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地图 欢迎访问超时代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被全班人享用的校花|白色口哨 二十章 车

时间: 2021-03-15 13:48:09 | 来源: 超时代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258次

被全班人享用的校花|白色口哨 二十章 车

“当然行。”老李点头。“医院门外不是有个烧烤摊?等这周末,下班后我们去那搓一顿,咪西咪西。”


“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把我老婆也带上。”保安队长大笑着说。


带上老婆就多一张嘴,吃白饭这种事能多吃就多吃,像这种蹭饭的机会可不多见。


老李眼睛一亮,连连点头:“能行,把你女儿也带上。”


“我女儿在上学呢,快高考了,没时间出来吃饭。”保安队长说道。

文学


老李脸色一黯。


保安队长名叫王福,他老婆叫陈媛丽,女儿叫王雪雪。王福人长的不怎么样,但是老婆女儿都挺漂亮。老李听别人说,王福的老婆陈媛丽是个骚货,甚至还听人说,王福的女儿王雪雪不是他的种,是他的骚货老婆在外面搞的野种。


不过听说归听说,老李才从没见过王福的老婆和女儿呢,他来医院的时间不是特别长,当然没有和王福老婆女儿见面的机会。


现在突然有了一个送上门的机会,老李当然不会放过。


王福走了,老李一个人在医院中间的院子里溜达来溜达去,一脸无事可干的模样。


草坪上正有几个老头老太太在打太极拳,老李起了兴致,凑上去乱打一通太极拳,然后又开始溜达。


院子旁边的廊下有几个护士,那几个护士老李见过不止一回,连名字都知道。老李还知道这几个护士是两月前刚刚招进医院里来的,好像是刚出大学校门的应届生。


看她们那水灵灵的样子,老李不由得怦然心动。


老李假装坐在石头上思考人生,眼睛则偷偷的瞄那几个护士。


医院里的护士服比医生的白大褂短一截,裙子垂下来只能遮到小腿肚。那几个护士也有年轻女人特有的毛病,那就是爱美。老李对护士服了如指掌,只看了几眼,他就已经看出来那几个女护士把护士服的裙子改短了。


短了起码有十公分。


这样一来,裙子堪堪遮住膝盖。


这几个也是骚货,老李心里评价道。


不过这几个骚货长的水灵,老李暗暗点头。


这时,一个男医生从廊下走过来,朝那几个女护士招了招手,似乎在给她们安排什么活。


而那几个女护士则一起嗲嗲的笑着,扭着屁股朝男医生走去。


真是骚的没边了,老李呸的一声,啐了口唾沫到地上。


一直到下午,老李吃过午饭之后才再次回到住院部楼上。


因为柳香香已经说了不让老李去找她,老李当然不会再过去。老李虽然老了,但是却很懂女人心思,他知道柳香香是爱面子所以才不想和他待在一块,更不想被别人看到和他待在一块,老李知道自己只是个保安,被人看到他和妇产科柳主任待在一块,柳香香肯定会感到丢脸。


所以老李绝对不会冒冒失失的再去科室找柳香香。


不过,不去柳香香那里,老李一时间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


思来想去,老李决定去陈可儿的病房看看。


昨天老李给这个名叫陈可儿的女娃擦身上,暧昧的不行,今天再过去看看能不能更进一步。反正陈可儿没人疼,他这个做长辈的多疼爱一下,也理所应当。


却没想到,陈可儿病房里有人。


老李爬楼梯爬上去,然后慢悠悠的往陈可儿的病房走,到了门口的时候,老李分明听见两个女人的声音传出来。过不多时,老李的儿媳妇孟婉晴的声音也从传了出来。


走廊里没什么人,老李装作在门口溜达,来来回回的走。


病房门虚掩着,再说,老李也不怕里面的人看到。


“你不是我妈,你爱是谁的妈是谁的妈,反正不是我妈!”陈可儿大叫道。


“你这孩子要气死我,我不是你妈我会来医院里看你?”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也紧跟着响起,听这女人的声音,似乎还带着一点哭腔,显得十分委屈。


不过老李眼睛一下子瞪得溜圆。


这声音,他好像在哪听过?


