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地图 欢迎访问超时代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女 按倒 开处 叫疼|少妇高潮太爽了在线

时间: 2020-12-10 16:43:32 | 来源: 超时代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258次

女 按倒 开处 叫疼|少妇高潮太爽了在线

   刘亮心里冷笑一声又转身走回来对老张说道:““老张啊,你这个店承包了有三年,今年是最后一年了吧。”

 

 

老张一听话茬不对赶紧说道:“是啊,不过我还想再承包两年,校长,你看给通融通融”

 

 

说着老张从柜台里摸出一包软中华递给了刘亮。

 

 

刘亮不为所动,面无表情说道:

 

 

“这个是真通融不了,学校研究决定这块地要征用建一个小超市,你呢,早点找个地方把店腾出来,最多三个月,至于你那租金,学校会酌情退还给你的。”

 

 

刘亮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丝毫不给老张讨价还价的余地。

 

 

老张一下懵在当场,心里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过了老大一会,才狠狠的骂了一句:

 

 

“TM的,什么东西,惹火了,老子去教育局告你去。”

 

 

一下午,老张的心情都不好,他左思右想,觉得刘亮肯定是怀疑到自己头上了,然后不问青红皂白就把自己收拾了。

 

 

这狗东西,做事倒是霸道的很。

 

 

老张左思右想也没想出个办法保住自己的小店。

 

 

正烦着呢,店里来了一个女客人。

 

 

这个女人三十四五岁,白皙的脸上扣着一个黑墨镜,上身穿着一件V领T恤,露出了精致锁骨和大半雪白的圆球,下身穿着包臀裙,腿上穿着黑丝袜。高跟鞋几乎有七厘米,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浪劲。

 

 

老张只看一眼就知道她不是学校里的,学校有规定,女老师的裙子不能那么短。

 

 

“哎,老伯,能不能跟你打听个事”

 

 

那女人来到吧台前随手把墨镜挂在胸前,从包里抽出两百块拍在了吧台上。

 

 

老张瞅瞅那女人的脸,又瞅瞅吧台上的钞票,不动手色的把钱攥到手里问道:

 

 

“你想问啥事,说吧。”

 

 

“你们这是不是有个叫刘亮的在这当校长?”

 

 

女人问道。

 

 

老张楞了一下,回答道:

 

 

“对,我们这的校长是叫刘亮,你是谁啊,找他有啥事。”

 

 

女人没回答继续问道:

 

 

“那你们这是不是还有个叫李娇的女老师?”

 

 

老张听出味道来了,深深看了那女人一眼,呵呵笑道:

 

 

“对呀,是有这么一个女老师,不是,你谁啊,你打听这么多做什么,刘亮可是我校长,我可得罪不起。”

 

 

女人气呼呼的说道:

 

 

“屁,他是校长又怎么了,我还是他老婆呢,没我爹的关系,他能当这校长吗?”

 

 

老张眼睛一亮,赶紧说道:“原来是校长夫人来了,快请里边做,口渴不,我给你拿杯饮料。”

 

 

那女人坐在了老张端来的凳子上,很没形象的把两条长腿搭在对面的凳子上一边锤着自己的腿一边说道:

 

 

“你给我拿杯绿茶吧,这天可真热的不行了。”

 

 

她这裙子本来就短,这么一坐,直接缩上去了,黑色内|内若隐若现。

 

 

那女人似乎感受到了老张的目光,抬头看了老张一眼,老张赶紧把头转向了别的地方。

 

 

再转过头的时候那女人已经架起了二郎腿把关键部位挡住了。

 

 

老张坐在那女人身边有一丢没一丢的聊了起来,通过聊天才知道,这个女人叫王梅,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说是刘亮和李娇有一腿,这次就是过来调查的。

 

 

老张心里一动立即毛遂自荐说自己能帮这个忙。

 

 

王梅撇撇嘴:

 

 

“你一卖水果老头,你能帮啥忙?”

 

 

老张说:

 

 

“我不但卖水果,还给学校打扫卫生呢,学校里真有啥事肯定瞒不过我的眼睛。”

 

 文学

 

王梅说:

 

 

“成,这事你偷偷调查,最好拿到证据,这里是一万块,算定金,这我名片,有啥事打我上边电话。我这次不扒刘亮一层皮,我就不信王。”

 

 

王梅留下一沓钱,一张名片走了,老张都没来得及提别的条件。

 

 

老张数了数那钱,不多不少正好一万。

 

 

老张的心情又好起来了,这个狗东西刘亮叫你欺负老子,只要我搞到你和李娇的照片往王梅那一送,你小子就死定了。

 

 

中午老张一直想找机会给高静说自己搞到照片的事情,但是高静老躲着他,没办法趁着高静上厕所的功夫老张溜进女厕所,随手关了门。

 

 

高静正在洗手台洗手看到老张进来吓坏了连忙说道:“老张,这是女厕所,你跑进来干嘛,赶紧出去。”

 

 

老张说道:“你别紧张我进来就是告诉你我已经拿到照片了。”

 

 

高静惊喜道:“真的?”

