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地图 欢迎访问超时代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情不知所起

时间: 2019-01-08 19:58:39 | 作者:6489494 | 来源: 超时代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258次

情不知所起

  我只记得那天迅疾的风由北而南,穿过逼仄的弄堂,于庭院间盘桓冲撞。院落中央那棵百年老槐的叶子被劲风裹挟,簌簌的抖动,终于飘然落下。我呆站在门口,忽觉情之一字,于我而言,不过是一场虚华惨烈的表演。到头来,只余匆匆落下的帷幕一闪而过。  清平,我们之间有诸多误会,以至于你总是这样漫不经心的待我,看来我们之间终于还是穷途末路了。我一直都觉得我们会走得长久,但当你的身影在转角处消失,我方知这一生,我们是渐行渐远了。呵,你看,这世间的事可当真是无常。  我把这一段话写在邮件上发给清平。隐约里我是希望他能回头。可一天一夜仍不见他的回复。我关了电脑沉沉睡去。醒来,已是凌晨五点十三分。我突然记起我已经有三天没去公司上班。虽然时间尚早,但我因为全无睡意,索性起床。  我用冷水洗脸。当水扑在脸上时我猛然间清醒――其实,清平并非我生命中的所有。我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还有父母朋友,还有那么多的风景不曾见过,还有那么长的未来要走。可我究竟是怎么了,不过是一场失恋,并没有想象中的痛彻心扉。而且,我不是还没落下眼泪么。  出我意料的是林河已经帮我向公司请假。林河是我的同事,他早我一年入职,工作、生活之中常常帮我。出于感激我请他吃了几次饭,我们便成了朋友。他说那天见到我没来上班,发信息不见我回,打电话我又关机便替我请了假。我这才想起,我的手机已经关了三天。那天和清平分手后我心烦意乱,不想别人打扰便关了机,一直没开。我从包里拿出手机开机之后有足足二十条信息,都是林河发的。内容不过就是你怎么了?怎么不来上班?出什么事了?……我开玩笑说:“林河,你就不怕我失踪了,都不报警,连假都替我请了?”他说,不怕,原来他联系了清平。他提到清平我便不再说话。他支支吾吾的说:“我觉得你是想一个人待两天所以……”我突然就想起我和清平之间的误会,心里觉得有些厌倦,便向办公桌走去。林河不再作声,安静的跟在我身后,也回到了他的办公桌旁。  刘欣打电话给我是在我上班两天之后。她说“周婷,你还好吗?”刘欣是我的闺蜜,我们从中学一直到大学毕业之前都是形影不离的,后来因为工作的问题我们才各自天涯。她在北,我在南,真真正正的天南地北。  我接到刘欣的电话时正走在街上,她一句“周婷,你还好吗?”我瞬间眼睛便红了,然后我哇哇的哭。我顾不得许多人的侧目。我说:“刘欣,我不好,一点都不好。你知道吗刘欣?我还没有成熟到可以看到自己的男友和别的女孩暧昧而依旧坚强。”电话那头是一阵长久的沉默。我索性挂了电话往回走,一抬头便看见林河。  我想告诉刘欣我与清平之间的误会,但最终也没开口。经历了那样的事,我已经不愿轻易对人坦诚相待。  我与清平是在一次展销会上相识的。那天的阳光很暖,正值春暖花开。虽然南方素来冰薄水暖,但是春季比起冬天的寒冷还是有着沁人心脾的微风和暖光。刘欣离了职,暂时没找工作便跋山涉水的来找我玩。我特意请了假陪她。我们打打闹闹便到了人头攒动的展销会场。  刘欣是那种在人群里回头率极高的女孩,生了好看的眉眼,皮肤白皙,身体修长。我常常和她开玩笑。我说:“刘欣,你嫁我得了,你那么漂亮,倘若不嫁给我将来是要为祸世间的。你照照镜子看看,你整个就一红颜祸水。”