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地图 欢迎访问超时代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地球上最后的夜晚解析:电影的艺术性就沉淀在这个释放瞬间

时间: 2019-09-30 17:18:31 | 来源: 超时代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258次

 地球上最后的夜晚解析:电影的艺术性就沉淀在这个释放瞬间

 大半年前,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上映了一部平常的电影,但是却创造出一个不寻常的现象,要知道这些年大部分在国内上映的电影评分,基本上都是购票平台要高于豆瓣的,这个可以理解。一方面是所谓的豆瓣的文艺性,而上映的电影偏商业性。另一方面是真正买了票去看的观众并不会对电影有多么苛刻,抱着娱乐的态度,而不是豆瓣用户那种钻研精神。

 

 

 

但《地球上最后的夜晚》打破了这一贯的传统,在新年的第一天里,猫眼和淘票票上的观众评分,仅有3.4分,创下这两大票务平台最低评分。反常的是,豆瓣的评分最初在优良线上下7.3分,虽然新年下降到6.8分但比众多的国产片要好很多。究竟是一部什么样的神片,能让一直延续的规律打破?

 

网络上的正反两方面的口碑很有趣,好的一面很丰富,比如说片子有诗意,长镜头很棒,结局惊艳,像解谜一样,画面有实验性,也有向大师的致敬,但坏的口碑基本上只有一条——看不懂!

 

 

 

我并没有看这部片子,不过这种片子看不看也不影响,看了也不一定看得懂。并不能在观看这个层面做出评价,但想借着这个现象引申出几个有趣的话题,简单的讨论一下。

 

第一个话题,幸运的片子,会赢得一致的好评,但大部分的电影,都是毁誉参半,那么问题就来了,一部电影的好坏,究竟是个人主观的观影感受,还是有一定的客观事实基础?

 

第二个话题,普通青年说,这电影太烂了,根本看不懂,看不下去,文艺青年说,这种梦不是你们抖音用户看的,只看过商业片,不懂文艺片的人就不要来评论。引申出来的问题就是,对于那些我们没有经验的事情,我们是否可以去谈论?

 

第三个话题,在网络上最长看到的应对批评的方式,就是很多人会去评论说,u can u up,no can no bb。你行你来一个,要不然就闭嘴。这个话题往往是关于键盘侠的争议焦点,引申出来就是,非专业人士是否有资格去对某些专业领域进行批评?

 

 

 

先说第一个,一部电影的好坏,究竟是个人主观的观影感受,还是有一定的客观事实基础?文学、艺术类的作品,最令人着迷的地方就是在于他们并不是一次性成型的东西,而是在作者的创造与读者的解读以及在创造之中形成其自身独特的文化现象。

 

有人说,作者已死,作品一旦创作出来,主动权就会交给读者、观众,由他们去评判和解读,而这种行为往往带有极大的主观性。甚至会出现过分解读,以及在解读过程中二次创作的行为。除此之外,文艺作品还会收到时代价值观的影响和评判,以及制作技术水平进步的淘汰等等。

 

难道就没有办法去客观去评判了么?当然不是,看看imdb上面的百大片子,回顾一下自己的观影历程,有很多片子如流星般划过我们的记忆,但也有一些犹如刻刀在我们的世界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好与坏,在大多数人心中,还是有一个基本的判断的。

 

那么这种判断应该是什么?如果抛开时代进步、文化变迁、技术发展等因素,固定在评判电影好坏的客观准则该是什么?也许这个问题要做一下变体,毕竟电影是导演等人的创作,就如小说是作者的创作一般。在客观上,难以衡量艺术性的高低,但是技术性是可以衡量的。但作品没有技术性,只有创作者有。

 

那么电影好坏的一个基础客观评判,就是创作团队是否有一个好的创作电影语言的技术性。如果我们说一个人会说话的评判标准是什么呢,基础的应该是他说的话,第一能表达出他的意图,第二听众还能理解。

 

终于我们找到了这个基础标准,就是“动机”,也就是导演以及创作团队的“创作动机”能否通过电影,在观影过程中,以及观影之后形成的文化讨论中,被观众理解到。这个应该是个及格线,电影做到了这一点,应该算一部合格的电影,至于说艺术性的好坏,可能还要再讨论。

 

如果《地球上最后的夜晚》的导演毕赣的创作动机是为了让大多数观众看不懂,那么他是成功的。如果他只希望一小部分人能够领悟到他的一种状态,他可能也是成功的。但从当前的口碑来说,这部片子至少在技术上是不成功的,已经不友好到,大部分观影者放弃了去理解导演意图,而一小部分观影者,只能在支离破碎的电影语言中,极力的去寻找和塑造意义。

 

除此之外,能够提升电影可看程度至少还有两个重要的点——“高光时刻”和“真实场景”,什么是高光时刻?勇敢的心里面梅尔吉普森的惊天一吼,ET中骑着自行车飞跃月光,海上钢琴师中的斗琴,盗梦空间中最后旋转的陀螺,这些时刻让电影深深的留在观影者的脑海中,甚至可以创造出某一种类型片,当情绪不断地铺垫,动机不断地累加,最终一个时刻呈现在观众面前,一切得以释放,电影的艺术性就沉淀在这个释放瞬间。

