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地图 欢迎访问超时代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江湖路远同去同归眉间雪,斩尽春风未肯归

时间: 2019-06-27 | 来源: 超时代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江湖路远同去同归眉间雪,斩尽春风未肯归

 京城中盛行一种怪病,无药可医,凡得此病者,神志不清、四肢无力、疼痛集聚一身,更是食不咽、觉不眠。

苏苑追查这个案子已经很久了——京城百花阁花魁被杀案,几个月前,百花阁花魁紫琼被人杀于房中,但财物却分文不少,除了一把琴,作为京城中数一数二的女捕快,苏苑爽快的接下了这个案子,虽然早就听闻紫琼长相倾国倾城、在台上的一舞更是神秘而又性感,但是当苏苑见到紫琼的那一刹那,也难免不会心动,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达官贵人即使是挥霍千金,也要同那花魁见上一面。

她将缰绳勒紧,马走了几步便在一家客栈前停下了,这里距离京城已经有了一段距离。

苏苑从马上下来,火红的秀发在阳光下异常耀眼,一身刺有蔷薇的红衣使她让人可望而不可即,她紧握手中的长剑,一双警惕的眼神即使是在斗笠之下也挡不住她的冷冽,路人无不不会将她细细打量。

她走进客栈,店小二便向她走了过来。

“客官,要点什么?”

她转身坐在门前的长椅上,将佩剑“哐”的一声扣在桌上。

“茶水。”她的语气很冷淡。

“好勒,您稍等。”

看着远去的店小二,苏苑有随之将目光移到了这家店,打量着它,或许是因为职业病吧,因为女捕快毕竟会受到他人的排斥,而她要通过这个案子改变现状、改变对女性的看法。

“你刚刚看见那个人了没?”另一桌的的人在旁边说到,“他腰间别着的那把剑可是剑谱排行第四的寒风,出刀快而冷冽。”

“那人看着年纪轻轻,没想到竟有如此本领,真是后生可畏!”

苏苑的眼神变得有些杀气,她认得使用那把剑的人,他便是花魁案的主犯——韩无忌,而苏苑追他归案以有几周了,恨只恨自己的本事不足,捉拿他的机会总是与苏苑擦肩而过。

她突然起身,来到旁边的一桌。

“怎么了?姑娘。”旁边的人看她站在一旁,便问道。

“那个人在哪?”她透过一层纱,眼角有些青筋暴起,“那个使用寒风的男人!”

“哼,姑娘,那可不是你该找的人!”在这个时代下,男性对女性总少不了戏谑。

“唰!”

她将手中的剑拔出,抵在他的脖子上,剑出鞘的声音划破客栈中的喧闹,众人都将目光放到了他们的身上。

“我再问一遍,那个人在哪?”

男子看着那把剑,喉结动了一下,瞳孔瞬间放大,那把是在剑谱排行第十的“红玫”,传闻它的血红色是用无数人的鲜血染成,杀气异常浓重。

“他……他向北……刚走没一会儿。”

“终于……终于找到你了!”她小声嘀咕着,但这也藏不住她的兴奋。

她将剑收回,嘴角轻挑着,转身便向门口跑去。

“姑娘,您的茶!”店小二看到她离去,对着她大喊着,可这种情况下的苏苑什么都不会管。

她纵身一跃,骑在马背上,便扬长而去。

“哎,后生可畏呀!”店里的人都摇着头说着

“驾!”

苏苑一路朝北,不停歇的飞奔着,此时的她早已感觉不到饥饿、疲惫,心里只有将韩无忌缉拿归案这一件事。

……

韩无忌从马背上下来,身着绣有青花边的白衣,他五官长相清秀,有着几分毅气,乌黑的长发随意的飘散着。

他将手中的“寒风”别在马背上,从一旁拿过水壶,仰头畅饮着,他并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人,只是比较书生像。他坐在一旁的树下休息着,他要干一件大事——杀人,但在做这件事前,他要去看望一个人。

“韩无忌!”

他感觉到了一股杀气,起身一把拿过马背上的剑,皱紧眉头,他知道是谁——苏苑,那个找了他几周的姑娘。

一道红光从远处横来,苏苑手持着“红玫冲到了韩无忌的面前,韩无忌纵身一跃躲了过去。

“你还真是执着,苏苑姑娘。”韩无忌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管多少次都是一样的结果。”

“废话那么多,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她将剑收回,笔直的站在那里,语气中充满了杀气,“这次我一定会将你缉拿归案,给京城百姓一个交代!”

