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地图 欢迎访问超时代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快穿之女配紧致h(你这个浪货)最新章节目录

时间: 2021-04-02 09:56:01 | 来源: 超时代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258次

快穿之女配紧致h(你这个浪货)最新章节目录

“妹子,这个力道够了不?”


“再用力些吧。”


苏倩抿着嘴唇,声音软糯糯的,很好听。


她刚出差回来,听说老公的远房表叔住进了自己家里,打算按摩放松一下后,买点菜回去做顿好吃的。


正想着,许文粗糙的大手顺着她玉背滑到了腰部。


“嗯哼……”


突如其来的酥感,让她娇躯一颤。


听到这轻吟,许文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只觉得小腹处一阵燥热。


他今年三十五岁,前两年因为视觉神经压迫,成了盲人,前几天远房表侄把他喊进城里,这侄儿虽然跟自己没有啥血缘关系,但对自己挺不错的,特意给自己找了个盲人按摩的活儿。


今天是他正式接待的第一位客人,所以他的心情十分紧张,每按一下,都会询问客人的感受。


虽然他看不见,可凭着双手的触感,他就知道面前的女人身材十分火辣。


还有那娇滴滴的声音,要是在床上叫起来,不知道会迷死多少人。


想到这,他的大手肆无忌惮的在苏倩腰间抚摸着,感受那细腻肌肤带来的快感。


渐渐的,他的身体有了反应。


文学


而苏倩也来了感觉,避免出糗,她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出差半个月,需求旺盛的她对那事早就迫切的渴望了,但她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样,只是做个盲人按摩,稍微摸两下,就受不了啦。


“师傅,你别只在上面按,大腿也按一下啊。”苏倩柔声道。


“哦哦,好的!”


许文点点头,双手顺着臀部,滑到大腿上。


当指尖划过臀部的时候,苏倩感觉浑身像有蚂蚁在爬一样,痒得不行,不由得回头瞥了一眼。


脸蛋儿刷的一下就红了!


眼睛看不见,也能起反应?


不过,看着样子,可比自己老公强太多了。


“妹子,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痛。”


也是在这时候,许文突然说了一句,然后双手分别摁在苏倩腿上,用力往臀部处一推。


“嗯啊……”


苏倩大声叫了出来。


痛苦中夹杂着舒爽,就好像是办那事时轻吟,听得许文热血沸腾。


可惜了,要是眼睛能看见,就能欣赏到眼前女人此刻的模样了。


刚有这个想法,许文突然感觉眼睛一阵灼热,然后眼前就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当视线逐渐清晰后,他直接呆了。


眼前的女人长着一张精致的俏脸。那挺翘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嘴,再配上灵动的大眼睛。


好一个美人胚子!


许文喉咙滚动,隔着墨镜的视线在苏倩身上游弋。


蜂腰翘臀大长腿,白嫩的皮肤没有任何瑕疵,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全方位无死角的性感。


视力突然恢复,他没有太大的意外,因为医生说过,他的视力恢复没有特定的时间。


两年没见着女人了,此刻他赶紧压抑住喜悦,继续装瞎,手指故意再往前一动,恰好抵在苏倩那特殊的部位。


“师傅,你,你干嘛?!”


感受到下面的异常,苏倩下意识夹紧双腿,可因为这个动作,手指被夹紧,反而让她觉得更刺激


这一刻,她突然渴望得到满足……


“给你按摩啊!”许文假装疑惑道:“怎么了?”


“你按错地方了,让你按腿,不,不是那个地方。”苏倩羞得满脸通红。


许文讪笑两声,“对不起妹子,我刚入行,还不是很熟练,实在抱歉。”


“没事,你小心些就是了。”


苏倩娇嗔的看了许文一眼,有些小鹿乱撞。


刚刚没注意,这瞎子,长得还不错,身材也挺好,只可惜眼睛不行!


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苏倩分开双腿,许文这才抽出来,在她美腿上揉捏着。


刚刚看不见,这会儿能看见了,许文的反应越来越强,恨不得把这双大长腿架在自己脖子上。


“师傅,你有老婆吗?”苏倩突然问道。


许文动作一停,摇头苦笑,“我这样子,谁嫁给我,就是活受罪。”


苏倩舔了舔嘴唇,心中一动,那里看上去那么强,女人嫁给你才是有福呢,还受罪。


现在自己才是受罪,老公每次两三分钟就完事儿,都快得抑郁症了。


每每想到这事儿,苏倩就郁闷,不禁自言自语道:“只有结了婚的女人,才知道什么才是活受罪。”


“该给你按肩颈了,不过我得坐你腿上才行,不介意吧?”


许文没听到她的话,一心只想占便宜。


“嗯呢,你坐上来吧。”


苏倩点点头,趴在床上。


许文坐上去,感受到腿上那火热的触感,苏倩情不自禁颤抖了下,嘴里也发出轻哼。


“师傅,你稍微快点,我还得赶着去买菜。”


其实她哪是赶着回去买菜,分明是因为太难受,想着赶紧回去和老公干点羞羞的事儿。


“得嘞!”