 

 

老张从兜里掏出几张照片,高静拿在手里看了看,赶紧塞到自己的包里面红耳赤的说道:

 

 

“老张真是多谢你了,对了你把刘亮手机里的照片删除了没。”

 

 

老张摇摇头:“没有,我哪里有机会接触刘亮的手机。”

 

 

高静黯然失色:“那可怎么办啊,哎呀老张你办事怎么没办彻底啊。”

 

 

老张微笑道:“你别担心,我有办法能把刘亮手机里的照片也删了,不过我们的条件得改一改。”

 

 

高静怒道:“又要改条件,你到底想怎么样?”

 

 

老张微笑道:“你跟我睡一次,要不然我把剩下的照片发给你老公。”

 

 

高静大惊失色连忙说道:“别,老张你别这样,你叫我好好想想。”

 

 

老张说道:“你可以慢慢想,不过你现在可得给我一点福利。”

 

 

高静惊慌的往后退了一步:“你想做什么?”

 

 

老张贪婪的看着她的身体说道:“你把裙子掀起来给我看一看。”

 

 

“不,不行。”

 

 

高静紧紧的拉着自己的裙摆。

 

 

老张拿出手机翻出几张照片一张一张给高静看威胁道:“快点,不听话的话我现在就给你老公发。”

 

 

高静心里拔凉拔凉的,绝望的闭上眼睛,慢慢的撩起了自己的裙子。

 

 

心里不停的骂着老张下流,但是身体里却有一种难言的刺激感在游荡,因为紧张,她的腿并拢在一起,颤声说道:

 

 

“好了吗?”

 

 

老张啪的在她的翘臀上拍了一下,说道:

 

 

“别害怕,就是叫你再舒服一会。来把腿分开。”

 

 

“不,你不要这么过分。”

 

 

高静迅速放下了裙子,冷着脸说道。

 

 

“高老师你这又是何必呢,你知道你现在没有反抗的余地的。”

 

 

老张说着又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高静从来没像现在这么无助过,她舍不得自己的家庭和事业但也不想被老张这样玩弄,一时间心中无比纠结,迟迟做不出选择。

 

 

这时,老张催促道:“高老师,你快点说话啊,要不待会有人进来了,还以为咱们两个怎么着呢?再说我又不是没摸过你,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高静一颤,身子软软的靠在洗手池上,把裙子轻轻撩起来一点,两条腿打开了一条两指宽的缝隙,红着脸说道:“你快点。”

 

 

老张邪恶一笑,右手手掌顺着缝隙伸了进去。

 

 

唔!

 

 

一道电流在高静的身体里流过,高静忍不住发出闷哼,下巴微微抬起...

 

 

看着高静那红扑扑的面庞和无助的表情,老张得意极了,看来用不了多久自己就真的可以得偿所愿了。

 

 

就在两个人玩的忘乎所以的时候,叮铃铃,下课铃响了。

 

 

高静睁开了眼睛,喘着气说道:

 

 

“行了。”

 

 

老张意犹未尽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替高静把裙子放下来,笑着道了个歉:

 

 

“高老师,不好意思啊,一时没忍住。记住想要照片明天早上到我店里来”

 

 

“哼!”

 

 

高静冷哼一声,红着脸跑出了厕所,差点和刚要进来的李娇撞在一起。

 

 

李娇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推开门看到老张在厕所里顿时大惊失色。

老张看高静走了,李娇又来了,顿时兴奋的不行,他轻轻的关了厕所门,笑着打了个招呼;

 

 

“李老师这么巧啊?”

 

 

李娇有些慌张的问道:“老张,你,你怎么在女厕所。”

 

 

老张呵呵笑道:“我是来打扫卫生的啊。”

 

 

李娇红着脸说道:“你快点出去,我要用厕所。”

 

 

老张低头看到李娇两只丝袜包裹的退夹在一起身子扭来扭去的,知道她是真的急,就笑着在她翘臀上拍了一把,嘴里说道:

 

 

“那你先用吧。”

 

 

“啊!”

 

 

李娇惊呼一声,回过头狠狠瞪了老张一眼。

 

 

老张回到了自己的店里,觉得自己真是时来运转了,这几天简直太开心了。

 

 

没过多久,刘亮就怒气冲冲的来了,那脸黑的跟锅底一样。

 

 

老张问他啥事,刘亮说李娇来校长办公室把你告了,告你耍流氓进女厕所。

 

 

老张这个气啊,没想到李娇真的敢去告自己,不怕自己把她和刘亮的丑事抖出去吗?

