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地图 欢迎访问超时代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散文 > 经典散文 > 文章正文

蒙山深处有人家

时间: 2018-05-11 04:28:35 | 作者:匿名 | 来源: 超时代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258次

蒙山深处有人家

对于名胜山水,一直是无穷的渴慕与仰望着。但,又不甘于堕入庞大的人流,在一片喧闹繁杂中走近它们,那样,往往就会觉得亵渎了自己心中对它们描摹了千百遍的美好意境。所以,相对的来说,我还是愿意走进最平实自然的地方,在一缕清风或一片落叶中寻找朴实的自然风光。

  这次,选择蒙山人家,是被一句话打动的,“十里惊天河,千年古村落”。古村落和惊天河这样的字眼在瞬间就俘虏了我的意念,激起我想立刻步入原始大山深处一瞻千年古村的欲望。

  初秋的蒙山景色清秀,恬淡自然,宛若邻家女子清纯的素颜,那么纯朴、秀美。山水相融,景色怡人。十月的阳光顺着树梢洒满整个山谷,红彤彤的山楂挂满枝桠,黄澄澄的柿子压弯枝条,还有一树树叫不上名字的红豆,成串成串的散发着诱人的光泽,映着天空蔚蓝的蓝,给人无限遐思。若说它是被春风的相思染红,那要经历多少个黑夜白昼,才能在这样美丽的秋天中绽放出隐匿了几个季节的心事?

  我和友友依然选择远离游人徒步而行。穿过一座不大的吊桥,从另一条分岔的小道绕过去。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石头从脚下慢慢踩过,蜿蜒着。潺潺的水声,连同大自然纯正的呼吸,立刻把时空拉的又远又长。路边,一块块窄小的土地,种着花生、红薯、玉米和稻谷。刚刚被收割了的稻子,剩下的秸秆在秋风里摇曳着一片金黄,我惊喜的发现,还有一穗稻谷被金灿灿压的弯弯的,风一吹,几乎挨着了地面。一种无法言说的欢愉,在心中升腾,这样的成熟与低沉,真的、真的很美!

  被落叶覆盖着的石路,走上去软绵绵的,时不时的还能踩出一两个板栗来,包着刺的栗子壳剥开,把光滑的果握在手里,仿佛可以感受到它经过石子的热腾后散发出的香在顺着鼻尖游走。两个婆婆,拎着口袋拿着铁钩,在落叶中寻找熟落在地的栗子,她们告诉我,一天可以拾一、二十斤栗子,拿回家给孩子们吃,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石路旁,有秋千随风轻轻晃荡着,几根木棍、几块木板,简单、质朴。小时候扎着小辫子穿着花裙子荡秋千的场景,被呼啦啦的一下勾引了出来,就那么柔软的在心口荡漾着。最原始的东西往往是最亲切的,不是么?

  一路往山里走去,遇一棵高大的银杏树。微黄的果满满的,缀的枝条直垂垂的,也有好多果已经开始散落,在高低不平的石头上跳跃几下,沉进石缝间或是屋檐下或是泥土中,了结了又一个季节的繁华。旁边院子的篱笆上爬满葫芦藤,宽大的叶子下,一个个绿油油的葫芦探出头来,窥觑着我们这些山外的来客。

  沿路而上,不远处,写有“槐花谷”的木牌映入眼帘。放眼放去,整个山坡都是大小不一的刺槐树,此时,它们已经褪去了夏的葱茏与茂盛,单薄的叶子已经落下大半,还有一小部分在树梢上晃动着,风一吹,不时地有几片飘落下来。这,让我想到了槐花盛开的五月,母亲兜着摘好的槐花等在村口的情景。通透的山谷,似乎可以看见满树串串洁白的花,氤氲着浅浅的香,在晨雾中缓缓散开。张开后的槐花片片如雪,有蜜蜂和蝴蝶在蕊间嗡嗡嘤嘤的歌吟,那时,整个山谷就会变成一片飘香的雪海,若漫步其中,那该是怎样的一种恬淡与浪漫?

