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地图 欢迎访问超时代美文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我的快递不见了

时间: 2018-12-28 00:00:52 | 作者:4开 | 来源: 超时代美文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258次

我的快递不见了

  “都九点啦,还没下班吗,饭菜等着你”“在路上了,正在送最后一个件,20分钟到家”平常的语气,例行公事般的对话,是蔡进每晚的日常之一。农村出生,省城大专学财税管理,半斤八两读了三年,不起眼,找过很多工作,被拒也不在少数。毕业四年了,发过传单,站过岗,做过服务员,也当了经理,唯独没有做过专业相关工作,家里普普通通,父母也没有拿得出手的人情相助,这也是热干面市很多大学生毕业后的真实写照,不是他一个人,这没什么的。蔡进的每一份工作都做得比学财税管理时较劲多了,但成效达不到心中期望,从来不想对生活妥协,每个月不到四千的工资要支撑一千的房租水电物业,还有日常开销生活费,剩下多少?似乎没有剩下过,还有几次不够花,只好透支了信用卡,当然这些也是热干面市很多大学生毕业后的真实写照,不是他一个人,这真没什么的。女友林银毕业到现在一直跟着他,这是蔡进在这座城市最大的慰藉,是啊,无头苍蝇有人爱有人疼,他有什么好抱怨,应该感恩才是。今晚的晚餐照例是早下班的林银准备,或许有他喜欢的小炒肉。想到这里,回家路上的冷风也没那么刺。干快递这行两年了,蔡进觉得自己长进不少,现在不到九点就可以干完一天的活,远比刚入行的他灵巧多啦,每个月可以挣七千块钱,有时候还更多哩!他和林银也不再跟人合租,而是住进了独立的一室一厅,在这一点上,不得不承认生活是往好的方向发展了一大步,不再无隐私,不用顾忌室友的感受,就连吵架,也不再憋着声儿啦,是的,家常琐事他无法避之不及,今天袜子少了一只,昨天地板上多了一个黑印子,床上的被褥总是一团,这也是蔡进与女友进行长篇大论的日常理由,他当然爱林银,林银做饭很好吃的,但是林银不是很能收拾家,这一点他有些反感,吵过很多次,他没有赢,林银也哭了,最后还得他去哄才行,蔡进很纳闷,他到底哪错啦?吃完饭已是十点半,他开始洗澡,收拾狗笼子里的屎尿,林银很愿意做铲屎官,但坚决不铲屎,因此这个伟大的任务已经成为了蔡进在家里的“工作”,也无妨,他挺有耐性的,不然也干不了送快递这行嘛,蔡进总对林银说,可别小看送快递啊,每天碰到的囫囵人儿可不少,幸好碰上他这么个好脾气的快递员,两年没有接过投诉,这可是难得很呢。林银已经躺下,睡前刷手机,狗儿蹦蹦跳跳博林银关注,她有一搭没一搭摸摸狗头,狗儿便欢呼雀跃想跳上床,“不可以哟菜菜”,林银的声音温柔细致又带点严厉否决的气场,菜菜便自己玩咬咬胶去了。菜菜这狗智商高,主人回家,它的欢迎仪式热烈真挚,主人吵架,它默不作声去床底下藏好,主人吃好吃的,它坐在地上纹丝不动,双眼深情凝望,翻了垃圾桶的菜菜会很委屈地蹲在墙边等待暴风雨袭来,不得不说它真的像个小人儿,深得主人喜欢。蔡进应该是更爱它的,他能做到铲屎,林银在这一点上心甘情愿败给了他,哈!十一点多,手机响了,蔡进刚躺下,却并不意外,他熟练地解答了客户的咨询,给了客户最优惠的寄件建议,并答应第二天一早就去拿货,挂了电话蔡进免不了要抱怨一句的“这么晚了还打电话给我,我不要过生活吗!”林银总是充当和事佬“算啦算啦,赶紧睡吧”。这是蔡进和林银的一天,也是大多数在这个城市奋斗这的小情侣们普通得再不过了的一天,已经是很好了。