 

 

对于这事老张自然不能认了,梗着脖子说道:“刘校长,你说这话要有证据,不能听李娇一面之词,我老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能做那么没脸没皮的事。”

 

 

刘亮说道:“你老张以前干啥的我不知道?要不是看你可怜我都不叫你在这开水果店,现在你倒好,居然对学校的女老师耍流氓,你要再这样,就赶紧把店门关了,该干嘛干嘛去。”

 

 

这戳了老张的疼处,老张气的跳脚,嗷嗷直叫:

 

 

“刘亮,你当个破校长你牛逼啥,我以前是在社会瞎混过,但我现在已经洗心革面了,你把话说清楚,谁耍流氓了,你去把李老师叫过来,咱们三个当面对质。”

 

 

看到老张那激动的模样,刘亮也有点害怕,怕老张对他动粗,就站到了店外边对老张说:

 

 

“你跟我叫啥,我是校长,我还管不了你是不是,我跟你说话,那都是抬举你了,你等着,有你好果子吃的。”

 

 

刘亮说完就气呼呼的走了。

 

 

老张气的直接把桌子上的紫砂茶壶摔碎在了地上,心里只骂刘亮和李娇。

 

 

这时,两个学校的保安来了,说是校长说老张这的水果不干净,怕学生吃了出问题叫老张把门关了整顿两天,老张气的差点和这两个人打架,好说歹说把这两个人赶跑了,保安却在他店门口竖了个牌子,上边写着——经学校决议,此店存在卫生问题,暂时歇业三天。

 

 

这就是断人生路了,老张气呼呼的跑去找刘亮算账,刘亮却不在办公室跑去开会了叫老张一肚子火没处发。

 

 

老张气的要死,回自己店里却发现门被锁了,还换了新锁。

 

 

老张骂骂咧咧拿石头砸了玻璃,从窗户爬进去,坐在自己的店里想着怎么报复刘亮,突然他想到了刘亮的老婆。

 

 

老张从柜台下边取出刘亮老婆的名片,想了想老张的心里有了一个注意。

 

 

他出了学校,在大街上转了一圈,找到了一个保健品商店,在老板的介绍下买了一瓶乖乖水。

 

 

据说效果非常好,只需要一两滴就能叫女人神智迷乱,乖乖听话,男人叫干啥就干啥,还有助兴的作用,玩起来倍加刺激。

 

 

买了药,老张就给刘亮的老婆王梅打了一个电话,说是刘亮和李娇的事情有眉目了,要面谈。

 

 

老张说了地址,不一会王梅就开车过来了,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装。

 

 

黑色外套里是件白色的衬衣,衬衣最上边的两个纽扣松开着,刚好可以看到“V”字型的沟沟,两座山峰浑圆挺立。

 

 

下边穿着齐膝短裙,腿上穿着肉色丝袜,比上次见面的时候穿的正经了许多,更多了几分端庄典雅。

 

 

老张知道她是在一个公司里做经理的所以穿成这样,他摸了摸自己裤兜里的小药瓶,心砰砰狂跳起来。

 

 

白领丽人啊,他还从来没接触过呢。

 

 

王梅见老张叫自己过来也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的腿看,厌恶的皱皱眉说道:

 

 

“老张,你到底有啥发现,快点说,我公司还有事呢。”

 

 

老张呵呵笑道:

 

 

“王小姐,你别急啊,为了给你汇报这个情况,我连饭都没吃就赶过来了,要不你请我吃顿饭吧,咱们边吃边聊。”

 

 

王梅以为老张就是那种爱占小便宜的老头也没多想就带着他去了一个小饭店,给点了两个菜,说道:

 

 

“你吃吧,我现在不饿,吃饱了就赶紧说。”

 

 

“谢谢王小姐。”

 

 

老张说着给王梅倒了一杯茶水,偷偷朝王梅的大胸脯看了一眼。

 

 

王梅这人本来生活作风就不好,老张接二连三的偷看倒是引起了她的兴趣,她故意趴在桌子上假装玩手机,胸前的山峰居然把第三颗纽扣都崩开了,直接露出了黑色的文|胸和一大半的雪|峰。

 

 

老张一边吃菜一边偷看,不时的吞着口水,心想,这个女人真是马蚤的不行。

 

 

王梅也有点得意,觉得自己的魅力居然连老头都能吸引,现在这样被人偷看,叫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

 

 

她给自己的助理发了个信息,说是自己下午不回去上班了,叫助理给她把办公室锁了,她决定好好逗逗这个铯老头。

 

 

“老张啊,你今年多大了啊?”