苏苑向着韩无忌挥舞着手中的剑,其势不可挡,但韩无忌从头到尾都没要要拔剑的迹象,只是从头到尾闪躲着。

“哼,给那些达官贵人一个交代?对于那些衣冠禽兽有什么可交代的,一个花魁没了,还会有另一个花魁。”韩无忌的嘴角有些抽搐,“说白了,你也是为了自己!”

这句话似乎戳中了苏苑,她的确也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地位,但她一直都不肯承认。

她咬紧牙关,一个后踢腿踢到了韩无忌的胸口,韩无忌连退几步。

“你给我拔剑!”苏苑用剑指着韩无忌,怒喊着。

“我不会拔剑的,苏苑姑娘,到此结束吧。”韩无忌看着恼羞成怒的苏苑,“等我办完这件事,我就会去找你。”

他来到马前,准备上马离去,但苏苑却被他激怒了,她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女子。

“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她起身轻盈的一跳,将“红玫”冲着他飞了过去,韩无忌一拍马背将自己从马背上远离,又一脚踹开了那匹马,“红玫”哐的一声,直直的插在了马匹前面的土地里。

“苏苑姑娘!”韩无忌脸色有些难看。

“敢杀一个手无寸铁的花魁,就不敢杀我?”她嘴角上扬,“韩无忌也不过如此。”

“我对你不拔剑,是因为我没有要杀你的理由”比起先前,韩无忌终于有些发怒,“而我答应姑娘的就一定会做到!”

“我给你一个杀我的理由!”苏苑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在干什么了,有着的只是赌气,自己在着世上混了这么久,韩无忌是她唯一一个头疼的人,“因为我要杀你!”

韩无忌愣住了。

“既然姑娘这么想分出胜负,我满足你。”

韩无忌走到“红玫”的面前,将它扔给了苏苑,拔出了“寒风”,一道蓝光随之而闪现又消失。

苏苑的脸上有着的只是兴奋,她拿起“红玫”向他冲了过去,剑鞘将地上的落叶划起,她弯着腰,轻巧的像只猫,“红玫”从韩无忌的面前划过,但却被“寒风”挡住,苏苑又紧接着冲着他刺去,韩无忌反手那剑顺着“红玫”环绕着。

丛林中他们轻盈但又充满杀气,地上的落叶随着他们的飞舞着,剑气去不伤它们丝毫。

韩无忌占着优势,而苏苑已经精疲力尽了。

“苏苑姑娘。”韩无忌跳离了战斗区,将剑背在手后,“在打下去,你的内力可就是大伤。”

苏苑依着剑,勉强的撑着自己,不得不说,能拥有剑谱第四的名剑的人,实力的确不一般。

“我说过……”

“闭嘴!你们江湖人说话从来没算数过!”她抬起头,满脸都有着不服输,眼眶闪烁着光。

“姑娘……”

苏苑的心中充满着愤恨,她摇晃着身躯,“红玫”她已经拿不动了。韩无忌见状一个健步将她扶住,随后苏苑便昏倒在他的怀中,“红玫”掉落在地上。

“你们还真是一样的倔强。”韩无忌看着怀中的女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

苏苑缓缓地睁开眼睛,看了看着陌生的四周,勉强用双手将自己的身体撑起。

“嗯……”

她用纤细的手指揉了揉太阳穴。

“咯吱”木门被打开了。

一个小女孩端着一碰水走了进来,她抬起头看向苏苑,却没想和苏苑对视上了,苏苑有着一双很漂亮的丹凤眼。

“你醒了,苏苑姐姐。”她将水盆放在一边,走到苏苑的面前,“师傅说你还不能下床。”

“你是谁?这又是哪里?我怎么会在着?”苏苑一脸的警惕。“你师傅又是谁?”

小女孩看着她,似乎被她一大堆问题给问愣了。

“这里是医谷,姐姐叫我雪儿就行,而姐姐是无忌哥哥送来的,至于我师傅吗,他可是大名鼎鼎的医圣——齐鹤。”她笑盈盈的说着。

“韩无忌送我来的,他人呢!”苏苑似乎不太相信,“我要见他!”