许文应了一声,双手搓热后,由后往前推动,身体也随之挪动,他火热的那处,一下一下撞击在苏倩的腿间。


“嗯唔……师傅,你轻点,难受。”苏倩双眼迷离,娇喘连连。


许文已经看出来,这女人来了反应,他好多年没碰过女人了,这种机会,断然不会放过。


正想着如何才能吃掉这个美女的时候,苏倩突然说道:“师傅,别按了,今天就到这儿吧。”


不等许文反应过来,她就赶紧下床换好衣服,直接离开了。


其实她彻底受不了啦,再这样下去,她担心自己控制不住,这才突然离开。


许文懵逼了,看着带着反应的身子,唉声叹气,不过一想到眼睛恢复了,心情瞬间就好了。


离开按摩店后,苏倩火急火燎的买了些菜,赶紧回到家,想找老公吴杰泄火。


可老公还没下班,她实在没忍住,见表叔也不在,就坐在客厅里就自己解决了起来。


也是在这时候,门突然被人打开,她本以为是老公回来了,可看到眼前的男人,顿时傻眼了。


刚刚的盲人按摩师,怎么是他。


难道……他,他就是表叔?


许文也惊呆了,他大大的瞪着眼睛,嘴皮抽了一下。


刚苏倩离开后,他就提前下班回来,打算告诉表侄子自己眼睛已经恢复的事情,可谁知道刚打开门,就见着了按摩店那个女人。


并且,这女人衣衫不整,一只手放在上面,一只手伸进裙摆里。


这个动作,不言而喻。


亏得许文反应快,赶紧假装伸手四处摸索着,喊道:“阿杰,我回来了,你在家吗?”


听到这话,苏倩才反应过来,松了口气,急忙整理好衣服,小跑过来扶着许文。


“表叔,我是倩倩,阿杰还没下班呢。”


“哦,倩倩啊,我常听阿杰提起你,听阿杰说你之前出差了,我现在暂时住你家,不打扰吧。”许文道。


苏倩摇摇头,“表叔你哪里的话,您大老远的进城来,我们做为晚辈的,照顾您是应该的,来,快坐,我给你倒杯水。”


扶许文坐下后,苏倩走过去倒水,可心里却翻江倒海。


她怎么也想不到,表叔居然在盲人按摩店工作,想到先前的画面,她就觉得羞耻。


居然被表叔按出反应了


不过还好,表叔是个瞎子,不然可真够丢脸的。


轻轻跺了跺脚,苏倩拿着杯子走过去,递给许文。


“表叔,你喝点水,我先去做饭了。”


看着表侄媳妇儿娇艳欲滴的模样,许文动了心思,“咦,倩倩,我咋觉得你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呢。”


一听这话,苏倩慌了,“哪有,表叔肯定记错了,咱们又没见过面,怎么会熟悉呢。”


见苏倩紧张的样子,许文心里好笑,可表面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也对,兴许是在电话里听到过吧。”


苏倩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那胸前的雪白晃晃悠悠的,看得许文立马又起了反应。


这要是能揉两下,肯定很爽。


反正自己是瞎子,就算不小心做了点什么,别人也不会怪自己吧?


想到这,许文假装伸手去拿水杯,在空中晃了两下后,故意一把抓在了苏倩的雪白上。


好软好弹!


“嗯哼……”


苏倩的身体本就难受,被这么一抓,那种反应更强了。


但是一想到许文的身份,她赶紧后退一步。


“啊,倩倩,对不起,表叔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看到苏倩的反应,许文就知道自己的行为过激了。


“没事的表叔,杯子在这儿,您拿好。”苏倩握着许文的手,抓住杯子后,才道:“这么晚了,您应该也饿坏了,我这就去下厨。”


说完逃也似的跑进了厨房。


她深呼吸两口气,想要压下邪火,可想到表叔那惊人的部位,结果越来越难受,在厨房忙碌的同时,也不忘偷瞄许文。


许文发现后,心里不停偷笑,看来这侄媳妇,被自己给吸引住了。


阿杰这小子够可以的,刚大学毕业没两年,就找了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


不过,既然这妮子这么喜欢看,那表叔就让你看个够。


“倩倩啊,我想换身衣服,你能扶我去卧室一下吗?”许文突然有了主意。


“好呢,这就来。”


苏倩乖巧的小跑出来,扶着许文往卧室走去,由于许文比苏倩高半个头,他正好可以从上往下看到两片雪白。


看到那种画面,许文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苏倩将他扶进卧室,把衣服找出来后,娇声道:“表叔,那我就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再叫我。”


“好,麻烦你了,倩倩。”


许文故意对着另一边说话,制造自己还是瞎子的假象。


苏倩没再说话,假装走出去,紧接着又轻手轻脚的走过来,靠在门边,直勾勾盯着许文。


看到她眼神中的渴望,许文心里得意,当着她的面,脱下了裤子。


之前看到许文的强大后,苏倩就一直心心念念,想要亲眼看看到底有多厉害。


不然她做事都会心不在焉!