 

 

王梅问道。

 

 

“五十三了。”

 

 

老张楞了一下,如实说道。

 

 

“哦,那你家小孩今年应该有二十多了吧。”

 

 

王梅收起了手机笑嘻嘻的问道。

 

 

老张不明白王梅干嘛打听自己家里事,但想着对付刘亮还得靠这个女人就说道:

 

 

“别提了,我老婆死的早,我也没小孩,现在是孤寡老人。”

 

 

“也怪可怜的,对了,老张,你喝酒不,我给你叫瓶啤酒吧。”

 

 

王梅突然问道,有些懒散的翘起二郎腿,似笑非笑的看着老张。

 

 

老张撇了一眼她那丝袜包裹着的滚圆大腿,暗自吞口口水,说道:

 

 

“行吧,多谢王小姐了。”

 

 

“老板,给这边拿瓶啤酒。”

 

 

王梅转头叫到,老张趁她不注意,拿出小药瓶迅速给她的茶杯里滴了两滴。

 

 

王梅没发现丝毫异常和老张聊起了刘亮的事情,听老张说只是简单的试探了一下,还没拿到什么证据,王梅有点失望,气呼呼的对老张说:

 

 

“这种事你以后电话上跟我说就行了,我还以为你拍到照片了呢,早知道我就不过来了。”

 

 

老张有些委屈的说道:

 

 

“王小姐,因为你的事情刘亮怀疑我了,今天找人把我的水果店都封了,我这要不是没办法也不会来找你。”

王梅楞了一下,这才知道为了自己的事老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她有点愧疚的说道:

 

 

“不好意思啊老张,我刚才说话冲了点,水果店的事情你放心吧,我晚上给刘亮说说,就说你和我爸认识,谅刘亮也不敢再得罪你。”

 

 

老张大喜过望举起杯子对王梅说道:

 

 

“王小姐,你可真是活菩萨啊,刘亮这小子真是不知福,放着这么漂亮的媳妇不好好疼爱,还在外边勾三搭四的,来,我敬你一杯。”

 

 

这话简直说道王梅的心坎里去了,她举起了茶杯对老张说:

 

 

“老张还是你明事理,你好好给我办事,我亏待不了你,以后遇到啥事尽管打我电话。”

 

 

说着王梅就把茶杯里的水喝了一大半,她抿了抿嘴唇,觉得今天的茶水怎么味道怪怪的,哪里怪她又说不上来。

 

 

老张看到王梅把水喝了,终于放下心来,静静的等待着药效发作。

 

 

一想到待会就能把刘亮的老婆搂在怀里肆意妄为,老张就觉得热血沸腾。

 

 

两个人聊了一会,王梅突然觉得脑袋晕乎乎的,她一只手撑着脑袋呻,吟道:“怎么回事,我的脑袋怎么这么疼。”

 

 

老张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假装关心的说道:

 

 

“是不是天太热了,有点中暑了,快点喝点凉茶解解暑吧。”

 

 

老张说着举起茶杯递给了王梅,王梅不疑有它,咕嘟嘟把那茶水喝了个干净。

 

 

过了一会,她感觉到身体像是着火了,热的不行,眼前的景物也恍恍惚惚的,几乎都忘了自己是谁,在哪里了。

 

 

“好热啊。”

 

 

王梅说着直接脱掉了自己的外套。

 

 

老张没想到这个药效这么猛,要叫王梅在这脱光了,那明天肯定上头条新闻了。

 

 

他赶紧走了过去,把外套披在王梅的身上,在她耳边小声说道:

 

 

“王小姐,你喝多了,要不我找个地方叫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我喝酒了吗?”

 

 

王梅迷迷糊糊的问道。

 

 

“快别说了,走吧。”

 

 

老张说着往桌子上扔了两百块,半搂半抱的把王梅拖出了饭店。

 

 

一个老汉搂着一个娇嫩少|妇,那是相当怪异的画面,一路上不时有人向着老张投来奇怪的目光。

 

 

老张心里有点刺激又有点害怕,搂着王梅快走两步,找了一个人少的角落,扶着王梅坐在一个花园边上,然后拿出手机叫了一个出租车过来,他把王梅扶到车上说是去天海宾馆。

 

 

司机怀疑的看了他一眼,老张怒道:

 

 

“看啥,这我闺女,我她爹,我女婿在宾馆等着呢。”

 

 

司机这才知道误会了,也不多说,直接把车开到了天海宾馆。

 

 

老张选这地,主要是因为这宾馆是他一朋友开的,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坐在吧台的是老张的朋友“大头鬼”,看到老张抱着一个女人进来,也不说破,笑呵呵的问道:

 

 

“老张,过来开房啊。”

 

 

老张喘着气说:

 

 

“别问那么多了,过来搭把手,这小娘们可真沉。”

 

 

“大头鬼”也不是啥好人,闻言喜出望外,和老张一左一右,把王梅的胳膊搭在肩膀上一起往二楼走去。

 

 

一进宾馆,老张的胆子就大了,一只手随意的在王梅的胸脯揉捏,心里赞叹着王梅的胸真有弹性。

 

 

“大头鬼”的手也没闲着,偷偷的在王梅的屁股上摸了两把,心想,这老张也真是有福气,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这么一个极品少妇。

 

 

“张哥,这女人是谁啊?”