老李退回到门口,把脸凑到门上的玻璃窗上往里面看。


只见病床前站着两个女人,一个是他儿媳妇孟婉晴,另一个就是老李上午在厕所里面遇见美妇。


陈可儿吊着条腿坐在床上手指着那个中年美妇怒骂。


“这些年你照顾过我吗?除了每个月给我生活费,你还给过我什么?你从来就不关心我,每次我回家,你不是问我成绩就是问我学习,你还知道问啥?你连饭也不给我做一顿,每天就是外卖外卖,你养猪呢!”

“你、你。你……”


中年美妇气的浑身发抖,她抓起床头柜上的水果篮子劈头盖脸朝陈可儿砸去,不过孟婉晴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美妇和陈可儿在这里打架,她连忙抱住中年美妇,把她往后拉。


“可儿妈你少说点吧。”孟婉晴劝道。


“我少说?我说什么了?一直都是她在骂我,有她这样当女儿的吗?”中年美妇哭闹起来。“我这当妈的容易吗,我每天都要上班,晚上还要加班,回一趟家都困难,别说做饭了,我回家里躺下动都不想动,忙碌一天我不累啊?她一点都不体谅我,还嫌这嫌那,现在的孩子怎么就这么难养活?要是知道她是现在这样,当初我就把她打掉了!”


“你终于说出来了!阿姨你听听,你听听她说的这是人话吗?”陈可儿手指着她妈大喊。


孟婉晴满头大汗,她劝这个不是,劝那个不是,被陈可儿和可儿妈夹在中间,两头受气。


“你还有脸说我,你住院的钱是谁给你交的?你知不知道我一个月工资才多少,你一住院把我三个月的钱全花没了!”可儿妈激动的喊道,她跳着想挣脱开孟婉晴去打陈可儿,宏伟的胸脯随着她一跳一跳上下抖动,都快撑破衣服跑出来了。


“我又没让你给我交钱!谁让你交钱给我住院了,就让我死在马路上好了!”陈可儿好不退让的喊道。


老李在门口听的挺欢,他现在终于搞清楚陈可儿和可儿妈的矛盾来源了。


可儿妈平日要忙工作,没时间照顾家里,更没时间照顾陈可儿,陈可儿对可儿妈的矛盾就是来源于此。


可在可儿妈看来,她这么做完全没错,她有她的苦衷。现在生活不易,她被逼到这个地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但可儿妈的教育绝对出了问题,带孩子就像放羊,放羊还讲究方式呢,她完全撒手不管,也就不怪陈可儿会叛逆到这个程度。


老李琢磨着是不是要进去劝几句,但还没等他自己主动进去,陈可儿忽然扭头看过来,一眼就看见趴在玻璃窗上往里瞧的老李。


“大叔,你来给我们评评理!”陈可儿忽然喊道。


可儿妈和孟婉晴一惊,两个女人齐齐看向门口。


老李苦笑着推门进去,这下就算想躲也躲不掉了。


“是你?”可儿妈一脸疑惑的看着老李。


“是我,我是医院的保安,我看你女儿一个人在医院里挺寂寞的,所以有空的时候就过来陪陪她。”老李点点头说道。


“哦……”


可儿妈噢了一声,但她看向老李的眼神还是带着一点狐疑。


一个保安和她女儿走的这么近,她这个当妈的要是一点疑心都没有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而孟婉晴现在也正疑惑的看着老李,她是专门照看陈可儿的护士,但是却不知道老李和陈可儿已经认识,这让她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爸,你和陈可儿什么时候认识的?”孟婉晴问。


“时间不长。”老李含糊的说。


“原来这位老人家是你爸,怪不得这么有责任心,是我想多了。”可儿妈挤出一点笑容说道,她刚和陈可儿吵架,现在心情糟糕到了极点,脸上的笑比哭还难看。


而陈可儿则叫喊道:“大叔,你来给我们评评理,你说我妈对我怎么样?你说他有没有尽到当妈的责任?她把我一个人丢家里,一个月也不回来看几次,谁知道她在外面是忙工作呢还是找什么野男人——”


陈可儿说的这话可就太过分了,就算可儿妈再对不起她,她也不能说出自己母亲在外面勾引男人这样的话来。


于是,陈可儿的话还没说完,老李就大喝一声打断她道:“住嘴!你妈就算再对不起你,她也是你妈!你自己不也喊她妈的吗,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现在你能好好的躺在这里,还不是多亏了你妈给你挣钱?你要是真的那么讨厌你妈,你干嘛还跟她要钱,有本事你自己去挣啊!”


