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地图 欢迎访问超时代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依旧是知音,是生死之交,唯独不是对方的意中人

时间: 2019-06-27 15:05:39 | 来源: 超时代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258次

依旧是知音,是生死之交,唯独不是对方的意中人

      从我记事时算起,至今十几载,我从未离开过她的身边。

    我和她从小一同长大,读书识字,游历山水,处处形影不离。然而与她比起,我出身卑微,不值一提,她却待我极好,并不故作清高,时间愈久,我们便同觉彼此为高山流水般的知己。

    她乃是我朝先皇独女,如今掌权不称帝的公主,又是指点江山驰骋沙场的将军;而我,先是她身边最清闲无事的侍女,后是她推心置腹的副将。

    时年,多国鼎立,纷乱动荡,我二人一起出征打仗,大军势如破竹。

    这一日,我们骑着战马立在烽烟四起的战场上,身上穿着威风凛凛的沉重甲胄,位于我军最前方,与宋国大军对峙。

    这一仗出乎意料地难打,竟是棋逢对手,双方累月以来僵持不下。

    不多时,对面率军的宋国侯爷的侍卫独身来我军前方传其主口信,道是提议与她结盟和亲,宋国即与我国停战,共对他国。

    我的脑子里立时一片空白,我顾不上家国百姓,只感到自己舍不得她,不愿她去和亲。情急之下火气上涌,对着那侍卫大骂出口。

    可是她什么也没说,一动不动地骑在马上,谁也猜不透她此刻的心思,那侍卫无礼,竟抬手想要拉离她的马,我气得飞快上前将马拦住,拉她下马。

    我不懂她为什么不表态,不严词拒绝,不赶他走,于是气愤地问她。她的情绪平平,毫无起伏,只对我说,若是和亲能使我朝国泰民安,自己的幸福不过沧海一粟,微不足道。

    和亲有了苗头,两国共同撤兵。回到营地后,她邀那宋国侍卫进帐相商。

L3BhYmRkeHVLRHgxc0pQc3MwbnJsSndxWVNXSnpwWEVrak5ZVDVzZXhlSFlwNk9zV28yeW5nPT0.jpg

    我气还没消,处处针对那侍卫,骂他家公子是个丑八怪,歪瓜裂枣,配不上我们将军。我猜想他必定无从还口,可他却骂我眼瞎,说他家侯爷是风华绝代,盖世无双。

    她和侯爷约好了见面的那天,我独自站在他们两人议事的房门外,满心不快。好在她知我不悦,安慰我,她只是与侯爷战略和亲罢了,国家之事,不该用平常的眼光看待。

    这亲事急如星火,很快她就要成亲了,我不想和她分开,便问她,我可否随她一同前往宋国,她笑骂我,说我太笨,她怎可能与我分别。

    我又问她,成亲后他二人打算怎么分房,可不可以不睡同一间房,让我同她一起住,她说不行,样子还是要做的,无夫妻之实,却要有夫妻之势。

    我心情很差,觉得她不要我了。

    她与侯爷成亲的第二天,我一大早就醒了,悄悄地跑到他俩的房门口偷听,原来她与侯爷竟彻夜商议大计,此时才要歇息,我料想真无事可愁,索性不管了。

    住下没几日,没什么意趣,便天天与侯爷的侍卫斗嘴,互相恶作剧解闷。我还从他那知道了侯爷的姐姐是宋国皇后,与皇帝恩爱有加,但是不知为何与侯爷的关系不好,反倒皇帝与侯爷之间亲如手足,常常为他姐弟调解。

    我想,他们个个都是怪人。

    很快我们便进宫商议攻打X国的计划。X国方一仗险胜,气数已尽,如今边城紧闭,正应乘胜追击,强攻拿下。众人皆觉此计可行,应尽快抢占先机。

    当日她与侯爷便在练兵场操练士兵。我军与宋国军队人人都用长鞭打仗,但像她与侯爷这般用鞭用得出神入化的,再无第三个。她用的是银鞭,侯爷用金鞭,仿佛是天作之合。唯独我的兵器和他们不一样,那是她亲手为我打造的机关法器,平时是以剑的模样挂在我的腰间,其实它还可缩成一把匕首,更可以变成簪子插在发髻之上,我虽搞不懂是什么机巧,却相当喜爱。

    翌日起兵攻城,我军浩浩荡荡临于X国城门之外,将其前后左右团团围住,X国唱起了空城计,城门紧锁,全无动静。

    我隐隐看见敌国将领和一军师装束的长胡子老头躲在城墙后,拿着望远镜窥看我方情形,于是手起刀落,将一枚暗器直射城楼方向,暗器立刻插在了那军师的肩膀上,差二指便可割破喉咙,躲在城墙后的两人吓得魂飞天外,落魄逃亡。

    她轻喝,叫我小心。其实我倒不是失手,我故意手下留情,赌他会不会识相投降。

    就这样,我军等待了不知多久,X国仍按兵不动,我军不耐,不再管顾,即刻将数门大炮的炮筒对准城门,连发数弹,城门破。

    杀声四起,炮火连天,我随着她和侯爷冲在前头,打得昏天黑地。

    正痛快对敌间,抬首又见到了被我暗器所伤的那长胡子军师,我坏心起来,想要捉了他折磨一番,不料那敌国将领就在他的旁边,见我出现在眼前,呲牙咧嘴地飞身向我杀来,我心忧不敌,忙躲在她和侯爷身后,他二人双鞭攻如蛇信,只见两道阴影,那将领便皮开肉绽,倒地而亡,我也找机会一剑刺穿了长胡子军师的喉咙。

    不久,X国被我军攻下。我与她回往宋国,储备气力。

    首战告捷后,我军节节胜利,锐不可当,几年内大败多国,声势壮大,其余边境小国也一概归顺,我国与宋国同盟一统江山,决议合国。

    宋国皇帝特设兵场大宴,慰劳兵将,并下旨大奖军功。庆功宴上,我们几人喝酒唱歌,赏月观舞,好不热闹。

    此时侯爷与皇后许是已经和好了,坐在一起说话,好似一般亲近的姐弟。

    我和她正一齐把酒言欢,忽闻皇后问了侯爷一句,何时才打算为他一脉诞下子嗣,为家族留下后人。

    这一句毫无预兆,令我口里的酒一下子喷了出来,喷向了他们三人……

    一切尘埃落定。她与侯爷依旧是知音,是生死之交,唯独不是对方的意中人。

    后来,我、她、侯爷和他的侍卫一直平平淡淡地生活在一起,自此再不问世事,潇洒度日。

 
文章标题: 依旧是知音,是生死之交,唯独不是对方的意中人
文章地址: http://www.csdcup.cn/meiwen/yuanchuangmeiwen/151588.html
文章标签:

[依旧是知音,是生死之交,唯独不是对方的意中人]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