 

 

大头鬼忍不住问道。

 

 

“你别管那么多了,记住别往外乱说就行了,来这个给你。”

 

 

老张说着从裤子口袋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一千块递给了“大头鬼。”

 

 

“大头鬼”的手在王梅的腰间捏了两把有点舍不得说道:

 

 

“哥,要不我不要钱了,你待会叫我也玩一下。”

 

 

老张眼睛一瞪:

 

 

“滚,这事你要在外边乱说,小心我弄死你。”

 

 

老张以前在道上也挺有名气的,“大头鬼”得罪不起,给老张开了一间房就灰溜溜的走了。

 

 

老张把王梅往床上一扔,咔嚓一声锁了房门。

 

 

王梅现在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了,脸蛋红扑扑的,嘴里一直喊着:“热..热..”

 

 

老张冷笑一声:

 

 

“热是吧,老子现在就给你降降温。”

 

 

老张三下五除二就被王梅的衣服给脱光了,只留了内衣在身上。

 

 

看着那凹凸有致的身体,老张兽性大发,他的手顺着王梅的小蛮腰一路往上,感受着王梅身体的温热滑腻,两只手放在王梅胸前狠狠一捏,王梅吃痛,嘴里发出了一声闷哼,眼睛也缓缓睁开了。

 

 

老张吓了一跳,赶紧松开了自己的手。

 

 

不过王梅的眼睛睁了一下又闭上了,一点反抗的意识都没有,这叫老张大受鼓舞,张开大嘴,一口咬了上去。

 

 

王梅的身子扭动开了,双手不由得搂住了老张的后背。

 

 

老张顺着王梅的心口一直往下亲,终于来到了王梅的肚脐眼下边...

 

 

过了一会,老张把王梅的身子翻转了过来,顺手解开了她身后的背带和腰间的带子,轻轻一扯,王梅身上再也没有了遮羞的东西,玉体整个呈现在了老张的面前。

 

 

老张拿出手机咔嚓咔嚓给王梅拍了几张照片,又觉得不过瘾,把王梅摆成了各种姿势,从不同的角度又给她拍了几张特写。

 

 

拍完之后,老张拿着手机一张一张看了看,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心想:

 

 

刘亮,你用这种手段对付人家高静,现在我用这种手段对付你老婆,这叫因果报应。

 

 

放下手里的手机,老张跳上床,开始在王梅的身上亲吻起来。

 

 

就在他想要长驱直入的时候,突然,王梅睁开了眼,不知怎么的,她居然恢复了意识。

 

 

当她发现自己正在和老张在一张床上做那种事情的时候,顿时吓的魂飞魄散。

 

 

她虽然爱玩,但绝不会和老张这样又老又穷没啥地位的人玩,刚才是想逗他来着,怎么突然就上床了呢。

 

 

大脑里一片空白,前边的事情她是一点都想不起来。

 

 

“老张,老张,快停下来,不可以的,我们不可以这样的。”

 

 

王梅一只手推着老张的脸,另外一只手不停地拍打着老张的胳膊大叫道。

 

 

可老张现在箭在弦上,怎么停的下来,重新吻上了王梅的红唇,手嘴并用,施展出自己的本事想要降服王梅。

 

 

王梅急了,一把抓住了老张的子孙用力一捏,老张啊的一声不敢动弹了。

 

 

王梅冷笑道:

 

 

“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居然敢占我的便宜,是不是往后余生都想吃牢饭了?

 

 

 

 

老张苦着脸说:

 

 

“放手,快点放手,疼死我了。”

 

 

王梅一抓之下,心里猛地一颤:这老家伙的本钱倒是很雄厚啊。

 

 

老张求饶道:

 

 

“王小姐,你错怪我了,事情是这样的,你中暑了,我想带你来找个地方凉快一下,谁知道你主动把我推倒了,你也知道我是个男人,我一时没忍住....”

 

 

王梅努力想了一会,可是大脑里一片空白,前边发生了什么她一点都想不起,王梅怒道:

 

 

“少在这跟我胡说八道,你说今天这事你打算怎么解决。”

 

 

老张心里早把那药店老板祖宗八代都骂翻了,明明说好药效五个小时的,这半个小时不到就没用了。

 

 

可他脸上还是装着可怜:

 

 

“王小姐,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求求你放我一马吧,你叫我干啥都行,你看我年龄都这么大了,我是真的不想坐牢啊。”

 

 

王梅眼珠一转,伸长腿用脚趾在老张胸膛蹭了两下,懒洋洋的说道:

 

 

“话可是你说的,是不是叫你干啥都行?”