当裤子脱下后,苏倩忍不住捂着嘴巴,呼吸有些急促。


怎么,怎么能那么厉害!


这么大的家伙,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


想到这些,苏倩有些口干舌燥,俏脸及脖颈一片通红。


许文将苏倩的反应看在眼里,那妩媚娇羞的样子,让他难以把持。


这表侄媳妇,难道平时没能得到满足?


嘿嘿,那我再让你看仔细些。


许文故意挺了挺身,还用手在上面摸了一把,这个举动,看得苏倩燥热难忍,不由得夹了夹腿。


不过见苏倩只是偷看,没有其他动作的趋势,许文计上心来,假装穿不进裤子。


“倩倩啊,倩倩,你能来帮叔个忙吗?”


听到这话,苏倩愣了一下,然后蹑手蹑脚的退出去,这才答道:“表叔,怎么了?”


“我裤子穿不上,你能帮我穿一下不?”许文扯着嗓子叫道。


苏倩小跑进来,眼睛一直盯着许文下面那处,可嘴上却说道:“表叔,我帮你穿,是不是不太方便啊?”


虽然她很渴望,但是也从来没想过要真的发生点什么,毕竟辈分在那儿。


这要是传了出去,她可真没脸见人了。


其实仔细一想,苏倩就会知道,许文不应该穿不进裤子,不然平时咋穿的。


不过此刻的她,脑海里只有那大家伙,并没有多想。


许文也没想到苏倩会犹豫。


看样子,自己这表侄媳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放。


但是都这份上了,他不愿放弃,故意苦笑一声,“那算了吧,我就在卧室待着,等阿杰回来再帮我。”


“表叔,我帮你,看你这话说的,我只是觉得不方便,也没说不帮你啊。”


苏倩翻了个白眼,这要是老公回来发现自己怠慢了表叔,准得说自己。


毕竟吴杰说过,表叔以前对他比亲叔叔还好。


苏倩深呼吸一口气,然后走近许文,拿起裤子,蹲在地上。


“表叔,你站稳,先把一只脚抬起来。”


许文照做。


苏倩把裤子慢慢往上提,到裤裆处的时候,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当她的拇指尖无意碰到那处,许文舒服得差点没站稳。


不行,这是长辈,不能胡思乱想。


苏倩一个劲安慰自己。


许文看得出苏倩的挣扎,于是火上浇油了一把,“倩倩啊,表叔大腿有些酸痛,你能帮我捏一下不。”


苏倩一愣,瞥了一眼许文,发现他神色如常,于是应了一声,轻轻揉捏起来。


不得不说,她柔嫩的小手很灵活,每捏一下,许文的渴望就强上一分,不一会儿,那处直接把裤子撑了起来。


苏倩发现这一幕,完全移不开视线了。


“倩倩,你和阿杰结婚两年了,还没打算要个孩子吗?”许文问道。


苏倩反应过来,“现在还年轻,先挣钱,以后再生也不迟。”


“该不是阿杰那混小子不行吧。”许文故意道。


苏倩脸一红,还真被表叔说准了,每次两三分钟,自己就跟守活寡一样。


不过她倒是没想到许文会问这种话题,娇嗔一句,“哎呀表叔,这种问题,很难说出口啦。”


撒娇似的语气和柔媚的模样,越发吸引着许文。


在渴望趋势下,他再也不想忍,喉咙干涩的说了句。


“倩倩,我好难受,你能帮帮我吗?”


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可到了这一步,苏倩反而犹豫了。


也就是在这时候,一阵开门声响起。


苏倩大惊失色,嘱咐许文自己穿衣服,然后跑到了厨房。


许文有些失落,关键时刻表侄子回来了,不过转念一想,从今天表侄媳妇儿的反应来看,以后有的是机会。


想着,他就打算出去,可刚走出来,就听见厨房传来苏倩娇滴滴的声音。


“别弄人家了,表叔还在呢,要弄也回房间弄啊。”


吴杰轻声笑道:“没关系,咱们动静小点,反正表叔也看不见。”


听到这话,许文激动了。


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摸索着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来。


他坐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厨房里面,为了不引起怀疑,他故意对着那边喊了一声。


“阿杰回来了吧,过来陪叔吹吹牛。”


吴杰此刻刚好把苏倩的裙摆撩到腰部,嘿笑一声,“表叔,我在帮倩倩做饭呢,等会儿就陪您哈。”


说着,他一把扯掉苏倩的丁字裤,扶住苏倩的腰,腰身一挺。


“啊……”苏倩忍不住叫了出来。


那么诱惑的姿势,要不是吴杰突然回来,说不定就是自己和苏倩弄了。


许文撇撇嘴,“倩倩怎么叫那么大声,切到手了吗?”