陈可儿眼睛一下子红了。


陈可儿本以为老李一定会站在她这边,却没想到老李一进来就倒戈相向。


“你这人……我对你太失望了!你简直就是人渣!”陈可儿怒视着老李怒骂道。


“我没说过我是好人,这世上真正会对你好的,就只有你的亲人。连这种道理都不懂,你书都念到哪里去了?”老李毫不退让的说道,不过这句话说完之后,老李语气放缓了一点。“可儿啊,你要知道,你妈绝对不会害你的。也许她对待你的方式不怎么样,但她绝对没有害你的心思。你也知道你是单亲家庭,现在你就你妈一个亲人,你还这么嫌弃她,你想过没有,要是你妈真的不管你了,这世上还有谁会管你?”


陈可儿愣住了。


过了半晌,陈可儿手捂着脸大哭起来。


孟婉晴和可儿妈则惊呆了。


两个女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老李,她们看向老李的眼神是那么的……那么的崇敬!


孟婉晴留在病房里照顾哭个不停的陈可儿,而老李则陪着可儿妈一起下楼。


可儿妈等下还要去公司,她今天来医院看望陈可儿本来就是忙里偷闲,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可儿妈当然不会再在这里待下去。


电梯坏了。


四个电梯不知道什么故障,一下子坏了两个。


等候在剩余的那两个好的电梯门前的人,围成了两大堆。


有等候的时间还不如走楼梯呢,不过这就是人性,为了省事就算人多也要挤一挤,哪怕最后挤下来还不如自己爬楼梯来得方便。


老李和可儿妈一起沿着楼梯慢慢往下走,可儿妈眼睛红红的,她现在还没从刚才吵架的激动中平复下来呢。


“今天真是多谢你了,我没想到我女儿在医院里竟然有你这么可靠的人照顾……真的是太感谢了。”可儿妈万分感激的说道。


老李点点头,随口说:“没事,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儿媳妇是专门照看你女儿的,我有时候过去帮帮她的忙,既能照看你女儿也能让我儿媳妇少点负担。”

“你儿媳妇有你这样的公公,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啊!”可儿妈感慨万千。


“哪里哪里。”老李笑呵呵的说。


楼梯里静悄悄的,只有老李和可儿妈两个人,两人边走边说,速度如同蜗牛爬,走了五分钟了都没有走到一楼。


“我女儿在医院里就拜托你了。”可儿妈乞求道,“哎,我的话她一点都不听,甚至还把我当仇人,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听你的话,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没关系,你女儿以后肯定慢慢就能体会到你的难处。”老李劝慰道。


“能和你说这些真的太好了,我工作忙,压力太大,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现在和你一说,我感觉轻松了好多。”可儿妈揉揉眼睛,舒了口气说道。


“没事,以后你要是还有什么烦恼,尽管来找我。”老李拍着胸脯说。


“那我怎么好意思——”


可儿妈话没说完就往下面掉。


这女人下楼梯不看脚下,光顾着说话,真不知道她上班的时候是怎么工作的。


老李一手抓住可儿妈的胳膊往回一拉,可儿妈就被老李拉上来,顺势倒在老李的怀里。可儿妈脸一红,她想快点站起来,可腿上怎么都使不上劲,甚至还很痛。


“没事吧?”老李赶忙问道。


“我脚在楼梯上擦了一下。”可儿妈红着脸说。


老李把可儿妈的手放到楼梯扶手上,然后蹲下来给可儿妈检查。


可儿妈穿的是裤袜,在楼梯上擦了一下之后,裤袜倒是没破,不过她下面的皮肤好像红了。


裤袜是肉色的,隔着袜子都能看见可儿妈脚腕那里红红一片,和其他地方形成鲜明的对比。老李也不管可儿妈愿不愿意,动作利索的把可儿妈的高跟鞋脱下来。


可儿妈的脸越发红,但她什么话都没说。


这无疑是种默许,老李胆子慢慢大了起来,他抓着可儿妈的脚给她不紧不慢的揉。可儿妈的脚很软,脚背上肉很多,老李抓着可儿妈的脚就想抓着一块绵软的肥肉似的,手感好的出奇。