 

 

老张身子一个激灵,刚才下去的火又上来了,舔着嘴唇说道:

 

 

“王小姐,只要你能放过我,你叫我干啥我就干啥。”

 

 

“那好啊。”

 

 

王梅慵懒的往床上一躺,伸出一只脚到老张下巴下边命令道:

 

 

“舔舔我的脚。”

 

 

老张低头看了一眼,王梅的脚虽然不如高静的脚秀美,但也算得上是骨肉匀称,洁白无瑕,这正是老张的最爱。

 

 

老张低下头开始在那白嫩的脚上亲吻起来,王梅感觉身体里有一股暖流在流动,忍不住舒服的叫了一声,继续命令道:

 

 

“往上,一直往上,不要停,不要客气。”

 

 

老张抬头看了她一眼,顺着她瘦弱的小腿一路亲吻上去...

 

 

王梅闭着眼睛,纤纤玉指在自己的身体上游走着..

 

 

过了一会两个人气喘吁吁的躺在了床上。

 

 

老张试探着问道:

 

 

“王小姐,这样就可以了吧,你不会再告我了吧。”

 

 

“咯咯咯。”

 

 

王梅突然大笑起来,坐起身软软趴在了老张的肩膀上,一边摸着他下边的胡茬子一边说道:

 

 

“行了,老张,别害怕了,我不会报警的,警察要把你抓了,我上哪里找这么一个能干的男人去啊。”

 

 

老张心里一松,心里骂了一句马蚤娘们,反手搂住了王梅的细腰,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笑着说道:

 

 

“真是吓死我了,怎么尝到甜头舍不得了?”

 

 

王梅在他的胸口锤了一下,娇嗔道:

 

 

“死样子,谁舍不得你了,你看你脸上都有褶子了,年龄都能当我爹了。”

 

 

老张伸手在她光溜溜的屁|股上摸着,嘴里说道:

 

 

“年龄大又怎么了,不照样亲的你吱哇乱叫,老实说和我玩你爽不爽。”

 

 

王梅低下头红着脸小声说道:

 

 

“挺爽的。”

 

 

老张哈哈大笑,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谁能想到,都五十多了,居然还能和这么一个美丽的少妇坐在床上调情呢,更何况这女人还是刘亮的老婆呢。

 

 

一想到刚才王梅在自己的身下娇啼婉转的样子,老张又觉得有一道热流在身上流淌,他直接把王梅压在墙角又狂吻了一阵,王梅也搂着老张的脖子尽量的配合着,一点也不嫌弃老张的年龄了。

 

 

王梅像是个小女孩一样挂在老张身上不下来了,硬要缠着老张和她一起洗澡,老张没办法,只好抱着她去了浴室。

 

 

花洒洒下了温热的水珠,王梅和老张互相替对方清洗着身子,王梅突然说道:

 

 

“老张,你做我爸爸吧。”

 

 

“啊,什么?”

 

 

老张惊讶道。

 

 

“就是你做我干爹,以后有了这层关系我们玩起来,我觉得会更加刺激。”

 

 

王梅一脸兴奋的说道。

 

 

老张楞了一会,摇摇头嘴里嘀咕道:

 

 

“行吧,你想咋样都行,你们年轻人可真会玩啊。”

 

 

“干爹!”

 

 

王梅甜甜的叫道,吧唧在老张的脸上亲了一口。

 

 

洗完澡,两个人一起在床上休息,王梅似乎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小姑娘,躺在老张的怀里,搂着他的脖子撒着娇:

 

 

“干爹,你给我讲个故事嘛?”

 

 

“我不会讲故事。”

 

 

“讲一个嘛,我亲你一下。”

 

 

王梅说着抬起头在老张的嘴巴上啄了一下。

 

 

老张哭笑不得,只好给王梅讲了个狼和小羊的故事。

 

 

不一会,王梅就在他的怀里沉沉的睡去了。

 

 

老张完全没有想到事情最后会变成这样的结局,只能感叹这些有钱人的想法自己是真不懂了。

 

 

或许王梅只是为了找刺激,但这对自己来说却是一个机会,虽然自己已经五十多了,但是他还是想做出点事业来的。

 

 

就是不知道今天认得这个干女儿以后会不会孝敬自己了。

和王梅分别之后,老张就回到了自己的店里。

 

 

第二天老张还没开门呢,外边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呀?”

