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地图 欢迎访问超时代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宝贝

时间: 2018-12-28 | 作者:来 | 来源: 超时代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宝贝

  小山一直都知道,他的人生中再不会有第二个人可以复制出这个情节——当他去亲栀子左边的嘴角时,栀子会将右边的嘴角凑过去,娇着声音说:“这边也要亲一亲!”即便有,也只不过是模仿罢了。小山和栀子的关系说起来有点特殊,栀子的爸爸是小山的继父。那时候栀子父母刚离婚不久,她因为妈妈告诉她的那件事,总会在晚上放学后跑去爸爸的家玩上几个小时,再回家找妈妈。那一天晚上她照例去找爸爸,却发现爸爸那个只有一个人的家里多了一大一小两个人,当她和他们对视时,爸爸告诉栀子:“栀子,叫阿姨,这个你要叫哥哥。”栀子和小山认识的时候她只有10岁,三年级,小山比她大一岁。“哥哥!”她清亮的嗓音这样喊他。他朝她咧开嘴笑,栀子就是因为他的笑容,而放下了小心翼翼的心。虽然父母离婚了,但她仍然拥有爸爸妈妈,她要乖,不能被爸爸讨厌。妈妈从爸爸离开的第一天就告诉她,以后将有另一个人和爸爸一起生活,栀子如果看到了,一定不要哭,要乖,才能不被讨厌。所以她每天都去看,爸爸什么时候会和另一个人一起生活。栀子开始只是习惯性地听从妈妈的话,而真正懂得话中那些无可奈何,却是在她也长到做母亲的年纪时。她和小山不在一所小学,栀子看见小山在自己校门口等她是在两人认识的第三天,小山一眼就认出她,过来拉着她就走,栀子那时候还在和伙伴讨论刚考完的试题,冷不丁被这么一拽,吓得她尖声连连,小手猫爪子一样在对方手上胳膊上留下印记,小山忍着疼回过身来束缚住她的双手:“哎,是我,小山!”栀子整个人都傻了,看着眼前被自己挠出一道一道白印的胳膊,抬头愧疚地看向小山,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水,像是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小山也傻眼,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腾出一只手来给栀子擦了擦眼泪,他问她:“你怎么哭了啊?”栀子哭花了眼,“小山哥哥,对不起。”小山惊讶了,问:“对不起什么?”谁知栀子却一下子扑进小山怀里紧紧抱住他,含着眼泪说:“我下次一定不敢了,小山哥哥千万不要讨厌我!”校园里老师同学不断从他们身边走过,各种各样的目光时不时地投过来,小山倒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只是对栀子的行为有些无奈,想把她从怀里拽出来,可她实在抱得太紧,他只能放弃,在她头顶轻声问她:“我什么时候说过讨厌你了?”栀子的手臂松了松,不相信的抬头,抽搭了一下说:“我、我刚才把、把你的胳膊挠、挠花了,你、你不生我气、气吗?”原来是这件事。弄清楚缘由,小山小大人似的捏了捏栀子婴儿肥的脸蛋说:“不生气啊,我皮糙肉厚,你看哪里花了?”说着他还将胳膊近距离给栀子看,栀子扒着眼睛去瞧,惊讶的发现之前的那些白印竟然全都没有了!难道刚才是她看错了?不过想到自己没有闯祸,她破涕为笑。“走吧,回家。”小山重新拉起栀子,栀子乖乖地跟着,小山的另一只手背在身后,这时候却忍不住贴紧后背,半袖遮不到的地方,由白转红的印子一道一道蜿蜒。握起拳头,嘶,真疼!栀子刚才哭的太厉害,好半天也没缓过劲来,都走了大半路程了,还能听见她时不时地抽搭声,小山歪着脑袋看看她,忽然俯身,吧唧在她嘴角亲了一口。栀子一时间竟然忘记了抽噎,傻愣愣地看着小山,小山被看的有点不好意思,而正当他想说点什么缓解一下的时候,栀子却巴巴的把另一边嘴角也凑过来:“这边,这边也要亲一亲。”小山:“……吧唧!”栀子爸爸察觉两个孩子之间有问题,是在栀子十五岁的时候。那一天两人放学回家,路口分离,跟小时候一样kiss goodbye时,被她爸爸撞见,震惊不已!也是那一天,多年不见的栀子妈妈与栀子爸爸离婚之后首次相见,可再见的惊喜却被怒气掩盖,栀子爸爸给了她们一笔钱,让妈妈带她离开。栀子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人已经上了飞机,因为小山要考试,栀子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见过他。飞机起飞,落地,她到了另外一座城市。一切都是新鲜的,陌生的,这里再不会有放学后相伴而行的林荫小道,也没有二人世界里的欢声笑语,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相同的,因为这里不会有第二个小山。那段日子里,栀子疯狂的想念小山,但在母亲面前,她只能尽量微笑。那件事母亲虽然什么也没说,但她也能看出母亲是生了气的。她安安分分的呆了好些日子,成功让母亲认为她已经忘记小山。她利用双休日出去发传单默默攒钱,终于在初三之前的暑假伊始,买了往返飞机票。她偷偷跑回了原来的家,见到了小山。“我不在的这几个月,你有没有亲别的女孩子?”“从没有,他们都不是你,怎么亲?”栀子觉得打工受的所有苦都值了。栀子十八岁生日在即,小山打电话来问她,想要什么生日礼物,栀子说:“你来,我就告诉你。”小山的大学在栀子所在的城市,挂上电话,小山便坐车去了栀子的学校。“我来了,你说。”两人在学校后山的凉亭坐下来。栀子突然起身,迅雷不及掩耳地在小山的嘴角左右两边各亲了一下,然后速度退开,羞涩地笑。小山被栀子的行为闪了神,等思绪回归正常,却又被栀子如花的脸闪了眼。“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日礼物。”初时的羞涩已过,此时她已经可以很坦然地和小山说话。“……”小山:“更可以说是我的生日礼物吧?”“都一样啦!”小山嘴角噙着笑,温暖的手不轻不重地捏了捏栀子仍有些婴儿肥的脸。栀子二十四岁的时候怀孕了,小山知道后赶紧去专柜买了最新款的钻戒,栀子将事情说给母亲听,母亲那时候已经默认了她和小山的感情,听闻这个消息,她很是动容。她要做外婆了,怎能不开心?只是,仍有担忧。“你爸爸那边,一定不会同意的。”“小山说,一切有他。”“你信他?”“嗯,他说的我都信。”不然怎么会想要给他生孩子。再次见到小山的时候,他满脸疲惫,却笑得很开心。栀子上去一把抱住他,耳朵里却传来他不住的嘶哈声。“你怎么了?”“被打了。”“我爸还是你妈?”“都有吧,叔叔想跟我断绝关系,我妈就不疼不痒的打我,还一直哭。哭的叔叔不耐烦了,就用皮带把我好一顿抽。”小山忍着疼,笑着说,“猜猜最后叔叔说了什么?”栀子摇头。“叔叔说,你让栀子给你生孩子,让她疼,我就也让你体会一把什么叫疼,今后再有这种事,保证比这次更疼!让你没记性!”栀子的眼泪蓄了满眼。十五岁的时候,她就一直认为爸爸以后再也不会喜欢她了,她一定非常非常讨爸爸厌恶。“傻丫头,你是我们的宝贝,疼你还来不及,哪里会讨厌你?”

文章标题: 宝贝
文章地址: http://www.csdcup.cn/meiwen/yuanchuangmeiwen/150731.html
文章标签:宝贝

[宝贝]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