“没有没有,我们闹着玩呢。”吴杰喘息道。


苏倩撩了撩额前的秀发,胸前微微颤颤的,咬着嘴唇轻吟。


“嗯……你轻点,不然表叔发现了多尴尬。”


“嘿嘿,你不觉得这样很刺激么,旁边就有个男人。”


苏倩娇嗔道:“就你鬼主意多,啊……”


“你没发现,有人在旁边,我更猛……”


许文话没说完,就宛如死狗一样,趴在苏倩背上气喘吁吁起来。


这就,完事儿了?


许文嘴皮抽了下,他怎么也想不到,表侄子这么差劲,这一分钟都不到啊。


难怪表侄媳妇那么渴望,一个女人,得不到满足,不想偷吃才怪呢。


这要是自己,恐怕会弄得苏倩来好几次。


两人战斗结束,吴杰就出来陪许文聊天了,两人年纪也就相差十岁,所以话题还是比较多的。


吃过晚饭后,许文就回了房间,过了会儿,吴杰推门进来。


“表叔,今天在按摩店工作还顺利吧?”吴杰关心道。


许文点点头,“挺好的,还得谢谢你小子给我找了份活儿做。”


“那就好,我刚听倩倩说表叔你腿有些酸,要不,我给你叫个按摩小妹放松放松。”


许文一愣,想不到这小子还挺会关心人,不过还是摇摇头,“算了吧,睡一晚上就好了。”


“哪能呢,你就别推辞了,虽然你辈分比我高,可咱们这关系,跟哥们儿一样,别不好意思。”


不等许文回答,吴杰赶紧道:“楼下就有按摩小妹,贼漂亮,我这就去给你叫。”


说完吴杰就出去了,许文有些不开心,按摩小妹终归是红尘女子,哪有苏倩给自己的感觉好。


在心里叹了后气,躺在床上,脑海里全是苏倩的妩媚多姿的身影。


几分钟后,吴杰再次进来,嘿嘿一笑,“表叔,小妹来了。”


许文翻身一看,站在吴杰身后的,居然是苏倩!


什么情况?


许文有些发懵,难道吴杰所说的小妹,就是苏倩?


看苏倩的样子,没有丝毫不情愿,反而眼神中充满了渴望和期待。


如果说苏倩真的被自己吸引到了,想和自己做点什么,本应该瞒着吴杰才对,可现在……


“表叔,你们忙,我睡觉去了。”吴杰扭头瞥了眼苏倩,叮嘱道:“这是我表叔,可得好好伺候,知道吗?”


他冲苏倩挤眉弄眼了两下,直接回了房间。


许文还处于失神当中,这时候苏倩走进来关上门,柔声说了句。


“老板,您先躺着,我这就为您服务。”


苏倩明显刻意压低了声音,听起来和之前不同。


许文想不通吴杰和苏倩为什么这么做,可对于苏倩身体的渴望,容不得他想太多,直接躺在床上。


呼吸急促道:“来,来吧。”


苏倩笑了笑,走到床边,开始给许文按摩起来,她的手法并不专业,但是很舒服。


由于她穿着一套薄纱睡裙,里面是真空的,胸前的雪白,彻底暴露在许文眼里。


“嘻嘻,老板受不受力?”苏倩的声音十分魅惑。


许文道:“受力,你用力些吧。”


“嗯呢……”


苏倩脸蛋儿红扑扑的,手指在许文胸膛处转了两圈后,一路下滑。


动作有些生涩,可许文依然感觉很舒服!


嘶……


那感觉真的很奇妙,许文没忍住,伸手搭在苏倩纤细的腰间,然后从睡裙里往上挪动,托住了两片雪白。


真大啊!


终于如愿以偿摸到了。


“妹子,你的好大。”


苏倩有些慌张,下意识躲了一下,“表……老,老板,别这样。”


情急之下,差点就露馅了。


“不好意思啊,我眼睛看不见。”许文故意道。


苏倩娇嗔一声,“没事,老板你别乱动,人家好好给你按。”


许文也不再乱碰,他可不想因为自己太莽撞,而把表侄媳妇儿给吓跑了。


虽然不知道吴杰和苏倩到底想干嘛,但这种福利,那令他相当满意,可真是好表侄啊。


好一会儿后,许文被按得有了感觉,下面的反应越来越强,看着苏倩胸前晃晃悠悠的,他咽了咽口水,突然道:“对了妹子,有特殊服务吗?”