“无忌哥哥陪师傅上山采药了。”雪儿在水盆里洗着毛巾。

“你一个人在这?他们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无忌哥哥说过,苏苑姐姐是好人。”她转过头对着苏苑说着。

“好人?哼,这已经很模糊了。”她避开目光。

雪儿看着她,眼神很是复杂。

“雪儿!”从屋外传来喊声。

“师傅,苏苑姐姐醒了!”她打开门喊着。

一个青衣男子站在屋外,对着苏苑大笑着。

“无忌,快来!”他便是齐鹤,“没想的姑娘的自愈能力这么强。”

韩无忌依靠着门,手上拿着“寒风”,对着苏苑礼貌的笑着。

“韩无忌!”只有见到韩无忌的时候,她才能展现出连自己都不认识的自己,她习惯性的摸了摸旁边,“小人!我的剑呢?”

“姑娘,不要急,你的剑在雪儿的房间。”齐鹤走了过去,准备给苏苑把脉。

“我说过我们不是敌人,苏苑姑娘。”韩无忌说着,“等姑娘能下床的时候,剑就会还给姑娘。”

苏苑试过,当她运力的时候,难免会承受不住,她是一个俊杰,还不会被冲昏了头脑。

这几日,苏苑一直呆在房中,听雪儿说,韩无忌要走几日,她感觉到有点不甘心。

她下了床来到了门外,她已经许久没呼吸过新鲜空气了,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医谷,虽说是医谷,但也只是一个坐落在山中的小庭院,但是这里绿荫成片,四处都洋溢着青草的香味。

她顺着走廊走着,看到一件房外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雪儿”。她敲了敲门。

“咯吱”门被打开了。

“呀,苏苑姐姐已经能下床了。”雪儿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但看见苏苑后却清醒了几分,“快进来。”

雪儿搀扶着苏苑,将她扶进房中。

“我去给姐姐倒茶。”

雪儿一跑一跳的走出了门,在这段时间里,她已经将雪儿当做是自己的妹妹看待了,她是一个很细心的女孩,而且也很会说话。

她打量着雪儿的房间,其实她是来找自己的剑的。

她看到桌子上用布盖住的东西,她上前走了过去,一阵风从门外吹来,将布吹起了一个角,里面的东西若影若现。

苏苑站在那里,手有些发抖,她将那层布掀开,正如她所猜想,是紫琼丢失的那把琴。

“姐姐。”雪儿端着茶水走了进来。

“你到底是谁!”苏苑看着雪儿说道。

雪儿看见了那把被掀开的琴,不禁的往后退了几步。

“为什么紫琼的琴会在你这?”

“被发现了。”雪儿低着头,小声的嘀咕着,她的表情有些慌张。

“难不成你是韩无忌的同伙?”

“不是的,她是我姐姐!”雪儿慌张的解释着,“这是属于姐姐唯一的遗物,是我让无忌哥哥带来的。”

“无忌哥哥?他可是杀了你姐姐的犯人!”苏苑觉得她真单纯。

“不是的!你什么都不知道,无忌哥哥他是个好人!”雪儿有些生气,“是他结束了姐姐的痛苦,是他让我认识了师傅,给了我一个新家,你根本不知道无忌哥哥有多好!”

苏苑从来没有见过雪儿发这大的火。

雪儿跑了出去,只留下了苏苑一个人站在那里。

“有些事情并非那么简单的,苏苑姑娘。”齐鹤不知道在门后站了多久。

“你是第二个能使无忌如此紧张的女子了。”齐鹤走在小院里对着身旁的苏苑说着。

“第二个?”苏苑问道。

“嗯,第一个便是那花魁紫琼。”他靠着一面墙,看着那庭院里的苍天大树说着,“是几个月前的事了,他当时带着那个美丽的女子,即使她已经被疼痛折磨的容色陨落了,作为他的朋友我从来没见过他如此慌张。”

齐鹤摇了摇头,望向天空。

“那个女子得了一种怪病,无忌他求着我救她,但她已经……我救不了她,他当时快疯了,但那姑娘人很好,并没有说什么,而让无忌将她带了回去,就在几周前,无忌带着雪儿来到了医谷,我看的出来他很悲痛,每日都在饮酒,来麻痹自己。”齐鹤的眼神有些忧虑,“我想是因为那姑娘的事情吧。”

