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地图 欢迎访问超时代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清纯的小三

时间: 2019-01-08 19:58:32 | 作者:4区 | 来源: 超时代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258次

清纯的小三

  大学毕业五年,终于要结婚了,怀着欣喜的心情,电话通知昔日要好的朋友。但一通电话下来,却让我喘不动气,震惊之余,心里非常憋闷。毕业之后,宿舍里四个好姐妹三个读研,一个工作,各奔东西。换了新的坏境,大家都开始忙碌起来,有了新的圈子,平时少有交集,电话联系也慢慢少了。但毕竟是同处一室、同窗四年的好闺蜜,大家心里还是彼此惦念的。三年前我们三个还在读研,宿舍大姐结婚,恰逢周末,我们都从外地赶去参加婚礼,这也是我们毕业快两年来第一次见面,但仍旧亲密如往常,那个时候见到宿舍另外两个姑娘,夏慧和文静,人如其名,仍然是一个聪慧活泼辣妹子,一个文静端庄贤女子,说来她们两个人缘分还挺深,夏慧考研失利,调剂到文静报考的学校(成都某医学院),虽拜在不同的导师门下,竟又被安排到了同一间宿舍。那次我们提前一天到了大姐婚礼的酒店,晚上三个人一个房间,像大学一样宿舍夜聊,到了凌晨三点多才睡,聊学习,聊工作,聊未来等等,那个时候,文静还单身,只说有男同学在追求她,但她没太有感觉,所以不太想考虑,我们帮她分析,感觉男生的人品、条件各方面都还行,都劝她谈谈试试,因为文静长这么大,25岁了,还从来没有真正谈过一场恋爱。在我印象当中,认识文静多年,她身上一直有一种恬静、单纯又与世无争的乖女孩的淑女感,外表很漂亮,从五官到身材,可以说无可挑剔,大学时,班里有很多男孩子追她,但她都是笑笑就过去了,她说都不是她喜欢的类型,也从不和任何人暧昧不清,活得特别干净,每天就和我们一起,上课、自习,就连出去玩也基本都是和女生一起。但就是这样一个美好的姑娘,却做出了让我感到无比震惊又不可思议的事情。昨天晚上,我和老公开始各自打电话通知好朋友来参加我们下个月10号的婚礼。当然要从最好的闺蜜开始了,所以我就拨通了夏慧的电话,想着给她打完了,再给大姐和文静她们打。夏慧总是话很多的妹子,接到我的电话,听说我要结婚,激动的不行,在电话里都能感觉到她躺床上拍床踢腿的欢快劲儿。我们嘻嘻哈哈扯了大半天,自然而然聊到大姐和文静,突然,我听到电话那头一下安静了,我以为电话信号不好,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好久没和大姐、文静她们联系了,文静现在是回武汉了吗?喂?现在听到我说话了吗?”夏慧这时支支吾吾的说:“我能听到你说话,只是我不知道该说啥了。”弄得我一头雾水,问她:“怎么了?就你和文静这几年还接触的多,莫不是闹别扭了?”女生心思敏感,在一起时,小打小闹是常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生气过后就和好如初,并不影响感情,我以为她俩又和大学时代似的,闹小情绪了,谁知,她沉思了许久,给我讲起了文静这几年的故事。文静读研的学校实力很强,带她的导师是三十六七岁的中青年男教授(因为他姓张,后文我们就称他张教授吧),外型潇洒帅气,科研能力强,属于年轻有为的类型,自带项目与浙大合作,是某院士大牛的在读博士。我倒是听她提起过张教授,很年轻,但在科研上已经取得了不小的成就,令人仰慕。但没想到的是,后续的发展比电视剧还狗血。她们那一届,张教授收了两个硕士研究生,文静和东北的一个姑娘,研一主要以上课为主,所以跟的科研比较少,她们和张教授接触也不是很多,仅限于每周的例会和项目讨论的时候跟着旁听,所以张教授对两个姑娘还是一样的客套。