第二日,做着小公司内勤的林银刚睡完午觉准备下午的工作,蔡进的电话进来了,蔡进说昨天的区域进账没存,下着雨不方便,让林银转500块周转,林银习以为常,很快转给了他就开始工作。蔡进不是没有零花钱,他一向没有理财的脑筋,有一个子花一个子的家伙,林银不得已才接下这个管钱的重任。坐公交到楼下,在生鲜超市挑大蒜叶的时候,林银本想打电话问问蔡进今天想吃什么,又怕打扰他的工作,此时应该是正忙。八点半的时候蔡进回来了,拖着疲惫的身躯,眼睛无神,进门也没句招呼话,狗儿菜菜追上去舔,蔡进一声呵斥,吓得毛狗儿一个箭步躲去床底。“在外面吃了枪药啦?狗儿惹你了吗这么凶,快洗手吃饭吧”!“喔”。吃了饭装好蔡进第二天的盒饭,他开始洗碗,林银做饭他洗碗,这也是家里形成的“规定”,林银就烧开水泡茶,切水果,蔡进看不惯这点,水果是要塞进嘴里的,洗洗吃就得了,为什么非要切成小块用透明的玻璃碗装上,还要用牙签戳着吃,为什么?这是他不能接受的做法,他是绝不愿意干这种消耗时间不讨好的活的。“好吃不”“好不好吃嘛”“……喔”“白眼狼,送到嘴里你还不情不愿的”林银总喜欢没话找话逼问他很多废话一样的问题,但是他逃不掉,最后必须做出回答,否则林银生气了,是要吵一架的。“兄弟,还钱”林银像个小疯子一样笑着怼蔡进,林银开玩笑的时候喜欢喊他兄弟。“什么钱”“唉呀,不得了,这么快记不住了”“你说中午的500?”“是啊,说好的工作周转款项是要归还到家庭账本的呀,生活费不够我另给!”“……”“不说话啥意思”“老婆,我这个月钱不够花了嘛”蔡进陪着一脸贱笑,但是林银已经生气了。“说谎有没有个度,缺啥少啥没给你买?你用得上这么多钱?你每个月花多少那都是我们固定好的,突然多要500,什么不够花,你需要什么?说!我买就是”林银一句话堵得蔡进气都不敢出,更别提找个更令人信服的理由了,毕竟林银总是把他看得透透的,他的谎话,林银能不带眨眼的一秒戳穿,眼看就是瞒不过了。“我……老婆……你能先不生气吗,如果我告诉你的话”“你说!”林银已经有点火气了,“我今天弄丢了客户的一箱货,那货挺贵的……得我自己赔……”“什么货?”“一箱烘焙工具……挺大的一箱”“怎么弄丢的?”“我一大早去收了件,放在旁边地上的,我每天都在这里放货的,收完了那一栋楼我就带着所有货回去发走,但是发货的时候那一箱货没有了,我回去找了的,没有”蔡进全身都红了,不仅仅是林银的责备,更多也是他对自己的失望。“那你为什么要自己赔,为什么公司不负责一部分,你有调看监控吗”“那里没有监控,我后来去电梯那里也找了,我以为自己忘在哪里,但是就是找不见”“公司不管吗”“不管……”这种事,能怎么办呢,林银再没有追问的心情,她开始责备。“这么大的箱子你怎么就不注意”“你平时做事也不是这么粗心大意的呀”“你知不知道我平时省吃俭用都舍不得买一瓶500的眼霜,你一下子给我败完啦”发泄到这里林银的眼眶红了,她不是爱化妆的女孩,但是她很喜欢保养自己,她非常怕变老,想要买一瓶好的眼霜很久了,咬下了牙齿都舍不得,但是她舍得给蔡进买衣服,买鞋,买手表,买内裤,只要蔡进需要的,她一定买能力范围内最贵的,这一点她从不手软,尽管蔡进送快递,一年到头也没几次穿便服的机会,但是少有的休息日,林银总是把他收拾得干干整洁又帅气,宛如初见时的澎湃少年,然后坐着蔡进的小电驴一起去附近的商场看上电影,牵着手,吃上一顿想吃的,这便是再美滋滋不过的生活了,特幸福,特简单,谁也打扰不了地放心。在她心里,他永远都是这样的少年,送快递只是工作,一份工作,不可以泯灭她的蔡进的气质,这绝对不可以。