“什么特殊服务啊?”苏倩愣了一下。


“你说呢?”许文坏笑一声,趁苏倩不注意,翘起来,猛地一把握住她的小蛮腰,脑袋埋在胸前的雪白上。


苏倩立马知道了许文什么意思,想要挣脱开,可想到自己老公的事情,她咬咬牙,用手推搡着许文,柔声道:“老板,小妹是正规按摩,不做其他服务的,你还是好好躺着,不然等会儿到钟了,我还没给你按完呢。”


“我给你加钱,弄不弄?”许文不死心。


苏倩看着表叔那雄伟的部位,喉咙滚动,内心也十分渴望,平时吴杰根本满足不了她,很多时候甚至连前戏都没有,完全不顾及她的感受。


这也就算了,每次都三两分钟完事儿,她刚来感觉,就没了。


空虚多年的她,此刻也很难受,看着许文那处,眼神变得迷离起来,可下一秒,她猛地一咬舌尖,“不行的老板,这不是加不加钱的问题,不好意思啊。”


许文皱了皱眉,上下打量着苏倩,这么个尤物,表侄子满足不了她,简直暴殄天物,今天自己把她给吃了,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想到这,他心里窜出一头恶魔,直接将苏倩压在了身下,一把扯开底裤,伸了进去。


“妹子,你都来感觉了,就让老哥满足你吧,肯定会让你很舒服的。”


“不,不要……啊……”


苏倩大惊失色,用力夹紧双腿,可她哪是许文的对手?


苏倩虽然在挣扎,可感受到那双粗糙大手的爱抚,她又觉得浑身发麻,这种感觉,很舒服!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结婚了,如果眼前的男人不是自己的表叔,或许,她早就不顾一切,沦陷了吧?


想到这,苏倩觉得有些羞耻,她居然对表叔有了这种想法。


“妹子,你身上好香啊。”


许文一只手抓住那两片雪白,鼻尖蹭在苏倩小腹处,使劲嗅了嗅,那气味,令他异常兴奋


但就在这时候,吴杰突然在外面敲门。


“时间不早了,我表叔眼睛不舒服,得早些休息。”


听到这话,许文下意识抽出手,有种被抓奸在床的感觉,而苏倩也急忙跳下床,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有些失落的,恋恋不舍的看了看许文下半身,幽怨道:“老板,那我先走了,下次有需要再叫我哦。”


尼玛,什么情况!


许文准备伸手抓住苏倩,可不能表现得太过,这要是被发现视力恢复了就完了。


也就是一愣神的功夫,苏倩已经打开门出去了,然后吴杰就探着个脑袋,嘿嘿一笑,“表叔,按得舒服吧?”


“阿杰,这才没一会儿,怎么就让小妹走了,我还没享受够呢。”许文埋怨道。


“表叔,下次,下次再给你叫,今天不早了,你早点歇着。”


说完不等许文回答,关上门就溜之大吉了。


许文一头雾水,不知道吴杰和苏倩两口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事到如今,视力恢复的事情,必须瞒着吴杰,这样兴许就能发现端倪。


想到表侄媳妇儿的倩影,许文在床上辗转反侧好久,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起来,就看到苏倩正在客厅里安慰一个少妇。


“晓月,那臭男人又动手打你,要我说的话,赶紧离婚得了,咱不受这个罪。”


许文定睛一看,不由得呼吸一窒。


眼前的女人,年轻貌美,身材丰腴,看上去比苏倩还更胜一筹。


虽然没见过这个女人,但是通过她们的对话来看,关系应该不错。


许文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打量,那洁白如玉的大长腿,和盈盈一握的小蛮腰,让人忍不住想爱抚一番。


还真是个尤物!


“倩倩,你也知道,我家那口子,稍微喝点酒就乱打人,可平时他对我挺好的,所以……”


张晓月哭得梨花带雨。


她和苏倩是邻居兼闺蜜,每每受到委屈,第一时间就会来找苏倩。


张晓月虽然比苏倩大上几岁,可身材风韵丝毫不比苏倩差,年芳二十八,保养得却跟刚二十出头似的。


“家暴的男人,不管是不是醉酒,都不值得原谅,你要是不愿意离婚也行,但也别太惯着他,这几天你就住我家,先把他给晾着。”


苏倩轻轻拍打着张晓月的后背,以示安慰。


“这不太好吧?”