 

 

老张不耐烦的问。

 

 

外边人也不说话,继续敲门,老张批了件衣裳拉开卷闸门,看到高静穿着一身淡蓝色的长裙一脸不情愿的站在门外。

 

 

老张一拍脑门,这才想起,自己叫高静今天早上早点来自己这里报道的。

 

 

可现在外边天色灰蒙蒙的,高静来的也太早了点。

 

 

高静没说话,鬼鬼祟祟四处打望几眼,一弯腰,直接从卷闸门下边钻到了老张的店里。

 

 

卡擦擦,老张又把卷闸门给拉下来了。

 

 

店里现在就一老汉,一女人,气氛顿时有点怪异。

 

 

老张打开了灯,上下打量着高静,笑呵呵的问道:“高老师你咋来这么早啊,现在才六点多啊。”

 

 

高静给他看的浑身不自在,没好气说道:

 

 

“不是你叫我早上过来的吗,过一会,学生都来早自习了,我还怎么来你这。”

 

 

老张点点头:

 

 

“也是,高老师你今天穿着一身可真漂亮啊。”

 

 

老张说着伸手想去摸摸高静衣服的面料,高静却警惕的往后退了一步,寒着脸说道:

 

 

“别跟我动手动脚的,照片呢,全部给我,还有你手机上的东西也全给我删了。”

 

 

老张嘿嘿笑道:“高老师我又不是你的学生,你干嘛命令我,别忘了现在主动权可在我手里。”

 

 

高静气的说不出话来,胸脯一上一下的起伏着,过了一会才冷冷问道:

 

 

“又想占我便宜?”

 

 

老张呵呵笑道:“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不给我一点甜头你觉得你能拿走照片吗?”

 

 

说着老张试探着把一只手放在了高静的腰上。

 

 

高静无奈的叹息一声,心想该来的还是来了,她小声说道:

 

 

“那你来吧,先说好,不准那个啊。”

 

 

老张如奉伦音,猛地扑了过去,一把搂住了高静,手开始不老实的在她的身上游移,嘴里赞叹道:

 

 

“高老师,你身上可真香啊,早上刚洗了澡吧。”

 

 

高静闭着眼睛忍受着,不说一句话,当老张的手掌握住她胸前的柔软的时候,高静的身子猛地一抖,轻声抱怨道:

 

 

“轻点。”

 

 

老张肆无忌惮的把玩着,一边在高静的耳朵和脸蛋亲吻,一边问道:

 

 

“高老师,你这一对宝贝是怎么长这么大的,是不是你自己经常揉啊,还是刘亮给你揉大的。”

 

 

高静现在也来了感觉,整个人几乎躺在了老张的怀里,喘息道:

 

 

“别,别胡说,每个女人的身体发育不一样,有的天生就,就比较大。”

 

 

老张狠狠的捏了一把说道:

 

 

“那可不一定,像你这么大的一看就不是自然发育,你肯定用别的办法刺激了。”

 

 

高静嘤咛一声,转过身趴在了老张的肩膀,轻轻的喘着气:

 

 

“老张,咱们两这样是不对的,你赶紧把照片给我吧,你把照片给我,我肯定会给你的,你也不用每天在我身上过干瘾了,难道你心里不急嘛?”

 

 

“那你现在给我?”

 

 

老张的手从高静的裙子里伸了进去...

 

 

高静不自在的扭着腰,躲避着老张的怪手,用自己的胸脯在老张的身上轻轻蹭着,娇声娇气的说道:

 

 

“老张,今天不行,你这里太小了,时间也不够,你先把照片给我,我一个女人,你还害怕我反悔不成。”

 

 

老张心里冷笑不已,这个高静,居然还给自己玩美人计,恐怕自己把照片交出去,她以后就再也不理自己了。

 

 

老张也不说破,她用一只手捏着高静的下巴笑着说道:

 

 

“那你好好表现啊,你表现好点,说不定我就把照片给你了。”

 

 

高静看说软话不管用,生气的一把把老张推开,冷冰冰的说道:

 

 

“够了,老张,你和刘亮一样不是好东西,不要把我逼急了,逼急了我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老张看真把高静惹火了,也不敢得寸进尺了,陪着笑脸说道:

 

 

“高老师你看你这话说的,我怎么能跟刘亮一样呢,他是白占你便宜,我可是替你办事拿报酬,还是有区别的。”

 

 

“你别跟我说废话了,赶快把照片全部给我。”

 

 

高静不耐烦的说道。

 

 

老张摇摇头:“不行,给了你你以后肯定不理我了。”

 

 

“哼!”

 

 

高静气的背过身不说话了,过了一会才气呼呼的说道:

 

 

“行,照片先放你这里,等啥时候你把刘亮手机里的照片也删除了,我就给你。”

 

 

老张大喜过望连忙说道:“你放心吧,我会尽快搞定这件事的。”

 

 

高静再没说多余的话,偷偷的溜出了老张的店。

 

 

九点半的时候,刘亮来到了老张的店里,同样是黑着脸,也没说叫老张关门的话,就是假装买水果在老张的店里转来转去。

 

 

刘亮昨天晚上回去王梅就胡乱找麻烦,刘亮因为高静这两天不理自己了,心里也烦,就吵了两句。

 

 