从研二开始,课程基本结束了,开始跟着导师做课题,两个姑娘和张教授的接触就自然而然的多了起来。我们这个专业虽属医学领域,但社会学角度开展的课题比较多,所以一般项目都以社会调研为主,很少在实验室做实验。一开始,她们跟着张教授下乡做调研的,都是师兄弟姐妹们一起,呼啦啦一大帮人,热热闹闹的去,热热闹闹的回。后来随着课题的深入,工作开始细分到每个人,张教授的研究生们都进行了分组,研二、研三学生搭配做数据分析,或者下乡调研现场,东北姑娘和另外一个师姐也分到了具体的工作来做。文静开始是跟着研三的师兄下乡收调研数据的,因为项目合作单位牵扯到地方上的寄生虫病防治所和卫计局等单位,张教授可能怕派两个学生去不太妥,前期就和文静、还有研三的师兄一起去了几趟,每次出差大概一周,得有三四次的样子,可能就是这几趟不短不长的时间里,张教授和文静之间的感觉慢慢发生了变化。等地方上各合作单位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张教授便只让研三师兄自己去收数据了,把文静留在身边当了助理,让她协助他撰写其他课题的申报书、开会做会议记录等,总之经常性的两个人一起工作。文静对此也特别的欣喜,总在宿舍讲起张教授各种崇拜和花痴的样子,其他同学也都没多想,毕竟是师生的关系,而且大家都知道张教授的老婆(我们就叫她张师母吧)就是他们学院本科班的辅导员,长着一张娃娃脸,人很和善,特别喜欢笑,已经和张教授有两个宝宝了,女儿五岁,儿子三岁,他们就住在学校的教师公寓,同学们经常见他们一家四口吃过晚饭在校园里散步,很是幸福。带本科生事情比较繁琐,张师母作为辅导员经常周末加班,因为她的办公室在他们学院的行政楼上,而张教授在实验楼上,可能是怕影响老婆工作,于是经常见张教授周末独自带两个孩子在办公室,这个时候,文静可能觉得张教授自己看不过来两个小孩子,常去帮他照看他们,一来二去,两个小朋友特别的喜欢文静了,还经常带五岁的小姑娘来她们宿舍玩。有时候张师母提前忙完了工作,就顺路去文静宿舍接着女儿,和夏慧她们也熟了起来,有时候也会顺便带点好吃的零食,分给大家,其实夏慧她们都明白,她是为了感谢文静帮忙照顾孩子。甚至再后来,张师母来接孩子的时候,会一起叫上文静去家里吃饭,一开始文静还是推脱的,觉得不好意思,去了几次之后,便经常出入张教授家了,当然是在张师母在家的时候,她去也是找张师母的。文静的家庭状况一般,父母都是农民,在家种植蔬菜大棚,也还说得过去,但和张教授家是没法比的,所以能看出来张师母在生活上很帮助文静,她穿的好几条裤子还有T恤,都是张师母淘宝的时候顺手给她买的。她们俩还一起单独出去吃过几次饭,逛过几次街。总之,在同学们看来,文静和张师母处的就像姐妹一样好了。可能因为张师母和文静融洽的关系,也可能因为本身文静就是个很有吸引力姑娘,张教授对文静也比之前更好了,不但大小会议都叫上她,还在工作完特地开车把她送到宿舍楼下,剧情发展到这里,夏慧她们也只是觉得张教授一家人都很好,对自己的学生就跟亲妹妹一样好,他们心里还满是羡慕。但慢慢的夏慧发现,文静不再和以前一样在宿舍对张教授侃侃而谈了,当她们提起张教授的时候,她竟有点害羞,有点扭捏。她们只当是文静可能在暗恋张教授,还打趣道:“多么完美的男神啊,我们也想要,只可惜被张师母捷足先登了,还为他生了俩猴子,唉,叹息命运的不公啊,哈哈哈哈哈……”当时,文静什么也没有说。研二结束前夕,毕业论文开完题了,到了暑假,因为要开始着手准备毕业课题调研和实验了,很多同学都没回家,夏慧和文静宿舍的人也都没走。有一天到了晚饭的点儿了,她俩刚出宿舍楼门口,打算去餐厅吃饭,就看到张教授的车在他们面前停下,张教授开车,张师母坐在副驾驶,两个孩子坐在后座的儿童座椅上。