任务,而我就是旗帜队的一员。

  正会那天,戏场被乡邻村人围了个水泄不通,幸好有炮手队在前面鸣炮开路。过去放的是雷管,放雷管就像打雷一般让人震耳欲聋,炮手队多是胆大心细的十几个小伙组成,他们每人头上扎一条白毛巾,用棉球塞着耳朵,手里提着一米长的雷管,看他们那副装饰,俨然一群生死不怕的武士。他们缓缓地向前行走,走一段路,就列开阵势放一阵雷管,雷管的响声往往吓得看人闹的人不敢靠近,只好闪开一条大道让社火队通过。那年村上请的是马社火,耍社火的人脸上都涂着各色的油彩,穿着崭新的古装,骑着高头大马,扮演成《观音送子》、《天官赐福》、 《三娘教子》、《李彦贵卖水》、《白蛇传》 、《打镇台》、《包公赔情》、《华亭相会》等,都“一”字摆开,形成了一个长蛇阵,阵前是雷管炮,阵中是马社火、旗帜队,阵后是锣鼓喧天,队伍浩浩荡荡,在开阔的会场要游演一圈。那一天,我穿上母亲为我买的“将军服”,举着一面旗帜,踏着鼓点,挺胸昂首,神气十足地从人前走过,我“一本正经”的样子逗得许多男男女女为我喝彩鼓掌。哎呀,那一刻,我真正体会到了过年才那么热闹、那么有趣,简直就是兴奋、刺激!

  除夕一到,家家户户贴对联、挂灯笼、放鞭炮,整个一下午“劈哩啪啦”、“轰隆轰隆”的炮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夜幕终于降落下来,这时,屋里是通明的灯火,庭前是灿烂的火花,屋外露天的响声,把除夕的热闹气氛推向了最高潮。该是吃年夜饭的时候了,父亲已备好桌子、开启了酒瓶,巧手的母亲端上来各式的炒菜、凉菜,全家老老少少围坐在一起,一边看着央视春晚,一边吃吃喝喝,说说笑笑,其乐融融。这样丰盛的饭菜,这样富裕的家庭、这样幸福的生活,在以前的生产队时期你想都别想。如今我还能记得,父母每年给我们姊妹三个的压岁钱从二元、五元……二十元、五十元,是与年俱增的。给过压岁钱的母亲常常会叮嘱我们姐弟几个:“把钱装好了,今晚别掏,来年就会引来更多的钱”。儿时的我们还真的信以为真,很顺从地把钱装进过年穿的新衣服里,不到明天绝对是不往外掏,生怕来年我们家的钱会少了似的。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了母亲的用意,过去的人都是穷怕了,过年了,只好把新的希望寄托给明年。现今,我们都长大了,有了各自的儿女,父母却一年比一年衰老了,平日里,他们能否衣食无忧、健健康康;过年了,他们能否开开心心,平平安安地过一个好年,这才是作为子女的我们应该考虑的问题。
文章标题: 淡去的年味
文章地址: http://www.csdcup.cn/wenzhang/baijiazatan/533.html
文章标签:淡去  年味  过年

[淡去的年味]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