 

而关于“真实场景”并不是说漫威宇宙那种虚构的就不真实,就连海绵宝宝也可以很真实。这种真实源自于导演通过他的技术,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真实电影宇宙,通过布景、光影、音乐和人物的配合,能够让观众走进去,有种置身于这种场景的感觉,并相信电影中的人物可以在这场景中无限延伸出一个行动的空间,可以去任何的地方。就算是海绵宝宝类的片子,也可以通过场景的构建,让人相信,那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主角可以走到镜头外的任何地方的世界。电影并不是一个关于真和假的艺术,而是一种关于让观众相信的艺术。

 

所以总结来说,导演的动机是否能够传达给观众,是影片技术过关的最基本要求,片中高光时刻呈现的水准和真实场景构建的水平,则是电影能够更上一个台阶的标尺。至于其他方面的东西,可能就见仁见智了。《地球上最后的夜晚》又做到了多少呢?

 

 

 

第二个话题,对于那些我们没有经验的事情,我们是否可以去谈论?比如没看过文艺片,是否可以顺畅的去谈论文艺片?

 

其实这个问题显而易见,如果不能谈论没有经验的事情,那我们可能大部分时候都无法说话了。因为一个人的人生经历是有限的,一天就24个小时,能接触到的东西,能获得的经验也是少之又少。我们在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就是一个不断去开拓自己,不断去接触那些我们没有经验的事情,并形成自我认知的过程。

 

几乎很少有人做过量子实验,但我们都能够去聊上几句量子力学。别说射电望远镜,就连普通的望远镜都很少有人看过,但不妨碍我们仰望星空,去聊聊时间简史。如果人只能依靠自己的客观经验,那么世界就不会发展到现在的程度。

 

人类文明就是个体经验不断的叠加扩充存留和发展的过程,牛顿说他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那肩膀其实就是厚实的前人的经验。现代人遇到不了解的事情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去看看,而是去网上搜搜,去了解一下别人的经验和知识。

 

特别是在电影这个领域,你不需要学会基础力学才能进阶,也不需要掌握微积分才能计算,你也不需要知道库布里克,菲利曼,罗德伯格这些大师(当然,这里有俩名字是我编的)。观影者作为电影艺术中的一环,必须有他们发言的权力,无论他们的背景和层次。

 

 

 

第三个话题,非专业人士是否有资格去对某些专业领域进行批评?在日常生活中,甚少见有人对某篇论文发表评论,也没见谁对量子理论进行点评,对于这样的专业领域,没有相应的理论基础,别说评论,就连读都不一定能读得懂。

 

人们发表评论,以及批评的最多领域是什么?一部分是日常消费品,会说这房子结构不好,采光不好甚至风水不好;以及文化消费品,比如这本书不好看,这幅画没有水准,这部电影简直是垃圾等等。

 

所以对于这个话题,答案应该是有条件的。在学术的专业领域,非专业人士的批评,就像所谓的“民科”一样,难以令人信服。特别有时候人们会说高手在民间,但这并不限于在学术专业领域。如果说在启蒙时代,人们还可以通过自己的天赋和努力去掌握很多当时前沿的知识的话,那在科技狂奔的现在,人们已经很难不通过专业的体系化的教育来获取某一个专业领域的知识了,别信什么高手在民间了,业余或许看法很新颖,但差距还是非常明显的。

 

但在消费领域就不一样了。普通消费品,乃至文化消费品,都会逐渐呈现出一种特性——交互性。就是产品被生产出来并没有完成,只有送到消费者手中,在消费者使用和交互的过程中,这个产品的使命才算告一段落。所以作为这个产品生命中其中的重要一环,消费者使用也同样是产品这个大范畴中的一部分。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只要是消费品,只要是生产出来通过交易来供人使用、观赏的东西,都可以被使用他的人批评。那些说你行你上,不行别bb的人,是对这个时代最基本的一个原则——社会分工的藐视甚至是无知。这个时代,不需要一个人又会做面包,又会挤牛奶,我们只需要通过一种技能和工作来去创造社会价值,去赚到钱,就可以购买其他人制造的产品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说,只要消费得起,就证明你在某一些领域有自己的专长,可供自己消费其他人的专长。如果说工作是我们创造价值的过程,那么消费就是我们弥合人与人之间工作差异的过程。我们不需要会拍电影,就能享受到别人拍的电影。这个过程中,是平等的。观众不比创作者差,这是这个消费时代最近本的一个原则。

 

所以只要你买得起的东西,就尽情批评吧。至于那些说“有本事你来啊”的人,你可以对他们说,大爷我消费得起,我想让谁来就谁来!

文章标题: 地球上最后的夜晚解析:电影的艺术性就沉淀在这个释放瞬间
文章地址: http://www.csdcup.cn/meiwen/yuanchuangmeiwen/154749.html
文章标签:电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