张晓月有些犹豫,毕竟她一个女人,别人老公还在家呢,终究不太方便。


也是这时候,许文摸索着,慢慢走出去。


“倩倩,阿杰,有人在家么,你们聊着,我去上班了啊。”


苏倩看到许文,不禁想到昨晚的事儿,脸一红,赶紧走过来扶着,关心道:“表叔,阿杰已经出门了,要不我送您去吧。”


“不碍事,按摩店就在小区门口,挺近的,我能摸到地儿,你忙自己的。”


张晓月一愣,抹了一把眼泪后,走过来,柔声说了句。


“倩倩,正好我浑身酸痛,想去按摩一下,你先去上班吧,我送你表叔去。”


许文看了看张晓月,顿时气血翻滚。


刚刚距离有些远,没太看清,此刻近距离看到,简直美得冒泡。


听她说话的语气,也非常温柔,这么好的一个女人,她男人竟然舍得打她。


这要是换做自己,疼她还来不及呢。


“也行,那就麻烦你了。”苏倩也没见外,“不过,得说好了,这几天住我家,把你老公先晾几天,让他长点记性。”


“可是,你老公也在……”


“没事,他朋友多,能找到住处,你就放心吧。”


“那好吧。”


得到应允,苏倩满意的点点头,叮嘱许文几句后,就收拾东西准备出门了。


而张晓月,扶着许文,慢慢往外走。她的胸太大,随着走动,会有轻微的晃动,也会时有时无的碰到许文的胳膊。


闻着她身上的芳香,许文感觉太幸福了。


想到接下来的几天,能跟两大美女共处一室,他就激动得不行。


“麻烦妹子你了,扶我一个瞎子。”许文道。


张晓月笑了笑,“不麻烦不麻烦,你是倩倩的表叔,也算是我的表叔,不过看你比我大不了几岁,咱还是各叫各的吧。”


“也行,我叫许文,你叫我文哥就成。”


两人聊着聊着,就到了按摩店,因为张晓月要按摩,正好和许文认识,就点了他的钟。


包间里,许文拿出精油在掌心一边搓着,一边说道:“妹子,把衣服换了吧,方便按摩一些。”


张晓月应了一声,看了看许文,有些忸怩,不过想到他不过是个瞎子,也就释然了。


当她脱掉衣服的一刹那,许文差点流鼻血。


那两片雪白脱离束缚,直接跳出来,视觉冲击力很强。


这一刻,许文突然发现,当个盲技师,似乎也不错,福利太多了,不管如何此,自己恢复视力这个秘密,都得先隐瞒着。


“文哥,你应该来倩倩家没几天吧,之前都没见过你。”


说着,张晓月已经脱掉了裤子,露出雪白的臀部和大长腿。


许文眼睛都看直了,要不是墨镜挡着,肯定被发现。


“诶,对,阿杰接我来的,给我找了个盲人按摩的活儿,也不能总待在家混吃等死吧。”


许文紧紧咬着舌尖,尽量不让自己有太大的反应。


“那也是,总得自力更生,文哥挺坚强的。”


张晓月有些钦佩的看着许文,麻利的穿好衣服,然后趴在床上。


“文哥,可以了,开始吧。”


看着张晓月挺翘的臀部,许文越来越激动。


昨晚就被苏倩撩得火热,这会儿面前又有个极品尤物,鬼使神差下,他居然伸出双手,一把摁在了屁股上面。


“嗯……”张晓月轻吟一声,疑惑道:“文哥,你这按摩手法,怎么不太一样啊?”


她还从来没遇到过,一上来就按屁股的,这让她有些难为情。


这话让许文反应过来,赶紧解释,“哦,是这样的,这是一种新式手法,从臀部开始往上按,有助于头部的神经放松,从而……”


一连串听似专业的话从许文口中脱出,听得张晓月云里雾里,她压根也不懂,反而以为许文很专业。


可实际上,许文懂个屁!


“妹子,你双腿分开一些,我要按摩内侧的穴位。”


许文强调了一声,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腿缝……


张晓月也没多想,微微分开双腿,即便还隔着裤子,但那双腿间的缝隙依然诱惑。


似乎淡淡的清香从那处传来,许文低下头,皱鼻嗅了嗅,顿时感觉全身的血细胞都打开了。


“文哥,你怎么不按了?”张晓月疑惑道。


“这就按,这就按。”


许文担心出岔子,不敢再走神,将裤腿卷到大腿根部,然后由小腿处,慢慢往上推动。


“嗯……”那种酥麻的感觉让张晓月轻吟出声。


听到这爪耳的声音,许文就像打了鸡血似的,身体直接起了反应。


他赶紧躬身,避免被发现。


不过此刻的张晓月,闭着眼睛,享受着按摩手法带来的快感。


那种痒痒的,麻麻的感觉,就好像有个温柔的男人,在爱抚她一样。


虽然她有丈夫,可她老公经常在外应酬,大醉回来后,要么直接睡觉,要么就对她拳打脚踢,两人已经几个月没过夫妻生活了。


对于她来说,这是一种折磨。


腿按得差不多了后,许文声音沙哑道:“妹子,翻过身来吧,该按前面了。”


一想到张晓月的那片雪白,许文就激动得不行。


张晓月翻过身来,脸蛋儿红扑扑的,她刚刚已经被按出了感觉。


当她看到许文躬身的样子,瞬间明了,连脖颈都通红了。


许文看出她的反应,心里偷笑,一本正经说道:“妹子,通过刚刚的穴位按摩,我发现你的胸上应该有肿块。”