可儿妈的脚被老李这样慢慢揉捏,脸上的红晕于是越来越浓。


可儿妈本来就只是失足在楼梯上擦了一下而已,裤袜都没破,所以皮肤受伤只是小问题,一点都不要紧。老李这么做自然就有点小题大做,但可儿妈却没有一点要拒绝的意思,任由老李给她按摩。


也许可儿妈把老李动作是免费的按摩师了。


老李一边按摩一边和可儿妈说话:“可儿妈,你今年多大了?”


“我四十二了。”可儿妈红着脸回答道。


“那岁数也不小了,整天这么忙,你也不容易啊。”老李感叹道。


老李这话一说出来,可儿妈的话匣子顿时打开了。


“谁说不是啊!我一天忙到晚也挣不了几个天,还被老板支使来支使去,什么脏活累活都是我干,回了家还要受可儿的埋怨,现在更是和她搞得跟仇人似的。这日子,我都快绝望了!这是人过的日子吗!我那老公走的早,可儿还很小的时候他就离世了,家里的胆子全落到我身上,可我一个女人家,又没读过书,挣钱养家容易吗!要不是放不下可儿,我索性找条河跳进去算了……”


可儿妈一脸的悲戚,老李则叹了口气。


“生活不易,不过日子慢慢总会变好的。现在可儿还小,确实不太懂事,不过等她再长大一点,明白你的苦处之后,她当然就会孝敬你了。”


听到老李的话,可儿妈的神情终于好看了一点。


“希望能按你说的来吧。”可儿妈无奈的说道。


老李手往上伸了伸,抓到了可儿妈小腿肚的位置上。


“你这里有点僵硬,平时不怎么活动吧?”老李问。


“不是不活动,是活动太多了,我在公司里就是杂工,整天干这干那的,长年累月下来,我腿肯定落下毛病了,只是一直没空来医院检查。”


可儿妈大吐苦水。


“没事,别担心,只是太劳累了而已,我给你捏捏就好。”


老李说着就把手又往上深了一点。


可儿妈的腿没有柳香香的腿那么好看,毕竟可儿妈岁数更大一点。


不过可儿妈生过孩子,而生育过的女人往往有独特的魅力,身体也会发生一点变化。可儿妈的神才虽然看起来没有柳香香那么好,但是摸上去的手感却比柳香香强的多。


胖女人有胖女人的好,这是光用眼睛看体会不到的。


可儿妈也不是真的胖,只不过稍微有点发福而已,这反而让她带着一点富态。


有富态却没有当富人的命,这说来也挺好笑。


不过老李一点都不感到好笑,他一门心思都在可儿妈的腿上。


老李越摸手越往上,可儿妈肯定察觉到了,但这个女人却什么话都没说,一点也没有阻止的意思。


老李胆子越发的大,他的手猛地往上一伸,一下子伸到了可儿妈的裙子底下去,都探到可儿妈的大腿根了。


“你这些年来没找过男人吗?”老李问道。


可儿妈一边喘气一边说:“没啊,谁都看不上我,偶尔有看得上我的人,一听我有个那么叛逆的女儿,对我就一点心思都没有了。我也是命苦,自从可儿她爸走了之后就一直守寡……”


老李给可儿妈按摩了好长时间,知道可儿妈不再觉得痛了,老李才罢手。


在楼梯上,老李也和可儿妈聊了很久,说了好多话。通过聊天,老李知道了可儿妈和陈可儿家里的情况,对陈可儿和可儿妈也越发了解。


而且这个成熟的美妇,对老李有很明显的好感。


看来以后加把劲的话,把可儿妈搞上手应该不难。


老李心里胡思乱想着把可儿妈送下楼,然后又送她离开医院。


老李一直把可儿妈送到医院大门外面,看着可儿妈上了一辆出租车这才悻悻的往回走。


进了医院之后,老李一路走来发现好多护士看到他的时候都会掩着嘴偷笑。老李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当他无意间低下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裤子裆部已经湿透了。