蔡进心里很委屈,他已经尽力了,为什么命运总是让他这样的傻小子吃亏,他不是真的傻,只是不会人情世故,不会说漂亮话,林银一度想说服他去做销售赚大钱,但是他始终迈不开脚撬不动嘴,林银便也不强迫他,送快递也是林银给他的启发,对于他这样木头呆脑的人,每个月能赚七八千块钱还不用磨嘴皮子做销售,这已经是再好不过的工作了,他没有什么好挑剔的,他一直认真勤恳,辛苦一点又有什么要紧的,男人嘛,早出晚归是他的任务,赚钱让老婆无忧无虑是他的责任,可是现在,偏偏连这样的他,也要被工作狠狠打一次脸,为什么丢了货物的是他,为什么这个货物就这么贵,500块钱不多但是也不少呀!够给老婆买上一双软牛皮的小白鞋了,他的心在滴血,不仅仅是因为丢了钱,更是对生活给予的打压感到史无前例的沮丧,货丢了,这能怪他吗?难道他连送快递这个活儿也干不好吗?两个人各自委屈着,睡觉时蔡进试图像往常一样抱着林银,刚探出手,林银往床沿狠狠滚了一轮,离得他远远的,被子也被薅走了一大截,他合眼睡下,不再挣扎。就这样不咸不淡过了好几天,晚上的饭菜是吃不到了,林银生气了一般是不会再做饭的,这一点他也习惯了,这几天他的晚饭是八块钱一份的鸡蛋炒粉,他平时吃牛肉炒粉,但是这几天他没有资格吃十二块的牛肉炒粉,鸡蛋炒粉也能凑合,可是哪里比得上林银做的小炒肉呢?毕业将近五年,林银的脾气越来越软,对他越来越体贴,在家都不给父母做饭的林银,自从跟他同居以来,每天学着菜谱变着花样做好吃的,总说蔡进瘦,要补补,是啊,180的大个子不到120斤也真是够瘦的,林银什么都好,除了不太会把家里收拾得仅仅有条,可是他凭什么嫌弃呢?这四年他没存下钱,还让一个花季少女跟着受罪,屡次搬家,找房,置办家用,都是林银一个人操着心,到现在他也没有给林银一个真正的家,没有钱结婚,更别提买房了,这两年蹭蹭上涨的房价岂是他这样农村出生的穷小子能够承受的,想到这里,他恨不得立刻回家求林银给他一个笑脸,只要一个笑脸就好……下班了,他正准备去买鸡蛋炒粉,仓管给他打电话说仓库南边的旮旯有一箱货没人领,让他去认,蔡进百米冲刺过去,心脏噗噗噗没个停,见到了,是那箱烘焙工具!500块钱!他立刻跟客户打电话说货物找到了,他重新帮发货,运费自己垫付,能不能把那500退给他,“我的客户需要这箱货是有时效性的,你已经耽误我做生意了,客户那边现在不需要这箱货了,还说以后都不跟我合作,我也很为难的,小蔡,实在对不住了哈”“没事没事,那就算了,那这箱货怎么办”“这箱货已经没用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不要了”蔡进垂着头搬下这箱货物,扔也不是留也不是,他也用不上啊,林银不喜欢烘焙,可是扔了多可惜,他还是抗回了家。蔡进找不到消化这箱工具的渠道,他让林银想办法转出去,林银尝试了也没人要,她更没有心思用这堆昂贵的工具来培养自己的烘焙兴趣。可堆在家里挺碍眼的,它时常提醒着蔡进工作的失误,林银舍不得买的那瓶眼霜,和蔡进一只想买给林银的牛皮小白鞋,还有那个争吵委屈的夜晚,林银抵触拥抱的身躯。这天回家,蔡进闻到了饭菜香,他欣喜,一把从背后抱住了正在厨房收拾的林银。“老婆”蔡进把自己的头埋进林银的脖颈窝,像一个幼儿园小班放学回家的孩子,林银没有脾气,嘟囔着洗手吃饭,眼里起了一层雾气,也是心里的释然。“老婆,明天我出门把这箱子扔了啊”“行,扔吧,我们不需要”两人笑盈盈端着碗,桌上的小炒肉冒着呲呲热气,毛狗儿菜菜在脚边蹦跶,等待掉落的食物进肚。

文章标题: 我的快递不见了
文章地址: http://www.csdcup.cn/meiwen/yuanchuangmeiwen/150604.html
文章标签:不见了  快递
Top