张教授摇下车窗和她们笑了笑,张师母下车走过来说:“今天是你们张老师生日,我们刚出去玩了一圈回来,买了蛋糕,想回家小小的庆祝一下,张老师说你在这里没有回家,想着过来叫上你一起回家吃蛋糕呢。刚想到楼下给你打电话,就看着你们走出来了”说罢,又转头看向夏慧笑吟吟地说:“夏慧也没走,那就一起吧。”夏慧知道张师母是跟她客气一番,当然不能厚着脸皮去,就推脱吃过饭还有事,委婉的拒绝了。文静跟之前一样,爽快的答应了。张师母一边和文静说着“后边放了两个儿童座椅太挤了,你坐前边吧”,一边打开车门做到了后座,文静就笑着坐到了副驾驶座。他们就开车走了。一般文静去张教授家,吃过饭最晚十点就回宿舍了,因为再晚校园里就没太有人了,教师公寓离他们宿舍还是有段距离的,文静胆小,都是趁校园里人多的时候往回走。可那天晚上夏慧整理文献到凌晨一点,文静还没回来,她睡觉前给文静打电话也无人接听,她想可能是玩到太晚了就在张老师家留宿了,就上床睡觉了。关灯躺下一会儿还没睡着,听到文静回来了。文静可能以为大家都睡着了,就到阳台上打电话,夏慧听到她很小声的说:“我到宿舍了,你回去吧,这么晚了,你想想怎么和她说……”夏慧当时满心狐疑“文静有男朋友了吗?她不是去张教授家了吗?那个她又是谁呢?”她当时有点不敢想,但隐约感觉到了什么,可能电话那头就是张教授。夏慧因为这个想法还把自己吓了一跳,但这种事又没法求证,她只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第二天,她们都很有默契再也没有提前一天晚上的任何事情。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着,大家都在忙碌着毕业论文,也开始着手准备找工作了,无暇顾及其他,文静也是如此,只是从那天晚上开始,她在科研上更依赖张教授了,跑张教授办公室的次数更频繁了,在宿舍也是经常接神秘电话,或者整天抱着手机发微信,一副恋爱中的甜蜜模样,舍友们问是不是有男朋友了,还一直矢口否认。夏慧在暗中观察着文静,发现文静谈起张师母也不跟以前那样热络了,有时候张师母约她逛街,她竟然几次借口有事推掉了,这在以前是从没有过的现象。九月底,复旦大学举办了一个为期一周的中英联合项目研讨会,张教授受到邀请参会,他也给文静报了名,让文静跟他一起去上海。通常到了研三,大家都专心准备论文和工作的事,导师一般不会给学生安排事情了,尤其是像这种高级别的研讨会,本身学生去的就很少,又和自身课题没太有关系,学生自己也不愿意去了,毕竟一周的时间还是很奢侈的。但张教授还是这样安排了,并且文静很高兴的跟着去了,她说张教授是想让她多涨涨见识,听听不同的声音,说不定对写论文有帮助。脚印踩过了,总会留下痕迹。张教授和文静去上海参会,本应该是9月30日下午闭会返回成都,可他们到了10月2号才回到学校。回来夏慧她们问她,她说张教授碰到了一个老同学,也是某某医科大学的教授,同去参会,会后两人相约游上海了,所以晚了两天回来,她也在上海找同学玩了,等张教授一起回来,不然费用报销不一致。后来她们知道,张教授也是这样跟张师母说的,可是他轻视了女人的直觉。这个老同学夫妻两个也是张师母的朋友,张师母应该是有点起疑心了,她绕过了这个老同学,直接联系到了他的妻子,委婉的套出了事实,张教授口中的老同学也去参会了不假,但人家和会议安排的一样,30号下午就到家了。虽然没有抓到实锤,但这足以让张师母产生怀疑和警惕了。当然以上是夏慧她们后来知道的,但从那次出差以后,她们明显感觉到张师母对文静的态度冷淡了很多,也不再让她帮忙看孩子了,他们一家四口也很久没一起在校园里散过步了。夏慧她们已经明显的感觉到文静和张教授的关系非同一般了,甚至后来她回宿舍的时间越来越晚。