好在看到他狼狈样的人都不认为他做了什么坏事,只以为他年纪大了,大小便失禁。


这脸丢的可真大。


老李赶忙回了一趟保安室,又换了一身一副。


老李在保安室的柜子里放的换洗衣服总共就两身,上午换了一身,现在又换了一身,这就是最后一套了。要是再弄脏,今天就没穿的了。


距离下班还有两个多小时呢,这么长的时间也没啥好干的。


老李坐在保安室里回味着和可儿妈的韵味,眼睛慢慢变得色眯眯的。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些女人这么容易就能搞到手呢?老李心里暗想。


忽然,儿媳妇孟婉晴的身影浮现在他脑海里。


孟婉晴毕竟年轻,身材也不差,虽然结婚到现在还没有生过孩子,却已经有了妇人的成熟味道。孟婉晴和柳香香、可儿妈这两个女人比起来,魅力也更胜一筹。


想着孟婉晴那曼妙的曲线,丰硕的胸脯和圆润的屁股,老李下身又开始发


不过,老李很快就摇摇头,赶跑脑海中那乱七八糟的邪念。


孟婉晴毕竟是他儿媳妇,脑子里想想倒是没问题,偶尔也可以占占便宜,但是绝对不能真的和她发生关系。


不然的话,老李该用什么脸面去面对自己的儿子李云峰?


儿子李云峰对老李那么孝敬,专门把老李从乡下接到城里来,让他好吃好喝。而且李云峰一开始并不打算让老李工作,李云峰的意思就是让老李过悠闲的生活,让孟婉晴在家里伺候他,把他一直养到埋土里头。


只是老李自己闲不下来,所以才会到这个医院工作。


儿子李云峰那么孝敬他,他要是做这种对不起儿子的事,他的老脸往哪儿搁?


可话是这么说,老李对孟婉晴一直都有念想,而且因为儿子李云峰老是不在家,孟婉晴又是个欲求特别强烈的女人,老李总是碰见她自摸,这让老李感到非常的无可奈何。


毕竟孟婉晴这么干,和引诱他没什么两样,只要是个男人肯定受不住。老李能一直坚持到现在,已经算是很有毅力了。


长呼口气,老李点了根烟,借抽烟让自己平静一下。


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半。


再有半个小时就要下班了。


老李在保安室里蹲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蹲不下去,于是出了保安室往住院部大楼里走去。


老李想去看看陈可儿。


之前老李和可儿妈离开的时候,陈可儿抱着枕头躺在床上哇哇大哭,老李看着还是很心疼的。


住院部大楼里人很多,到处都是护士和医生忙忙碌碌的身影。


老李一边走一边和熟人打招呼,好不容易到了陈可儿的病房之后,老李推门进去却发现孟婉晴竟然不在。陈可人躺在床上睡觉,眼睛周围红通通的,一看就知道刚刚哭过。


老李反手把门闭上,这才轻轻的走到陈可儿的床前。


没想到,老李刚一靠近陈可儿,陈可儿就刷的睁开眼睛。


“我就知道你会过来!”陈可儿怒气冲冲的说,看向老李的眼神非常愤恨。“我问你,你是不是看上我妈了?”


老李身子一抖,差点就要坦白刚才和可儿妈在楼梯上鬼混的事情了。


好在老李迅速镇定下来,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说道:“谁说的,我对你妈没兴趣。”


“呵,没兴趣?没兴趣就见鬼了,你这个变态对我都有兴趣,怎么可能对我妈没有兴趣?”陈可儿骂道,不过她的声音并不大,看来她自己也不希望外面走廊里的人听见。


“你对我有兴趣没关系,我不在乎,可是你怎么能帮着她教训我?我真没看出来你是这种重色轻友的家伙!”


老李尴尬极了。


“你妈对你挺好的。”


“少跟我说这些,我妈要是真心对我好,她平时就不会那个样子对待我了。”


“你要考虑你妈的难处,你以为你妈过的容易吗?”


老李说道,而陈可儿竟然没有像刚才一样立即反驳。


见到自己的话起了作用,老李抓住机会说:“刚才我送你妈下楼,你妈一边走一边哭,哭个不停。你知道你妈有多心疼你吗?