刘欣这时便会直勾勾的看着我做出色咪咪的样子说:“那还是你嫁我吧,说好的同生共死,我怎么能看着你为祸世间然后被消灭而不管不顾!只好委屈一下我自己娶了你。”  我时常觉得我若要是男子该会被刘欣迷得神魂颠倒吧。  我们只顾打闹,全然忘了看路,当我看见刘欣脸色突变时已经迟了。清平那天是在展出他们公司新出的化妆品。瓶瓶罐罐摆了满满一桌。或许是为了方便,用的是那种简易的折叠桌。我只顾和刘欣打闹,不经意间一脚踢在桌腿上。  然后,我眼看着一大桌子花花绿绿的瓶子摔得香气四溢。然后我就看到了清平,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儿,有着一张标准的帅哥脸,高挺的鼻梁,大大的眼睛。那天的清平穿了一身得体的黑色西装,白色的衬衫一尘不染像极了我在脑海中反复勾勒的那个白马王子。  我要了清平的联系方式并承诺会照价赔偿。清平执意要和我一人一半,我最后也不得不妥协。之后我出于愧疚,约了他出来吃饭。彼时刘欣和我一起住,每次吃饭我都会叫上刘欣,一来二去我们三人很快便成了朋友。  刘欣常常对我开玩笑说:“你这傻妮子,还不赶紧下手?不怕被别人捷足先登?”我明知道她说的什么,却总是故意装傻。刘欣有一次有意无意的开玩笑说:“你再不下手你的白马王子可就被我勾引走啦。”我一下子便慌了神。因为我不止一次的看到清平望向刘欣的眼神,那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水,我始终看不到底,也不敢看,更不敢想。  情人节的前夕,刘欣说她不能再颓废了,她要北上,去那个梦想之都。临行前她看着我一本正经的说:“周婷,你喜欢清平那就大胆的告诉他,你这样犹豫不决是会弄丢了他的。”我眼睛眨啊眨的想了半天才说,:“好了,你丫的还没嫁人,咱们同生共死,哈哈。”  我说这话的时候突然就觉得伤感。刘欣陪了我六个月,这一走便是经年,我们再见面便是千万难。我说:“刘欣,你别走了。”刘欣笑着抱了抱我,她的手在我背上拍着说道:“你养我啊,傻妮子”我说:“好,我养你。”  刘欣年长我一岁,但她父母离异她很早便独立生活。所以就独立性来讲我与她相差甚远。日里相处,她也是大姐姐的类型,事事都对我照顾有加。只要有她在,我就会有所依赖。  刘欣还是走了,上车前他说:“周婷,你要加油,我等着你的好消息。”我鼻头酸涩,低着头不说话,她叹了口气转身登车,然后我听见她说:“周婷,我不想看见你流泪的模样,不想你受到伤害,你一定要好好的。”列车轰隆隆的远行,我一个人慢慢走回住处,觉得心下空落便想到了清平。  我打电话质问清平,问他为什么不来送送刘欣。他沉默了很久才说他公司里临时有事没赶上。末了,他又说:“周婷……我们……交往吧。”他说,周婷!我们交往吧!那一刻,我震惊之余只觉得上天的眷顾终于落下,有些命中注定的幸福是逃也逃不掉的。  第二天我兴高采烈的告诉刘欣我说:“刘欣,你知道人最幸福的事情是什么吗?那就是刚刚好你喜欢的人在你需要的时候向你表白。”过了一会,刘欣发来信息她说:“周婷,我刚到这边,火车上人多,没休息好,我头疼的厉害,觉得很累,咱们改天再聊。”我嘱咐了她好多,不过是好好休息,注意身体之类的,然后便沉浸在满满的幸福感里。  清平偶尔会约我出来吃饭或看电影。但我总觉得清平不开心。他本来就不善言辞,很多时候都是我在说,他在听,偶尔会轻扬了嘴角,微微一笑。那种淡然让我觉得我只是在同一个关系平常的人聊天,并非我的男友。我偶尔提及刘欣,他的眼里会有一闪即逝的光芒。我想那或许是他对于没有亲自送刘欣离开而心存愧疚才情之所至吧。  临近年底,我决定跟清平一同回他老家看看。清平出身农村,而我自小便在高楼大厦间辗转生活,对于乡土风光我有着有很大的向往。我打电话给刘欣,约她一同前往,刘欣说公司年底要盘点会很忙。