她们同在导师办公室旁边的助研办公室自习,晚上九点多,她们回宿舍的时候叫文静一起,她总是让她们先走,她再看会儿文献再走,那个点,老师们都早就走了,但路过张教授办公室的时候,门关着,但门缝里还有灯光。再后来,她们碰到过几次张师母牵着两个孩子来叫张教授回家,那时候已经冬天了,晚上很冷了。看到文静深陷恋爱的样子,张教授和她之间那无需言说的神情语态,还有张师母一直隐忍包容的苦楚,夏慧作为文静多年的闺蜜,她一直在等文静能跟她坦白,她好借机会劝劝她及时收手,但是文静并没有这样做。有次恰好助研室就夏慧和文静两个人,夏慧主动挑起了谈恋爱这个话题,她编造各种小三破坏别人家庭最后导致不幸的例子旁敲侧击的提醒文静,文静默不吭声,最后抬起头来,注视着夏慧,只说了一句:“每个人都有寻求真爱的权利”。夏慧知道文静钻进死胡同了。再后来,夏慧她们在宿舍卫生间发现了验孕棒,她们宿舍明面上只有文静没有男朋友,所以她们几个有男朋友的互相问了下,都不是她们用的,那唯一的答案就是“没有男朋友”的文静了。夏慧小辣椒的脾气爆发了,她找到文静,直截了当地问她,验孕棒是不是她的,文静没有否认。夏慧大吼她:“你[www.csdcup.cn]是不是傻,张XX就是个臭流氓!他就是玩玩你,什么都给不了你,你到底是为什么啊!他再好,他也是有家室的人啊,还有两个那么可爱的孩子,张师母对你那么好,你怎么忍心破坏他们的家庭?”文静心平气和的看着夏慧,说:“我们是真爱,张老师是真心爱我,我就是想好好爱一场,我离不开他,也没想过要离开。”事情已经发展的不可收拾了,有人碰到他们在校外的公园里幽会,甚至有一次文静的师妹去办公室找张教授,一推门撞见两个人抱在一起。张师母还是有涵养的,临近毕业的时候,他们两人的事情已经在整个学校都传的沸沸扬扬的了,夏慧她们也从没见张师母打过闹过。她依然上班下班,带学生,只是肉肉的娃娃脸明显瘦了一大圈,脸上也不再经常挂着笑容了。张教授整日靠在办公室“搞科研”不怎么回家,两个孩子张师母看不过来了,就把她爸妈接来帮忙带孩子。张教授的岳父母一开始应该是不知道发生了事情的,刚来的时候没事带着孩子遛弯儿,还经常绕到张教授办公室让孩子看看爸爸,逗逗乐,见了夏慧她们也是和颜悦色的很和善。文静从不和两位老人亲近,能不见面就避着不见,实在碰上了,也是打个招呼就走,想必内心多少还是心虚的吧。倒是张教授见了岳父母和没事人似的,该说说,该笑笑。这期间,大家的毕业论文都差不多成稿了,各个学院都开始组织答辩了,文静的毕业论文,张教授真是下了大功夫的,可以说是手把手的教了,就差亲笔帮她写了,不是说文静科研水平不行,说实在的,文静在学习上还是很认真的,能力也不差,帮她弄论文只是张教授对她爱意的一种表达吧。自然,答辩也很顺利,并被张教授成功推选为校级优秀硕士论文。大家都早就已经开始报名参加各种公务员、学校、医院的考试了,有的到处投简历应聘岗位。可文静一直不紧不慢的,她的家是武汉附近的县城,她们问她打算留在成都吗?还是回武汉?她说要回武汉的,家里人让回去,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家里不放心。可是武汉有招考、招聘,她又都不参加。她们知道她应该是因为张教授,所以也没法多问。夏慧读研的时候找了个成都当地的男朋友,毕业就直接考入了他们学校附属医院。果然文静也没有离开成都,但也没有找正式工作,进了一家培训机构当了老师,就在她们学校边上,她也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夏慧他们医院和学校还有密切的业务联系,所以夏慧经常回学校送报表、找领导签字之类的。学校在郊区,医院在市里,离得太远,夏慧有时候下午办完事太晚,就借宿在文静家,她在文静那里见过张教授两次,一次是她去找文静,在门口等她,看到张教授开车送她回来;还有一次是碰到张教授从她家里出来。