老李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可儿妈确实哭了,不过更多的原因是被他草哭的。


但陈可儿还真的被老李给骗住了。


“我不是要你原谅你妈,但有些时候,你多少应该理解一下她……你妈也是真的不容易。”老李坐在床沿上,长长叹了口气。


陈可人低着头,一声不吭。


过了好久,陈可儿才问道:“我妈回家去了?”


“回什么家,你妈去上班了。挣钱不容易,你妈怕去的太迟被老板骂……其实骂都是轻的,要是被开除了,没了工作,那才是真的完蛋。”


陈可儿又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陈可儿的头发很乱,乱的像鸟窝一样。不过这也正常,她一天到晚躺在床上,头发能不乱吗?


老李从床头柜上拿起梳子给陈可儿梳头发,陈可儿起初还不愿意,不停的躲老李。但是慢慢的就不躲了,怪怪的坐在床上让老李给她梳头发。


老李没帮女人梳过头发,根本就不会梳。


老李瞎弄一气,最后随手扎了个辫子,陈可儿现在这个发型和她妈还真的挺像。


陈可儿一把抓过镜子招了招,嗤笑了一声说:“真土气。”


老李不感到介意,看了看门口,老李问道:“我儿媳妇呢?”


“你想儿媳妇啦?”陈可儿没好气的问。


“别乱说,这种话传出去不好。”老李语重心长的说道。


“你摸我的时候,怎么没考虑过被人看到不好?”陈可儿反问。


老李顿时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会儿,陈可儿才说:“你那儿媳妇被一个护士叫走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她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哦。”老李点点头。


“你不去上班?”


“我现在就在上班,我的工作就是照顾你。”


“你真会说话。”


陈可儿一下子笑了起来。


这丫头真是脑子又病,一会儿生气一会儿高兴,一会儿笑一会儿哭,老李真有点猜不透她的心思。

不过,老李更猜不透的还在后面呢。


陈可儿忽然把病号服的口子解开两颗说:“我难受死了,你再像昨天一样打盆水给我擦擦。”


老李一听,激动的手都颤抖起来。


老李正愁找不到机会摸她呢,现在倒好,机会自己送上门来了。


“你等等。”


老李说着就往外面跑,脚步匆匆的样子像是赶着去投胎一样。


看着老李激动的样子,陈可儿别过脸轻骂一声:“老色鬼。”


老李很快就回来了,他端着一大盆清水,水还是热的。真不知道老李从哪里搞来的热水,这老家伙的本事还挺大。


从床头的桌子上拿起毛巾,老李把毛巾弄湿之后就开始给陈可儿擦身体。


陈可儿比昨天乖巧多了,也更加主动了。不等老李脱她衣服,陈可儿自己就把病号服的上衣脱下来,然后侧身躺在病床上让老李给她擦。老李从陈可儿的要部开始擦,擦完之后就逐渐往上。


陈可儿今年才十八岁,还是个丫头片子,胸脯虽然长大了,却显得非常青涩,摸起来也没有柳香香和可儿妈的胸脯那样柔软,但是这却有别样的魅力。


陈可儿的胸脯从外表看就像一个大号的桃子,看起来娇嫩诱人,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老李笑着,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


不过老李很有分寸,不至于把陈可儿真的捏疼。


擦完上身,老李又帮陈可儿擦拭两条腿。


陈可儿从被子下露出来的两条腿非常纤细,简直就像营养不良似的。


“你平时不吃饭吗?”老李关切的问。


“不吃。”陈可儿咬着牙回答道。


“不可能一点都不吃吧?”老李笑着说。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陈可儿瞪了老李一眼。