王梅一个电话打到刘亮老丈人那里去,刘亮老丈人劈头盖脸一阵骂,说他这校长不想干了就调乡下去,别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刘亮被吓坏了,不知道哪里惹得老泰山发火了,低声下气的求了王梅半天,王梅才说老张以前救过老丈人的命,昨天跑去告状了。

 

 

他更加不会知道的是他那刁蛮的老婆昨天已经被老张收拾服帖了,现在是帮着老张在演戏呢。

 

 

刘亮心里那个悔啊,他哪里知道就一不起眼的卖水果的老头,居然有这么大的关系,所以大清早就跑过来赔礼道歉来了。

 

 

老张冷眼旁观,看他这样子就知道昨天晚上王梅的工作起作用了,这小子是不敢关自己的店了。

 

 

刘亮在那转了一会,也没见老张搭话,只好咳嗽两声,自己找了个台阶,称了二斤草莓来到吧台对老张说道:

 

 

“老张,给我称称,看多少钱。”

 

 

老张麻溜的过秤,打包,面无表情的说道:

 

 

“一共六块四。”

 

 

刘亮拿出了一百递给老张说:“不用找了。”

 

 

老张嘿嘿笑道:“咋回事啊,这一天不见,咋跟换了个人一样,你昨天不还说要关我的店吗?”

 

 

刘亮神色一囧,有点不自然的笑了一下:

 

 

“老张,过去的事就算了,我对你有点误会了,我没想到你居然跟我岳父认识,有这关系你咋不早说呢。”

 

 

老张脖子一梗,故意说道:“谁你岳父啊,我不认识,你是校长,我这店你爱关就关,我老张不在你这开店也饿不死。”

 

 

刘亮急了,赶紧下话连天:

 

 

“老张,别这样。冤家宜解不宜结,以后你这店在这好好开,愿意开多久就开多久,只要有我刘亮在一天,就没人能动你的店。就是你以后有啥事,别轻易去找我老丈人,他那人脾气不好。”

 

 

老张冷笑一声:“现在知道害怕了?我老张在外边玩的时候,你娃娃还穿开裆裤呢。”

 

 

刘亮被骂的没脾气,呵呵傻笑两声,提着水果离开了。

 

 

老张这心里爽快啊,只觉得活了一辈子,就这两天活的最舒坦了,要女人有女人,要面子有面子,就连刘亮这小子都乖乖的低头了,这都是王梅的功劳,以后一定要好好补偿她一下才行。

 

 

正想着呢,王梅的电话打来了,甜甜的叫道:

 

 

“干爹,刘亮今早找你没啊?”

 

 

那嗲里嗲气的声音听的老张的骨头都酥了,他呵呵笑道:

 

 

“找了啊,已经给我认错了,干闺女,你可真能干啊。”

 

 

王梅咯咯笑道:

 

 

“那干爹打算怎么奖励我啊。”

 

 

老张嘿嘿笑道:

 

 

“干爹请你吃香蕉,大香蕉,一次叫你吃个饱。”

 

 

王梅故意撒娇道:

 

 

“哎呀,干爹,你在说什么嘛,什么香蕉不香蕉的,人家又不爱吃香蕉。”

 

 

老张压低声音道:

 

 

“你上边的嘴不爱吃,可是你下边的嘴爱吃啊,上次咬着我的香蕉都舍不得松口了,呵呵呵.”

 

 

“干爹~”

 

 

王梅的声音更嗲了:

 

 

“你怎么这么坏啊,大清早就逗人家,要把人家的火撩上来,你过来灭火啊。”

 

 

老张呵呵笑道:

 

 

“你干爹腿脚不方便,要过来也是你过来,怎么昨天还没喂饱你啊,这么快就又想要了?”

 

 

“讨厌!人家就是说说而已嘛。”

 

 

王梅好像撒娇上瘾了,抱着电话聊个没完。

 

 

老张也觉得大清早的打这电话挺刺激的,就故意说道:“闺女啊,你现在在哪里呢,方不方便干点别的啥。”

 

 

王梅说道:

 

 

“人家在办公室呢,干爹想要做什么啊?”

 

 

老张问道:

 

 

“你办公室就你一个人啊?”

 

 

“是啊,人家有单独的办公室,干爹你到底要做什么啊?”

 

 

王梅的声音听着呼吸有些急促,也不知道现在在做什么。

 

 

“一个人啊,那太好了,你把裙子拉起来,照张腿的照片给我,记住一定要照到内|内哦。”

 

 

老张命令道。

 

 

“呀,干爹你好铯啊,不过我就喜欢你这铯铯的干爹,你先加我微信吧,我马上给你发照片。”

 

 

王梅的声音无比的兴奋,听起来对老张的玩法很满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文章标题: 女 按倒 开处 叫疼|少妇高潮太爽了在线
文章地址: http://www.csdcup.cn/meiwen/yuanchuangmeiwen/184039.html
文章标签:少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