夏慧已经不惊讶了,文静在学校旁边找工作、在学校旁边租房子已经说明一切了,只是她怎么劝也劝不回文静回头。过了一段时间,他俩的事都传到夏慧他们医院了,夏慧听说校长收到了匿名邮件,举报张教授作风有问题,出轨自己的学生,还指名道姓说出了文静的名字和现在的工作单位。据说同样的信,张教授浙大的博士导师也收到一封。听说张教授进职称的事情黄了,博士毕业延期了,还有其他记过处分什么的。张教授的岳父母去文静上班的单位闹,当着她培训班学生的面把她给打了,打她的时候她不护头,反倒一直护着肚子,结果被打的头破血流,衣服也被撕烂了。最后让120送到了夏慧医院。张教授给夏慧打电话,说文静出事了,让她过去。夏慧在急诊找到文静时,张教授就在身边,文静还昏迷着,张教授在一边呜呜的哭。夏慧说,在那一刻,她心里竟然不怨张教授了,她能感觉到他对文静感情是挺深的。但她不确定这种谅解是对还是错。医生说文静两个多月的孩子估计保不住了,得刮宫,夏慧才知道他们竟然已经到这一步了。既然已经撕破脸了,那就彻底不需要伪装了,张教授自那以后一直在医院陪着文静,没再回过之前那个家。张师母隐忍了两年了,知道走到这一步就不可能挽回了,主动提出了离婚,条件是两个孩子都归她,房子、车、所有存款也都归她,张教授净身出户。张教授二话没说就签字了。夏慧说,她从最初的咬牙切齿,到后来的慢慢理解,不管对与错,觉得他们也挺不容易,在伤害了别人的同时,其实他们也受尽了煎熬。本想着到这里,突破了重重阻碍,张教授和文静终于可以走到一起了,没想到事情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文静的父母不知道怎么知道了这件事,从老家赶来,农村人的那种正直与憨厚,让他们明白女儿做的事情丢尽了颜面,并认定张教授不是好人,就算现在离了婚,女儿跟了他也是火坑,他能出轨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死活不同意文静和张教授在一起。文静父母在成都前前后后一个多月,去学校闹过,找领导,拉条幅,让学校管管,但是张教授现在是单身,恋爱自由,学校是无权干涉的。就在这时,张教授的父母听说儿子离婚了,也匆匆忙忙赶来,了解了情况后,又看到文静父母去学校闹成这样,双方父母吵了一场,结果竟是两个父亲高血压犯了双双进了医院。当事情牵扯到父母双亲的时候,往往就不那么简单了,张教授和文静也不能只考虑自己了,慢慢恢复了理智。文静父亲出院后,文静和张教授提出了分手,跟着父母回到了老家,张教授也没再挽留。后来听说在学校待不下去了,换了另外一个研究院工作。事情到现在也有一年了,我问:“他们现在还有联系吗?”夏慧说:“我不知道他们互相之间是否还有联系,但是文静转发的每一条朋友圈消息,不管是链接还是心情,张教授都会在下边点赞或者评论,但我没看见文静回复过。不知道是私下有互动,不需要回复,还是真的决绝不联系,如果是后者,那为什么不直接删掉好友呢?”我突然想起文静前几天凌晨三点发了一条朋友圈,说是刚加完班往回走,配图是昏黄的路灯下,一个人走路的影子。我问夏慧,她说:“张教授给她的评论是: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我的内心说不出的抑郁感,特别强烈,比电视剧情节还狗血的事情竟然就真真切切发生在我的身边,还是我最好的朋友,那么清纯又干净的姑娘啊,我知道他们做的很错,但我又很为他们难过。

文章标题: 清纯的小三
文章地址: http://www.csdcup.cn/meiwen/yuanchuangmeiwen/150872.html
文章标签:小三  清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