我觉得颇为遗憾但仍然给了她清平家的地址,并交代她如果可以尽量赶来。  接近腊月底我和清平踏上了北上的列车。一路上我眼见青黄的流转、丘陵的绵延以及平原的坦荡。我觉得心情旷达到极致,我兴奋的望着窗外从不曾见过的风景,内心充满了憧憬和希望。我说:“清平,有朝一日,你带我去看看这些山河和村落吧。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它们!”  清平望着窗边迅疾后退的风景脸色平静如水。突然列车毫无征兆的闯进了隧道,眼前陡然一片漆黑,我下意识的抓住了清平的手。清平稍微用力握住我的手,黑暗里他的眼睛仿佛望向我。他说:“周婷,这些不过是普通的风景,如果你喜欢我便陪你去看。”列车上微弱的光线下,我看到清平的眼睛里有光,一时大为感动。  下了火车,我和清平几经辗转终于在临近黄昏时接近那个养育了清平和他的父老乡亲以及他们祖祖辈辈的村落。方圆里徐的小小村落,临河而居,周围是一望无际的青翠麦田,有白杨、老槐、和叫不上名的高大乔木在家家户户的房前屋后,隆冬之际早已不见夏日才有的繁盛,这让我觉得遗憾。  清平的父亲和母亲和大多数质朴厚道的农村人一样,有着善良和温和的性情。他们的开心我能轻而易举的感觉得到。他们对我的好让我觉得惶恐,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和他们说不要客气。但清平会在私下里和我说没关系,他说他的父母就这样,让我学会习惯。平日里,村里总有人来清平家里,见了我就夸我漂亮。他们说城里人果然出落的水灵,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只以微笑应对。  大年三十,一大早我和清平忙着张罗对联。我拿着花花绿绿的一匝走到门口,然后我看见了刘欣。  我和刘欣彻夜长谈,刘欣得知我与清平交往至今仍未越过底线时便劝我说:“你就不怕别人抢了你家清平?”我不以为然,我说:“刘欣你丫的就不盼我点好,我要是失恋了你得嫁我。”刘欣笑笑。我们一夜之间不过闲聊,但总觉得有说不完的话。我觉得我与刘欣之间算得上无所不谈了。  大年初一,积雪未溶,路上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泥水坑。清平问我们要不要去市集逛逛,说是这里的市集比城里的好玩得多,我原本因为不习惯北方的寒冷而不愿出门,但终于敌不过刘欣的胁迫。我们三人走了很久的路才到市集,一条宽宽的柏油马路上挤满了人。到处都是爆竹烟花的声响。我们被人群挤着向市集中心的广场走去,清平拉着我,我拉着刘欣。然后我们就理所当然的被人流冲散了。  我用尽力气挤出人群走到路边四下张望,哪里还有清平和刘欣。我拿出手机试着打电话给他们,电话接通只听见嘈杂的人声和爆竹烟花的声响。清平发来信息问我在哪里,有没有和刘欣一起。我回复他没见到刘欣。清平说让我站在街角别动,他来找我。我不敢乱跑便站在那里等他,我发信息给刘欣竟不见她回复,心里有隐隐地担忧。  接近一个小时的等待,我开始有些慌乱。清平和刘欣都没有回复我的信息。我慢慢的顺着人流缓缓的向这前边移动。终于挤到人流的尽头,我看见一排排硕大的烟花被点燃,空气里弥漫着硫磺火药的味道。我四下张望,然后我看到清平和刘欣。刘欣身上披了清平的外套,清平在她旁边站着。他们都抬头看着天上缭绕的烟雾,两个人都有舒展的笑容。他们并没看见我,我心里有钝重的疼,几欲落泪。  我转身欲走刘欣已经朝我这边看了过来。我看到刘欣陡然转变的慌乱表情眼泪终于落下。清平跑过来拉着我的手,我拼命想甩开,但清平力气极大,我哭着说:“清平,你让我走,我求求你了,让我走。”一时之间好多人看向我们,清平拉着我慢慢的向外挤,走出了市集刘欣气喘吁吁的跑上来。