  过槐花谷,往深处走去。一条正在施工的坝挡住了去路,于是,我们只能翻越一座小山峰,绕到对面的山谷中。此时,已是中午时分,和我们同来的游客早已坐着山车返回了,我们还没有走完一半的路程。空旷的山谷就剩下我和友友,她说,若是我俩迷路回不了家,你怕不?我哈哈大笑起来。“这样正好可以圆了我们相守一生的梦啊,我牵着你的手,你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有一点也不害怕。”友友也大笑起来。这个男人一样彪悍的女汉子,跟着她就让人有种踏踏实实的安全感。我喜欢依赖着她耍赖皮,从不操心住宿、吃饭、行程这些繁琐的事。

  “快看。”她推了我一把。我急急地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到两只螳螂在热烈的亲吻着,触角相互缠绕,好不煽情。“原来,这自然界所有的生命都是有感情的,我们会不会打扰了它们的兴致?”她悠悠的说完,又赶紧一把把我拽回来。是啊,所有的生命都是有感情的。我可以深刻的理解她说这话的所有含义。

  翻过这座小山峰,几处人家清晰可见。我们急匆匆的绕过山头一路下去,走近才知道这里就是党性教育基地,也是蒙山的红色资源基地,曾经是红色的沃土,革命的摇篮。听住在附近的婆婆讲起沂蒙大嫂给红军做的千层底,沂蒙母亲用乳汁救伤员的故事,还有他们的独轮车和大煎饼……陈毅元帅曾经说过:“就是躺在棺材里,也忘不了沂蒙人民,是他们用小米供养了革命,用小车把革命推过了长江。”经历了澎湃的历史风云之后的蒙山,如今安静的在时光的长河里屹立着,用恬静、美丽的姿态容纳下所有的凋落与昌盛。

  平时我们罕见的石磨、碾子,在石屋前摆放着,一位七十二岁的婆婆告诉我,他们平时就是靠这个碾压东西的,当她看出我有想要推一推碾子的欲望时,急忙帮我调试好,然后告诉我怎样用力,怎样转弯。我依然很笨拙的推不好。于是,扔了碾子坐下和两个婆婆攀谈起来,她们的亲切和从容,让我想到了奶奶教我唱儿歌时的慈祥。黑、白两只羊儿在院子里悠闲地吃草,几只柴鸡在草丛间觅食,一条黑狗在我们身边来回的穿梭,大黄猫在阳光下伸着懒腰,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样自然,纯净与美好,仿若让人感觉穿越了时光的隧道,又回到小时候依偎着墙根看蝴蝶吻花的岁月……

  告别两位老人,我们一路向西。被称为龙门三潭之一的青龙潭扑面而来。潭水呈青绿色,澄澈清深、神秘莫测。左侧紧邻山坡,树木郁郁葱葱,山水相融成一色。右侧环山栈道,鬼斧神工,壮观秀美。潭水顺着大坝一倾而下,水声四起,气势恢宏。水帘遇石而跃,溅起细小的水花,落到行走在栈道行人上的人的脸上,丝丝的凉瞬间漫起。掬一捧清冽的潭水洗把脸,路途的风尘以及世俗的埃尘都跌落水中,心胸豁然顿开,清澈如水。难怪有人留下这样的诗句:“一潭碧水清,通天石壁寒。到得绝尘处,自当无俗念。”

  绕过青龙潭,顺山而上。满山的果香,馥郁。收了棒子的玉米地里,一位老人挑着筐子晃晃悠悠的行走着,他说,这满筐的金黄就是山里人家全年的收获和希望。初秋的太阳在正午十分,一如夏时的泼辣,热气慢慢升腾起来,被蒸发出的水份顺着额头的发丝滴。我们坐在路边的石凳上,喝口水歇歇脚。
文章标题: 蒙山深处有人家
文章地址: http://www.csdcup.cn/sanwen/jingdiansanwen/8517.html
文章标签:蒙山  深处  有人家

[蒙山深处有人家]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