苏苑站在一旁听着,手捏成了拳头,指甲刺进了手掌。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她笑了笑,转身便离去了。

她在医谷里寻找着雪儿,虽然故事讲了一半,但她已经猜出了个大概。

“苏苑姐姐。”一个糯糯的声音突然喊住她。

“雪儿。”她转身开心的说到,“对不起,你师傅都告诉我了。”

雪儿坐在石椅上,晃着双腿,苏苑坐在了她的旁边。

“那天姐姐像往常一样给客人跳舞,但谁想到下了台后,有人将她迷倒,又将她……染上了病后,无忌哥哥不许我再去看姐姐,但我偷瞄过,她很痛苦,无忌哥哥说要给姐姐报仇,但姐姐拦住了,说那个人的势力我们惹不起。”雪儿擦着眼泪,“她求哥哥杀了她。”

苏苑将她搂在怀中。

“苏苑姐姐不要再追杀无忌哥哥了。”她睁着一双水汪汪发眼睛望向苏苑,“我一点都不恨他。”

苏苑什么都没说,她突然很像知道紫琼是什么样的奇女子,可以获得韩无忌这样的人。

她拍着雪儿的背安慰着她,雪儿哭了很久,大概她把这件事在心里藏了很久吧。

“姐姐很讨厌江湖人?”雪儿擦了擦眼睛,“姐姐说梦话的时候一直再说我不相信江湖人。”

苏苑顿住了。

“我父亲是江湖上的人。”她笑着对雪儿说着。

雪儿望着她。

“后来他被仇家杀了。”她语气把这件事说的很平淡,“那时我母亲是大家闺秀,出自书香门第之家,她为经过长辈容许,与我父亲私奔了,之后有了我,但那时父亲却被仇家追杀,他当时答应母亲会回来的,但可惜他死了,母亲带着我回家后,就被打的半死不活,地位连下人都不如。”

“无忌哥哥不是骗子,他说到做到,他答应过我要给姐姐报仇的。”雪儿坚定的看着苏苑。

看着雪儿坚定的模样,苏苑笑出了声,她们这算和好了吧。

没过几日,韩无忌便回来了,他的眼神飘忽不定,有些不安,苏苑想和他搭上几句话都没有时间,他整日与齐鹤都呆在书房。

夜晚的医谷是很静的,天上的星星映入眼帘。

苏苑看见韩无忌独自坐在院中,便走上了前。

“韩无忌。”苏苑总是直呼他的名字。

“苏苑姑娘。”他起身对着苏苑说着,“要切磋的话,也是要等姑娘的身体好了在比。”

“哼,你的事我都听说了。”苏苑语气依旧很强硬,是因为面子吧,“她……是你的心上人?”

韩无忌看着她,苏苑从他的眼中看见了悲伤,她不是故意要问的 只是很在意。

“不是。”韩无忌坐在长椅上望着星空,“她是我师傅的女儿。”

苏苑听到着其实心里有点放心。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互相扶持,可是当师傅被杀时,我却下了山,我找了她和雪儿很长时间,发过誓要用命保护她们。”他的眼神流露出悲伤。

她有些嫉妒紫琼,她一直都瞧不起那些女子。

“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苏苑坐在韩无忌的身旁 这大概是她第一次与韩无忌坐下来谈。

“独立、执着、勇敢。”韩无忌说着,“但为那些衣冠禽兽卖命有些可惜了。”

“我如果去当江湖人可惜吗?”苏苑昂起头,挑着嘴角说道。

“不可惜。”韩无忌被她的神情都笑了,“你会成为一个女侠的。”

他们畅谈了很久,苏苑从未发现韩无忌是一个柔情的人,这与他的出刀并不相符。

“我明日便会离开医谷。”韩无忌突然说道,“我们会再次成为敌人的。”

“你要去报仇?”

“是的,京城的第一皇商。”韩无忌起身。

“你疯了!”苏苑几乎是跳起来,“他的门下客个个都武艺高强,你活着回不来的!”