她说:“清平你前面走,我和周婷说会话。”清平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刘欣放开我的手向前走去。  “周婷,我和清平之间没有什么,现在以后都不会有什么。之前我被人群挤倒在街边的积水坑边,衣袖全部湿了。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清平,他看我衣服湿了就把外套给我。我们走回去找你没找到,清平说去广场看看,你看到我们时我们也是刚到,你别误会。”  我低头果然看到刘欣的裤子上满是泥泞。再一看袖口早已湿透。我哭着说:“刘欣,你冷吗?”刘欣被我这一问竟噗呲笑了出来。她说:“傻丫头,你不生气我就不冷了。”我说:“我不生你的气,我生清平的气。”刘欣叹了口气,伸手摸摸我的头。她说:“对不起,周婷。”我感觉到她的手冰凉,便催促她赶紧赶路。  刘欣第二天便说公司有事坚持要走,我和林河送她到车站。她登车时再三的嘱咐我不要和清平闹别扭。我说你丫的别再啰嗦。她便冲我摆摆手走进了车厢。回去的路上我跟在清平后面沉默不语。清平放慢了脚步仿佛在等我跟上,我亦放慢脚步,我们之间始终一人之隔。  临近清平的家我忽然站住,清平或许是感觉到了便也站住。我说:“清平我想我也要回公司上班了。”清平沉默了许久,我听到他微微的叹气,他说:“我送你。”  清平啊清平,你便是连一句安慰解释的话也没有吗!  我回到公司上班,林河见到我吃惊的问我为什么那么早便来了。因为我说好的要过了元宵节。我心里难过,只是说北方的天气太冷,把我给冻回来了。林河笑笑说道:“那就加油。”  林河知道我和清平的关系。我之前为了和清平吃饭看电影曾让林河替我加班。报酬就是他下班后我打电话拉着他陪着我和清平胡闹到半夜。我经常拍拍林河的肩膀说:“兄弟,够义气。”林河大多数时候只是笑笑,然后来一句:“必须的。”  我回公司的第二天,清平给我发信息,说他也回了公司上班。他说下了班就来接我去看电影。我骗他说要加班便放下手机开始了工作。下班后,我如往常一般走出去却看到门口的清平。  那天看完电影清平送我回去,因为不是很远我们便慢慢的往回走。清平说:“那天我找了你好久,我很担心你。”  清平,你终于开口。  我说“清平,我并非小气,只是你可知道,我早已习惯南方的温和气候,跟随你回家,那里的寒冷让我害怕。可你从来没有为我披上过你的外套。和你走散的那两个小时里,你可是真的担心过我?”  清平把我拉进怀里,他说:“对不起”我最怕的三个字还是从清平的嘴里说出。我想,男女之间最能击垮一段感情的就是这三个字吧。  我和清平就这样若即若离的相处。我实在舍不得提出分手,总觉得这样会显得我们之间的感情太过脆弱。而且,我是真的喜欢清平。清平也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如水。直到有一天。  那天是周末,公司组织了聚会。我们玩到很晚。我不知不觉的便喝的酩酊大醉。迷迷糊糊间我只知道我吐了好几次。林河要打电话给清平,我就说:“林河,这个电话你若是打了,咱们就不是兄弟了。”其色之厉,连我自己都被吓到了。林河送我回家,我就在他的掺扶下摇摇晃晃的上了出租车。在车上,我只觉得头痛欲裂,胃里难受得很。林河揽着我不停的问我还好吗。我一张口哇的一声就吐了他满怀。  回到家,林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我口中问出钥匙的所在。他把我安置在沙发上便帮我把吐脏了的外套脱下。我躺在沙发上还在手舞足蹈的指挥林河。我说:“林河,你看你,臭死了,洗手间在那边,你去洗洗。”林河给我倒了热水喂我喝,我还是嫌弃他,我说:“林河,你怎么那么臭?”  迷迷糊糊间我听见有人敲门,我一摇三晃的走到门口。