“啊?”张晓月满脸诧异,“不可能吧,很正常呀。”


可能是出于本能,她居然自己按了按。


咕噜……


许文忍不住喉咙滚动,“我也不能骗你啊,不信的话,我给你检查下。”


张晓月本就有些难受,这么揉了下后,更难受了,听许文这么说,她有些忸怩的答应了。


“好嘛,那,那就麻烦文哥了。”


虽然是盲人按摩,但也没有按摩胸的流程,许文为了抚摸一下那玩意儿,这才撒了谎。


“不麻烦不麻烦。”


许文笑了笑,摸索着按在张晓月肚子上,没有一起赘肉,摸起来很舒服。


他那双粗糙的大手慢慢往上挪动,当接触到胸的边缘时,颤抖了两下。


而张晓月,也是满脸羞红,虽然隔着衣服,可那双充满男人气息的大手,就像有魔力一般,让她呼吸变得急促。


她紧紧抿着嘴唇,紧紧盯着许文的大手,这一刻,她多么渴望这双手能一把扯开她的衣服,在里面肆意揉搓。


以前和老公弄的时候,她总喜欢老公粗暴的弄她,那种感觉很刺激。


许文站在张晓月身边,下面那处火热距离她的脑袋很近,张晓月似乎隐约能闻到一股男人特有的气味。


这股气味更让寂寞的她难受,情不自禁下,居然微微朝那处歪了下脑袋,想要更近距离的闻一闻。


许文没注意到她的小动作,手掌慢慢从下往上,盖在两片雪白上,可由于太大,根本完全覆盖不住。


“真是大啊!”他不由得感慨一句。


“你说什么?”


张晓月有些惊讶,身子动了一下,不偏不倚的,小嘴刚好碰到了许文那火热的部位。


本来就是热天,许文穿着的工作服很薄,这么一碰,他顿时就感觉到有股热乎乎的气息打在那处。


很舒服。


许文小腹不由哆嗦起来,他低头看了下,只见张晓月的红唇,还轻轻抿了抿,十分性感。


“呀!”


张晓月赶紧撇开,装作惊讶的样子。


“怎么了?”许文问道。


“没,没事。”


张晓月摇摇头,可眼睛,却一直盯着那里。


之前由于许文弓着身体,她没太看清规模,可刚刚碰了下后,她猛然发现很大,很烫。


这种规模,她还从来没见过。


她怎么也想不到,一个瞎子,居然能有这么大的家伙。


“还真是可惜了。”张晓月叹了口气。


虽然她有些渴望,但还是咬了咬舌尖,让自己清醒些。


毕竟,她是有夫之妇。


许文看出张晓月的神情变化,赶紧道:“妹子,我听倩倩说,你老公打你了?”


听到这话,张晓月神情落寞,“常有的事儿了,不止这一次。”


“女人用来疼还来不及呢,怎么舍得打,特别是妹子你这么漂亮的。”


许文脱口而出。


张晓月顿时脸色就变了,“你又看不见,怎么知道我漂不漂亮?”


尼玛!


许文心里咯噔一下,慌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要是被她发现自己能看见了可咋整!


不过还好许文脑筋转得快,急中生智,“哈哈,这不需要看到,光是听声音,就能听出来妹子你是个温柔美丽的女人嘛。”


张晓月伸出小手在许文眼前晃了晃,“文哥,你这眼睛,是先天的还是……”


“不是,前两年出了点事儿,视觉神经被淤血压迫,导致的失明。”


“哎,世事难料啊。”


两人闲聊一会儿,许文再次把主意打在张晓月两片雪白上。


“不提旧事了,妹子,我刚发现你这儿的确有肿块,长此以往,恐怕会出大问题。”他忽悠道。


“什么大问题啊?”


“怎么说呢,这肿块一般来说,医院都检查不出来的,只有我们这种按摩师,才能发现,一旦严重后,很有可能就是乳腺癌或者肿瘤之类的了。”


这话可把张晓月给吓着了,“那文哥,这可咋办啊?”


“别担心,辛亏发现得早,我用一种特殊手法帮你推拿一下,几次后,自然就排解了。”


许文说得跟真的一样,他自己都差点信了。


张晓月犹豫了下,可想到刚刚都已经被摸过了,只是推拿一下,其实也没什么,反正许文也看不见。


想到这,她柔声道:“那好吧。”


“妹子,你得把衣服脱了,这样效果才更好。”许文继续忽悠。


这次张晓月倒是没犹豫,直接脱掉衣服,顿时那两片雪白再次暴露在许文眼前。


虽然没有里衣的束缚,可照样挺拔饱满,许文深呼吸两口气,缓缓伸手过去,轻轻一碰。


“嗯哼……”


“文哥,你得快一点,不然很难受。”张晓月歪着脑袋,虽然知道许文看不见,可她还是不好意思看许文。


“好嘞!”