对于这个倔脾气的小丫头,不管她说什么老李都不会生气。


说实话,老李现在已经有点把陈可儿当自己女儿的感觉了。这种感觉只有当初李云峰还小的时候,老李每天照顾他时才会有。正是因此,老李看向陈可儿的目光逐渐变得慈祥和蔼。


不过他目光虽然和蔼,可是手上的动作却与和蔼没有一点点的区别,现在这情景要是被人看见,老李肯定会被当做变态抓进监狱里头。


老李抚摸着陈可儿光滑的美腿,抚摸来抚摸去,就像在品味一块美玉一样。


“你真是个变态。”陈可儿说。


“变态就变态吧。”老李回答道。


擦身体要不了多长时间,老李很快就给陈可儿擦完了。


老李有些意犹未尽,不过小丫头和成熟的女人不一样,不像柳香香和可儿妈经历过风风雨雨。老李怕自己太心急,给陈可儿留下伤害或者心理阴影什么的,于是便就此罢手,又帮她把裤子提上来。


这时候,陈可儿忽然一把拉住老李的手。


“下次我妈过来的话,你可不能帮着我妈骂我。”陈可儿说道。


“只要你听话,我也就没有必要你妈那边。”老李笑着回答。


陈可儿高兴极了,一把抱住老李,重重的在老李嘴上亲了一口。


老李没有想到陈可儿这么大胆,更没想到她会这么突然。


但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病房门突然砰地一声推开。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老李的儿媳妇孟婉晴。


孟婉晴一进来就看见老李站在陈可儿的病床前,并和陈可儿抱在一起,而陈可儿则亲在老李的嘴上。这一幕让孟婉晴呆住了,孟婉晴过了好久才终于回过神来,眼里顿时多了几分愠怒。


“爸,你这……”


老李慌了神,飞快的把把陈可儿推开,但是现在才推开陈可儿已经迟了。


“爸,你怎么能干这种事?”孟婉晴压低声音说道,脸颊一片绯红。她忽然想起什么,连忙把病房门闭上,然后又啪嗒一声锁起来,这才转身继续看向老李。


“这是个误会……”老李慌忙解释道。


“这不是误会。”陈可儿笑着说。


孟婉晴瞪了一眼陈可儿,她知道这个丫头古灵精怪,而且极度叛逆,做出什么事情来都不奇怪。孟婉晴生气的是老李竟然和陈可儿这么个丫头乱搞,这还在医院里呢,要是突然从外面进来个人看到了,那不就糟糕了?


“爸,陈可儿还小,你不能对她这么……你要是有那方面的需求,你就说出来嘛,我给你想办法。再怎么样,你也不能和可儿干这种事情啊!”孟婉晴责怪的说道。


“我错了,婉晴。”老李乖乖的低头认错,而陈可儿则趴在床上,看着老李咯咯咯的笑。


“你就不怕万一被人看见?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有多严重啊!”孟婉晴继续说道。


陈可儿忽然插嘴道:“这能有多严重,我是自愿的。”


“你闭嘴!”孟婉晴又瞪了一眼陈可儿。


忽然发现陈可儿衣服还没穿好,孟婉晴急忙走过去给陈可儿把病号服穿整齐,又给她把衣服扣子扣好,这才转过头继续教训老李。


老李现在就像个乖宝宝似的,一句话也不说,任由孟婉晴说什么他都不还口。


下班时间已经到了,孟婉晴仍旧没有放过老李,她足足絮叨了十多分钟,直到外面走廊上的医生和护士纷纷收拾东西离开医院的时候,孟婉晴才终于罢休。


“以后可不能这样了,至少不能在医院里做这种事。”孟婉晴教训道。


“我知道了。”老李瓮声瓮气的答应道。


下班的路上,老李感到十分尴尬。


老李想过自己和柳香香办事,以及和陈可儿她妈乱搞可能会被孟婉晴知道,却偏偏没想过自己和陈可儿搞在一起会被孟婉晴撞破,偏偏还撞破的这么早。


昨天加今天才两天时间,这么快就暴露了,这让老李感到十分无奈。


而孟婉晴看着老李唉声叹气的样子,可能是不希望老李太消沉,孟婉晴想了想说道:“爸,你要是想找个老伴的话,我想办法给你介绍介绍。”


“不用不用。”老李连连摇头。


“可是你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啊。”


“真的不用,我能忍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文章标题: 被全班人享用的校花|白色口哨 二十章 车
文章地址: http://www.csdcup.net/meiwen/yuanchuangmeiwen/7.html
文章标签:口哨  全班  校花  二十章  白色

[被全班人享用的校花|白色口哨 二十章 车]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