依然是九牛二虎之力才打开门,然后我看见清平站在门外。我哭着抱住他,我说:“清平,你都不要我了还来干嘛?”清平不吭声,我抬头看他,发现他的目光落在我身后。我回过头一看就懵了。林河赤裸了上身站在那里,一脸的惊慌。我的酒一下子醒了一半。  清平看着林河淡淡的说好好照顾她便挣脱我的手走了。我蹲在地上怔怔的看着清平的背影渐渐隐没在黑夜里。心里疼得厉害。林河走过来说:“外面冷,别着凉。”我歇斯底里的叫:“你走,走啊,我不要人管。”林河愣了半晌转身进屋不一会儿就出来,手里是他刚洗的被我吐脏了的衣服。他走到我身边说:“你早点休息。”然后也消失在水一般的夜色里。  我回到房间关了门才发现自己满身的味道,衣服上沾了不少呕吐物。我摇摇晃晃的洗澡换衣服,最后倒在床上睡去。早上醒来头疼欲裂,打开门看见林河在门下的台阶上坐着。他的头埋在胳膊下,整个人趴在膝盖上,竟然睡着。身上的衣服还没干,我看了满心愧疚。  我发信息给清平“清平,我们昨晚聚餐,我喝醉了,林河送我回家,我吐脏了他的衣服所以……我们之间没什么。”清平的信息依旧是过了很久才来他说“嗯,知道了。”我心里五味杂陈。  我和清平好久没有联系,我总觉得我们至少要好好谈谈,至少好聚好散。  我发信息给清平,我们约在常去的公园见面。也是那天,我才知道自始至终我都是一厢情愿的那个。我和清平坐在公园的一个长着高大老槐的院落里的长椅上。因为是工作日,这里异常的冷清,老槐的叶子被疾风掠过,簌簌作响。  “周婷,对不起,有些事我必须和你说,我从第一天看到你和刘欣便喜欢上刘欣。我曾向她表白但遭到拒绝。她说她有喜欢的人,但不是我。她让我试着接受你,说你是不错的女孩。她之前之所以离开,或许就是不想我对她心存希望吧。周婷,我一直在试着接受你,可是对不起,我真的做不到,请你原谅。林河是不错的男子,我看的出他待你是极好的。你好好珍惜他。对不起。”  我原本准备了一大堆跟清平解释的话这一刻突然便觉得毫无意义。过了很久,清平说:“对不起。”我淡淡的说:“该道歉的是我,对不起,清平,你走吧,我想一个人呆会。”过了许久,清平缓缓起身,慢慢离开。他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转角。  那天迅疾的风由北而南,穿过逼仄的弄堂,于庭院间盘桓冲撞。院落中央那棵百年老槐的叶子被劲风裹挟,簌簌的抖动,终于飘然落下。  我挂了刘欣的电话看到迎面而来的林河。我突然发觉,这么久以来这个默默无闻的男子已经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们相视一笑,我看到林河眼睛里的惊喜蔓延开来。  很久之后,当我告诉刘欣我和林河在一起了之后刘欣发信息给我,她说“周婷,我一直喜欢清平,他前几天联系我说要来找我”  呵呵,这算什么,原来一直一直我才是那个第三者。我回复她信息“傻丫头,好好待他,祝福你们,我们还是好姐妹。”刘欣很快也回复我“嗯,永远的好姐妹。”  其实我和刘欣都知道,我们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推心置腹了。  我把和刘欣聊天的信息给林河看,林河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夜晚的风有些许凉意,林河脱下他的外套披在我肩上,伸手揽过我的肩,我们并肩而行,在昏黄的路灯下,在熙来攘往的人流中。

文章标题: 情不知所起
文章地址: http://www.csdcup.cn/meiwen/yuanchuangmeiwen/150878.html
文章标签:所起  不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