“你不是说过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的吗?”韩无忌说着,“我不会死,我答应过姑娘,等我办完事就任你处置。”

苏苑恨不得把他暴打一顿,为什么会有急着去找死的人。

“我帮你!”苏苑说着。

“姑娘是公家人,有头有脸的,对你日后在衙门办事都不好。”他似乎看出了苏苑的焦急,“答应你的我会做到,我说话算话。”

“好吧,我等你。”苏苑软了下来,他们都是倔强的人,“别忘了你的命是我的。”

他们在夜中相视一笑。

“我想,我大概喜欢上了你,韩无忌。”苏苑看着在月光下站着的他,不禁的想到。

第二天一早,韩无忌就走了,苏苑望着他的背影捏紧了她的衣袖,她知道生死以是定局,但她不信。

当韩无忌来到府前,以是黑夜,这里的星空比不上医谷的。

他翻墙而入,潜入到了门前,他轻轻的推开门,但可惜里面什么人也都没有。

他突然感觉到一股杀气,拔出寒风转身挡住一剑。

“你就是韩无忌?”

韩无忌认得他,他便是害死紫琼的人,他不禁的握紧剑柄。

“在下便是韩无忌,今日来去你的项上人头!”他用剑指着那个被一群人围着的男子。

“哼,给我杀了他!”

……

医谷下了很大的雨,苏苑在窗户边擦拭着“红玫”,她扭头看向窗外。

“嘶”

她皱了一下眉,食指被划破了,她看着鲜血发着呆。

“呀,姐姐你发什么呆?”雪儿跑上前替她收拾着食指。

“你说他会回来的吧。”苏苑呆呆的说着。

雪儿抬头看着她,陷入了沉思。

“江湖人说话算数。”雪儿安慰着她。

而此时的齐鹤也看向窗外,医谷从来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雨。

或许当初我应该尽力去医治那个姑娘,这个问题他想了很久,如果当初他没有选择放弃会是什么样。

……

鲜血夹杂着雨水浸湿了他的青衣,遍地都是横尸,他用手擦去脸上的雨水,强撑着身体站在那里。

“来呀!”他对着那群门下客吼道。

众人相互对视了一下,他们有点畏惧韩无忌了,被他的执着。

“给我杀了他!”

雨水拍打在他们的身上,又随之被他们扬起,鲜血淋漓,“寒风”低着鲜血,有再次被挥起,脚底的雨水浸湿了他们的衣角。

这注定是个不灭的夜晚。

……

清晨,阳光明媚,大概是经过一晚雨水的洗礼。

苏苑收拾着包袱 准备从医谷离去,她的上已经好了,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

“姑娘这是要走?”齐鹤看着她说到,“不等无忌回来?”

“没有理由等吧。”她停下来手中的动作,“我们之间的实力早就见分晓了。”

“姑娘不是喜欢他吗?”齐鹤说道。

“他虽然口头说他没有心上人,但我明白他有。”她拿起包袱,与齐鹤擦肩而过,“我们都爱骗自己。”

“既然这样,我也不拦了,医谷什么时候都会欢迎你。”齐鹤拍了拍她的肩。

“谢谢。”她带上斗笠,对着齐鹤爽朗的笑着。

她离开医谷,一路向着京城飞奔而去。

今日的城门异常的安静。

她下马,牵着缰绳来到门前。

手中的缰绳掉落,她跪在地上痛哭着。

城门上挂着的是他的人头。

Sk5OZVhRaUZtSFdpbVpLaU5sVzdpR0ZUYTBBVkIvcDJIVnMrZDdFUlNlak1tOUxld2YzeGlnPT0.jpg

“哎,听说了吗,那男子昨日把第一皇商给杀了。”

“啧,那人早就该杀,只可惜了他喽。”

苏苑什么都听不进去,就算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她也无所谓,泪水浸湿了她的衣袖,她的感情怕是没人会在明白了。

她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

“你失约了,韩无忌。”苏苑的语气冷冰起来,“江湖人都是“骗子”。”

她拿起“红玫”,拎起缰绳,向着城门的反向走去,逐渐的消失在了远方。

文章标题: 江湖路远同去同归眉间雪,斩尽春风未肯归
文章地址: http://www.csdcup.cn/meiwen/yuanchuangmeiwen/151596.html
文章标签:

[江湖路远同去同归眉间雪,斩尽春风未肯归]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