许文应了一声,手指尖在两个顶点上似有似无的滑过。


张晓月忍不住,连连轻吟,身体已经开始有反应了。


除了下面,她最敏感的就是胸了,在这种情况下被男人摸,让她很兴奋。


“妹子坚持会儿啊。”


许文叮嘱一声,一把抓住那片雪白,使劲揉搓。


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这么软弹的部位,他感觉自己都快爆炸了。


没一会儿,张晓月就不顾影响的大叫起来,许文见状,喘着粗气道:“妹子,你是不是很难受,要不要文哥帮帮你。”


张晓月没有回答,只是嘴里一直哼唧个不停。


许文试探性的低下脑袋,吻了上去,见张晓月还是没抗拒,他知道机会来了!


张晓月此刻整个脑袋都是懵的,她只想能有个人可以填补她的空虚。


一开始的时候,她的确相信许文说的,可到后面才发现不对劲。


不过等反应过来,已经晚了,自己彻底被勾起了渴望。


现在的她,也就只能半推半就了。


可当许文的手慢慢朝下面摸去的时候,她赶紧抓住,摇头嘤咛一声,“别,不要!”


女人的不要就是要,许文深知这个道理,直接拿开她的手,一把扯掉了最后一层遮羞布。


“妹子,放心吧,哥哥会好好疼你的。”


“文哥,别,别这样,嗯哼……”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实诚,她不由自主分开了双腿,本能的渴望有东西进入。


许文倒是没想到,这女人这么容易搞到手,想必也是因为在家得不到老公的疼爱,才会如此吧。


可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敲门,“阿文啊,你这到钟了,问下顾客要不要加钟。”


这声音,顿时把张晓月拉回了现实。


她猛的睁开眼睛,眼神慌乱,急忙跳下床,许文皱了皱眉,这店长也真是的,坏了自己好事。


他可不想就这么放弃,于是笑着问道:“妹子,要不,加个钟吧?”


“不了文哥,我待会儿还有事儿,就先走了。”


张晓月麻利的换好衣服,羞得无地自容。


她也没想到自己会敏感到这种地步,居然都控制不住了。


要不是被打断,恐怕真的和一个瞎子发生点什么了。


她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


张晓月离开后,许文好不容易才压下邪火,中途倒是有两个女人来按摩,可都是歪瓜裂枣的,并且还主动勾搭他,差点就失身了。


当不瞎的盲人按摩师,也不是想象中那么愉快啊。


晚上下班回到家里,刚进门,就看到表侄媳妇儿苏倩从浴室出来,她只裹着浴巾,一边搓着头发,一边看向许文。


“表叔回来了,还没吃饭吧,给你留着呢,我去给你热一热。”


因为知道许文看不见,苏倩没有丝毫顾忌,浴巾裹得很低,胸前露出一大片雪白。


由于系得不紧,浴巾不小心掉在了地上,那雪白的身体体顿时出现在许文眼前。


“呀!”


“怎么了倩倩?你没事吧?”


许文假装关心一句,摸索着就走过去,故意脚一滑,就朝着苏倩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她。


好香!


苏倩身上还带着沐浴露的气味以及她身上的体香。


这味道钻进许文鼻孔,他顿时小腹燥热,那一处起了反应,直直的抵在苏倩小腹上……


下一秒,就像被火烧一样,这次,苏倩是真真的一丝不挂。


小腹传来的滚烫让她的娇躯忍不住的颤栗,大脑在这一刻仿佛失去了思维能力。


“好大……”


只是短短的一触,苏倩就感觉自己那里忽然泥泞,可以想到,如果……如果……


如果他对她那样,那她得是多么的满足啊。


想起那夜老公让自己假扮按摩小妹,表叔还准备让她给他口来着,霎时间,苏倩的心跳就快的不行。


许文厚重的鼻息喷洒在苏倩的小脸上。


感受着那充满野性的气流,苏倩内心那仅有的一道防线也崩塌了,她几乎就要投降了。


这种感觉是她老公根本给不了她的,结婚这些日子以来的“空虚”让她有苦难言。


要不是老公除了那方面以外,对自己还算呵护有加,她……


脑海忽然浮现起跟吴杰过往的种种,一种深深的负罪感涌上心头。


“表叔……”


苏倩都不知道自己这声表叔叫的多撩人,然而,她还是推开了许文,屈身抱起浴巾,惊慌失措的跑回了她的房间。


就在她屈身捡浴巾的一刹那,许文看到她的身体已经有反应了。


只是短短的一接触,也就一瞬间的事。


这表侄女是得有多饥渴了?


回味着之前抱住苏倩那柔软光洁娇躯的一幕,许文那处更加倔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文章标题: 快穿之女配紧致h(你这个浪货)最新章节目录
文章地址: http://www.csdcup.net/meiwen/yuanchuangmeiwen/42.html
文章标签:你这个  之女  最新章节  目录  配紧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